「尋樂」

「成日都係唱  K 飲酒,大家搞搞新意思」

團長:「你有咩計?」

「打麻將,一人帶一個女仔,兩個人一組,籌碼只係四個人洗腳費用」

在花街與她四目交投,烏溜溜的眼珠,氣定神閒的表現,令人想到她自有一番功架

「你懂得打麻將嗎?我不想在這裡喝酒唱歌,我們出去玩吧」

樂樂:「你得額外給二百塊卡拉 OK 的」

樂樂換衣服後也坐上團長的車,團長:「Good picking! She must be a nice player!

黑仔呀,打左八圈都未開糊,若不是樂樂頂住,早輸光

「差不多時候,去食飯洗腳吧﹗我請」

唔使飲酒,仲有餐好食有洗腳嘆,咁筍既事都面不改容,也不知道她曾經遇過多少大場面

四人享受著按腳,又和按摩師閒聊說笑,就這樣渡過一個晚上

回到酒店,樂樂:「我先洗澡,你要一起嗎?」

「不,我喜歡看美人出浴」

樂樂主動的吻起乳暈,長腿不住的纏著,騎到身上後努力擺動;擺了一段時間後,她改了姿勢,蹲著一上一下,啪啪有聲

不能令這對手失望,回過神,搶回主導權,一邊吻著她身體的每一片,一邊在她體內左搖右擺

樂樂的叫聲順者不同的節拍下而有快有慢,為了得到更大的快感,她刻意迎前接受撞擊

樂樂緊纏配合,十指緊扣,水乳交融

經不起她一次又一次的挑逗,用著不同的姿勢,最後大家倦極才入睡

「使勁扎下時,你好像很痛的樣子」

樂樂依著臂膀:「那痛,不是身體,是心的」

好一個會心痛的風塵女子

一如以往在 QQ 約她聚會,樂樂:「家裡有點事,我得回重慶打工,不能去玩了」

「我來重慶找你吧,然後一起去九寨溝,你的路費我付」

十月份,工作剛好淡季,來個秋季大假,相約仙境九寨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