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電郵」

親愛的,

接到那些沒人說話的來電,你猜到是我嗎?

我是多麽的想跟你說話,多麽想跟你和好,可我沒有那勇氣

過往的遭遇令我不相信男人,想騙盡男人的錢

還記得我說媽在家裡摔破頭了,跟你要了兩千塊做手術?

那是騙你的,那筆錢是幫我姐拿的

可對著你那真誠的眼神,我不忍心,慢慢的…我對你打開了心扉

我的心是真的,說要帶你去見我媽,是真的,說等我有錢以後給你,也是真的

可你怎麼就在我打開了心才傷害我?

你說我很容易受傷,我說女人都用水造的。那天你明白了,就知道你說的話刺得我有多痛

還記得第一次鬧分手,掛線不到一分鐘你就打過來要和好,還花了一個晚上,才令我回心轉意?

然後第二次…第三次…忘了多少次,你再也沒打過來

在那煉獄裡,我陪笑陪酒,喝到胃痛,喝個爛醉…

在痛苦時,心裡的希望就是你,就跟你發短訊撒嬌

可現在唯一的希望也沒有了

我不恨你,在過往的日子你幫過我太多,你是我的大恩人

跟你一起真的很開心,在那些快樂的日子裡,我這苦命人還以為要苦盡甘來了,卻原來不是

那錐心的滋味,令我發呆了三天三夜,不睡不吃;朋友們餵到我咀裡也沒有味道

現在我的心已經空了,很累,很怕繼續這傷痕纍纍的愛情

大概我的手太小了,抓不住那幸福,等我的手大一點再抓吧

珍重

樂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