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監,源於戰爭俘虜,去其勢絕其子嗣,從此只能做勝利者既奴隸

後來權勢者為左提防百官篡弒,亦搵一些出身寒微既人,閹完加以培訓成自家看門狗

一般人瞭解太監,大抵流於性徵同欲求不滿既變態,但好少唸到人不單能夠在生理上做太監,仲可以在精神上做太監

即係點?咪好似太監咁,誠惶誠恐,刻意逢迎一些自恃權力權威既人囉。在位者乜都無講,自己卻先自行矮化,然後竄摸上意,自動閹割,呢樣敏感唔講得,果樣避忌唔做得

可悲既係,呢家香港既上流社會,同樣出現一班太監,呢班太監手持最多資源,口袋中有綠卡,佢地一邊盡力榨取最後一分金錢,一邊任由香港繼續沉淪,有咩依郁就坐私人飛機,唱住黎明首 My Dearest : Sayonara Oh... Sayonara Oh

更可悲既係,喺自由既網絡世界,亦發現不少人自閹,如果普羅大眾連鍵盤戰士都做唔到,又點可能挺身而出,是其是,非其非?

人人平等,爭取公義,唔係百多年前革命先烈既目標咩?中國三千年文化,傳世四大發明,原來仲有第五大,就係一套馭人之術,馭得中國人奴性深種基因,奴性難改,間中自動獻身做太監

今夜冷戚戚,忽然翻到滿清末代皇帝溥儀同皇妃文繡既一段事,文繡不甘溥儀冷落而決定離婚,期間族兄文綺寫左一封信兼登報指責佢:

蕙心二妹鑒: 頃聞汝將與遜帝請求離異,不勝駭詫。此等事件,豈我守舊人家所可行者?我家受清室厚恩二百餘載,我祖我宗四代官至一品。且漫雲遜帝對汝並無虐待之事,即果然虐待,在汝亦應耐死忍受,以報清室之恩。今竟出此,吾妹吾妹,汝實糊塗萬分,荒謬萬分矣!

今日睇起黎,大家會感到呢封信荒謬萬分,自閹過了頭吧?也許在某個國度,別人也在為香港人感到荒謬萬分;驀然回首,自己也為過去感到 TMD 荒謬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