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船記 (中)

「真真假假」

應該還沒有被劫殺吧?

矇矇矓矓的,看到穿著自己 T 恤的樂樂在廚房走來走去

樂樂:「該吃早餐了,起床啦﹗你這頭笨豬」

酒力還未過:「再睡一會

近來新聞不是有報導港人在廣東尋歡被殺嗎?有港佬把三陪女帶回黃貝嶺家中狂歡,三陪女趁他熟睡時來個裡應外合,把他五花大綁,洗劫一空。這三個月都在她家睡,還是太多心?

吃過早餐,抱著她看電視,中午一起到市場買菜

大家十指緊扣逛來逛去,樂樂:「我姐也過來吃飯」

其實是樂樂表姐,出門靠親戚朋友,叫得份外親切。卻不想想當初是誰把她推到火坑?

樂樂和她表姐在廚房忙個不亦樂乎,這時接到阿影電話:「一唔一齊食飯?」

「不如你過黎啦﹗呢餐好餸」

在這小小的房裡,一張床,一張四方桌,四人圍在一邊吃飯一邊閒話家常,很溫暖

大家在回港途中談及其他戰友:「阿青呢陣子唔見左人?」

阿影:「哈,佢衰左,娃娃話同佢分手,聽講有左第二條佬既餡」

「咁大鑊?之前佢地唔係好好架咩?」

阿影:「唉,你估佢好似你咁呀?佢次次都俾錢架﹗之前佢答應同娃娃結婚,搞呢搞路,又問呢個借果個賒,仲癲到去度六合彩,睇晒以前出咩冧把黎貼喎」

「條友傻 Q 左,第一次遇到佢時,佢已經當正娃娃係女友咁,仲見住條女發佢脾氣,死梗啦﹗係估唔到娃娃食幾家茶禮啫」

阿影:「食幾家茶禮成日有,阿青一個星期先上兩日,其他五日夠兩條佬分,一日自己休息﹗一早講過,出黎玩邊個會講真話?娃娃其實唔細,廿五歲響個場已經叫老,仲靠唔到岸就轉桑拿,阿青又唔爭氣,霉到聞到酸味,娃娃為自己著想,撇佢係遲早既事你就威啦,樂樂睇得砌得又聽話」

「我有俾基本生活開支佢,一個月兩三千,佢話出去搵其他野做喎」

阿影:「睇黎佢真係落重注你呢張長期飯票度,但撫心自問,你覺得呢種女仔搵慣呢 錢,仲可以出去捱氣打份普通既工?」

「唔去信亦唔去問。老實講,每次起身我都問自己係咪在生?會唔會已經被劫殺?」

阿影雙手交在胸前,把身子挨後:「咁多個月仲唸呢 d 黎做乜?如果佢出黎做,仲肯養埋你,你就一定係最高學歷同最肥肥白白既狼狗」

發表時間:2011年12月20日 | 評論 (4) | 評論() | 評論 | 全文

沉船記 (上)

「尋樂」

「成日都係唱  K 飲酒,大家搞搞新意思」

團長:「你有咩計?」

「打麻將,一人帶一個女仔,兩個人一組,籌碼只係四個人洗腳費用」

在花街與她四目交投,烏溜溜的眼珠,氣定神閒的表現,令人想到她自有一番功架

「你懂得打麻將嗎?我不想在這裡喝酒唱歌,我們出去玩吧」

樂樂:「你得額外給二百塊卡拉 OK 的」

樂樂換衣服後也坐上團長的車,團長:「Good picking! She must be a nice player!

黑仔呀,打左八圈都未開糊,若不是樂樂頂住,早輸光

「差不多時候,去食飯洗腳吧﹗我請」

唔使飲酒,仲有餐好食有洗腳嘆,咁筍既事都面不改容,也不知道她曾經遇過多少大場面

四人享受著按腳,又和按摩師閒聊說笑,就這樣渡過一個晚上

回到酒店,樂樂:「我先洗澡,你要一起嗎?」

「不,我喜歡看美人出浴」

樂樂主動的吻起乳暈,長腿不住的纏著,騎到身上後努力擺動;擺了一段時間後,她改了姿勢,蹲著一上一下,啪啪有聲

不能令這對手失望,回過神,搶回主導權,一邊吻著她身體的每一片,一邊在她體內左搖右擺

樂樂的叫聲順者不同的節拍下而有快有慢,為了得到更大的快感,她刻意迎前接受撞擊

樂樂緊纏配合,十指緊扣,水乳交融

經不起她一次又一次的挑逗,用著不同的姿勢,最後大家倦極才入睡

「使勁扎下時,你好像很痛的樣子」

樂樂依著臂膀:「那痛,不是身體,是心的」

好一個會心痛的風塵女子

一如以往在 QQ 約她聚會,樂樂:「家裡有點事,我得回重慶打工,不能去玩了」

「我來重慶找你吧,然後一起去九寨溝,你的路費我付」

十月份,工作剛好淡季,來個秋季大假,相約仙境九寨溝

發表時間:2011年12月16日 | 評論 (6) | 評論() | 評論 | 全文

卡拉 OK (下)

本能

人已半醉,由小魚扶著入房,稍歇一會:「要不一起洗澡?」

就在今夜,看到一個女孩是如何卸妝卸妝前後的她沒太分別,寬衣解帶,雙雙步入浴室白晢細嫩的肌膚和堅挺的身材透露了她的年齡,第一次看到這情景,已忍不住要先來水戰

大家裸著身子回到床上,邊看著電視邊聊天,談起她的家鄉和往事兩人說著說著,雙目交投…她把手伸進被窩裡,反覆撥弄

她趴在床上,迎著一道又一道的衝刺,溪水四流,高聲呻吟

二人相擁而睡

這一夜,你就是我的女人﹗

一覺醒來,看著她酣睡的模樣,便忍不住輕撫她的頭髮,手慢慢下滑,小魚也沒有抗拒

她有著某種魅力,總令人欲罷不能,生起一次又一次衝動。因為純粹出於本能而選擇她?自己內心深處真很喜歡這 type 嗎?

把錢親手交給她,是十足交易,就在她在進浴室梳洗時,放一千在她床頭吧﹗

小魚臨別時留下電話,叮囑再會

酒店 check out 後由團長開車:「你果條魚 O OK?我果兩個,真係好正,一條竹筍,一條吸手﹗尋晚叫聲此起彼落﹗」

OK 啦,唔係死魚,俾左一千佢,佢走前留底個電話囉」

團長皺起眉頭:「做乜俾一千?你做壞規矩﹗同埋你記住,同一條翻啅多過一次就係沉船﹗你對佢仲有一次 quota﹗」

「咁唯有刪左算,我見你拖住果兩條時,好多麻甩佬睇住你﹗」

團長:「哈﹗我好喜歡那些人又羡慕又妒忌既眼神,果種虛榮真係令人 high 爆﹗點似得阿青呢d,咁肉緊條菜就唔好帶出黎啦。回想當年,四五個戰友,訂間特大房,一人帶一條女上去交換黎玩大家插一個換一套,於是滿佈地雷﹗」

「咁真係要好似 Rambo 掛子彈喺心口咁多先夠你地用﹗」

團長:「算係咁啦,另一種玩法係車輪戰,試過有班台灣仔,找一個做代表落場,搵左件東北妹,帶上房先表明有七個人,然後氹條女同佢地每個人收五百蚊任做﹗」

「嘩﹗咁搞法唔係賺夠退休,而係成副偈散晒冚旗﹗」

團長:「嘿但佢地氹得掂,結果條女由晚上十點做到第二朝六點﹗」

「真係俾佢地玩到

話未畢,團長瞪大雙眼:「係喎,警告你﹗下次唔好叫 d 女唱埋果 d 歌,好難頂﹗」

「下次叫佢地唱國歌,等你肅立敬禮﹗」

發表時間:2011年12月13日 | 評論 (5) | 評論() | 評論 | 全文

卡拉 OK (中)

 「花街眾生相」

步入金色大堂,身穿輕紗的女服務員一字排開整齊鞠躬:「歡迎光臨﹗」

花街左右兩排站滿了女孩,燈光或明或暗的,實在很難看得清…

路經一個女孩,就在大家四眼交投的一刻,媽媽生把她拉到身旁翹著右手:「你帶她去玩吧﹗」

婉拒後繼續行,女孩們穿著不同顏色的制服,應為不同組別?十米寛的長廊,擠著男男女女,有如年三十迫維園

「呢度有多少女仔呢? 300 個?定 500 個?」

團長啞然失笑:「呢個場旗下總共有 3000 個,今日星期六更係高峰期,撇除請假既你自己估估?慢慢看慢慢揀吧﹗」

走了一個圈,再一個圈…另一個媽媽生把她帶到面前,她那傻笑…感覺對極了

「小魚,你最能唱是那首歌?」

小魚:「山路十八彎」

「好﹗那我點這首讓你唱吧﹗」

歌一到,團長目瞪口呆,和他兩個女伴停了大話骰﹗

酒酣耳熱地聽著民歌,忘形拍掌:「好﹗十八彎呀九連環,十八彎九連環…」

半路有人敲門,兩位年青人和團長打招呼。團長:「我黎介紹﹗呢位靚仔係阿青,而呢位型男係阿慎,一齊玩啦﹗」

多人玩更熱鬧,於是乎四男五女開始猜枚喝酒…

此時團長正和阿青女伴玩:「兩隻小蜜蜂呀,飛到花叢中,左飛飛右飛飛…」

連局皆和,團長與她頻頻做出親嘴狀和聲

阿青越看越不少味兒:「你就跟他玩呀,你倆就直接親下去嘛」

那女的嬌嗔:「怎麼了?不過是大家玩玩呀﹗」

半醉的阿慎歪著身走過來:「黎得就齊齊玩架啦﹗哈哈哈…」

說著開始對阿青女伴毛手毛腳

阿青把他推開:「你做乜銀呀?佢係我帶黎架﹗」

團長見勢色不妙,立馬把兩人拉開,並著阿青先行離去

阿慎:「呢條懇樣﹗同條女返屋企煮飯仔算啦﹗妖﹗」

團長笑說:「咩都有架啦,你又係既,自己果個唔摸,走去摸人果個﹗」

阿慎傻笑起來:「係喎…」

說著把女伴拉入獨立廁所

K 房聲浪很大,也沒能聽到什麼動靜…就地正法?

發表時間:2011年12月9日 | 評論 (3) | 評論() | 評論 | 全文

卡拉 OK (上)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團長打來酒店房:「班友仔話要再玩多轉桑拿,我地去第二個場,十五分鐘後大堂等﹗」

團長把車開到一間叫八月花的卡拉 OK,停泊在停車場

團長:「呢家 5 點半,d 女一般 6 點返工,大家一齊睇下 d 女未返工前既素顏 look 先」

「你睇果邊果個,長腿小熱褲,幾得﹗咦,果個都幾嬌俏﹗」

團長望著正門:「一陣間,會全部排晒喺度聽經理訓話」

團長吐了一口煙:「呢度玩 258,兩舊坐枱,五舊一次,八舊任玩。入去之前,先同你講幾句過內人經驗,呢個係銷金窩,入去玩仲計住計住,自己唔會開心,人地亦睇你唔起;另外,無論點都好,一定要自己俾錢,朋友都唔可以請,否則 d 女一樣睇你唔起」

二人坐在車裡,邊睇女就邊傾偈,這時經理已經把女孩都叫到店正門進行訓話

團長:「好多人玩邪骨唔會有咩,玩桑拿亦唔會中招,但 K 女就成日令戰友沉船,其一,佢地十八廿二,樣同身材計係中上貨色,其二,佢地為左錢真係 pro,你叫佢老婆,佢咪叫你老公囉,想拍拖 feel 又得,人地堅持做好戲,班傻仔就假戲真做,中招啦﹗」

「我本性多疑,唔會出事既,你睇睇果邊?為乜果條女有男仔送佢開工既?佢又沉船呀?」

團長:「哈哈﹗佢無資格沉﹗呢 d 叫狼狗,d 舞小姐人在異鄉,覺得寂寞要找個人去保護同慰藉,咪養佢囉﹗記住你講過乜,我唔想見到有任何炮友發生航海事故。其實 d 女喺呢個場生存到,都有一技之長,要樣同身材 OK,要猜枚大話骰又得,陪出街食飯無問題,飲得酒更係必須條件」

「咁…唱歌呢?如果我一陣揀到,我實要佢唱支歌」

團長:「點話點好啦,我由細場玩到大場,就以呢個場既女最得,一陣入到去會見到一條長廊,俗稱花街,一陣慢慢睇慢慢揀,總有一個合你口味」

卡啦 OK 訓話完畢,女孩們亦魚灌入內

出發﹗


發表時間:2011年12月6日 | 評論 (8) | 評論() | 評論 | 全文

乞討產業大升級

話說在二十五年前首次回鄉,見到火車站沿途不少乞丐,女的抱著嬰兒哭爹喚娘,娃娃的污髒小手拉著路人衣角,望能討個發財錢,那悲天憫人的情景,至今仍覺震撼

隨著經濟發展,行業競爭激烈,為求跑好業績,丐幫弟子紛紛推陳出新,在這十多二十年中奇招百出,也讓小弟為大家分享一下吧

第一式,已 outdate 幾年,是一位身穿破衣的女人抱著娃娃在垃圾箱找食物,又或者是在垃圾箱中拿出一盒飯開餐。生活相對富庶的港人看到,相信不是不安就是反胃,其精神衝擊已夠大了。唯這招推出後反應熱烈,各弟子爭相仿傚,也造成路經一百米必有人在垃圾箱旁開飯的奇景。如閣下自覺被搵笨實而對這招絕緣,那恭喜,閣下已摸到練就出國人般麻木不仁的門路了

第二式,郎本傷殘。這有先天也有後天,後天的大多是幫中長老把沒討到錢的小孩弄致傷殘,增加其「搵食」本錢也。

第三式,大字講身世。看到地上一行又一行工整的粉筆大字,上邊寫著行乞者的悲慘遭遇,而且不單是漢文,還有回文。細看後,某某乃好黨員,曾努力貢獻社會,唯何緣何故至今天田地也,身旁還放著各式證書,其心可昭日月咁話。乞討對象多是外省人,皆因類似情況也發生在其同鄉身上吧?又其實,先生們一手靚字已可考慮轉行,唔信就睇圖﹗

前兩式乃肉酸核突派的表表者,務求以行為或身體上的自殘令路人動容,大破慳囊﹗而說到第三招,已見眾弟子踏上另一階梯,以藝術為輔助,以其華麗吸引眼球,粉筆字,也只是藝術派的其中一門

第四式,唱歌拉琴。有單唱歌,也有單彈琴拉二胡,歌聲可壓下一眾港星,琴胡也可到表演級水平。而且更有美貌、好琴和好歌三樣合一者。沒法子呀,人口基數大,弟子中也能有出類拔萃的

第五式,賣文弄墨。諸君若看中其畫,可買一幅﹗其實,又有無可能在年宵賣下墨寶咁話?

第三至五式,若像圖五由殘廢弟子使出,倍添威力﹗除了以藝術昇華外,眾弟子也懂得動之以情﹗

第六式,重病夫妻。一個重病已經慘,仲要兩個?原來這一對又一對的「苦命鴛鴦」行輪班制,幾小時老婆重病要訓覺,老公睇檔,累了調更,如此除了吃飯如廁時間,也真可廿四小時也。當然,這是騙外地人的,本地人只消看一天就明白破綻所在

第七式,投石問路。這一招多是老弱婦孺使用,她們背著娃娃在外地人多的地方徘徊,走近問路,然後道出其不幸遭遇,例如被偷被搶至淪落街頭,問人拿錢。使此招其實很高智,首先透過問路打開話閘,然後講得慘兮兮,搏其同情,有所對答者中伏十之四五﹗相信也有不少朋友在羅湖地鐵站閘口碰過,近日公安嚴打,也就潛能勿用,故未能提供照片

第八式,娃娃無罪。弟子們的徒子徒孫開始長大了,於是一起穿著校服,在的士站給乘客開車門討錢。幫中長老雖然可惡,但一想到娃兒討不到錢就被打被罵甚至折肢,又那能忍心呢?近兩年也有網友發動起救救小乞丐行為,然後由黨及公安領導,下場將更慘不忍睹…有誰想過,小乞丐將被毀容?另外,竟有小乞丐寧繼續追隨長老,也不願回家團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第九式,活用外語。一名壯健青年,甚至一對正常情侶,跪在地上並在紙上寫上:I am a foreign student travelling China.  Unfortunately my money was stolen during the trip.  Please give me 5 dollars for a phone call, thanks!

這可真是產業升級之表表者﹗那好心的外國人一想到青年原來是流落異鄉,令老外們感觸之餘急急打開荷包,放低幾蚊乃至幾十蚊之餘仲要講句:God bless you!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乞討這一個行業怎能根絕?這個小弟也答不到,公安們也是盡力去打壓。過往論時事時過於辛辣,導致小弟被思想教育。不過這又豈能令頑石點頭?小弟作個調整吧﹗有公安比沒公安的好,沒公安天下大亂,有公安但牽涉土豪強權嘛…

問題遊戲時間到,有誰能講出第四式那位乞討女子以及下圖中乞丐是誰?回覆超過十個開估

 

發表時間:2011年12月2日 | 評論 (8) | 評論() | 評論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