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基金淨值得到快速的成長,已經達到了預定目標的133%了,但是這值得高興還是應該憂心呢,我想我還是擔憂多於高興的,因為當你知道很多股票的估值都過高了,一旦逆轉就會被殺得措手不及,但過多的現金雖然逃過被殺的風險,也還是被美元不斷眨值暗地裏刺了一刀。目前佈置的策略主要是長期倉、短期倉加貨幣巿場三種工具來構成,比例亦不便多說,但是隨著股值不斷升高,長期倉換出的股票已很難找到理想的替代品,這便我想起了金融海嘯前的景象,當個個人都瘋狂炒賣股票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時候了。

        我想說雖然美元不斷眨值是事實,不過人民幣真的會大幅升值嗎,這個我想是不會的,因為大幅升值或較少但頻繁的升值將會對其出口和製造業,尤其是加工業構成重大及不利的影響。雖然目前政策上是偏向發展內需,但內需不是能說轉便告完成,雖要時間磨合和轉向的,因此在經濟上或匯價上人民幣的而且確要升值,但中央並不會真的讓它自由浮動,原因已經很明確了。就算是一年期的NDF相對現在的匯價都是升值百份之二左右,當然並沒有計算若然有突如其來的加息因素,因為貨幣一旦加息,將會導致部份資金追逐貨幣的現象,令匯價更加升值。

        港元又如何呢,既然同美元聯匯,當然也很吃了美元眨值的因果,現在香港和內地的經濟周期已經越來越密切了,因此我認為人民幣升值將會對香港的民生做成重大影響,但是會對在香港經商,尤其是零售業有重大而利好的影響,因為國內同胞旅遊消費實際上比內地消費上的購買力更加大,於是北水便會大量南調。但是商家羸了但民眾輸了是政府所不能見的,我想有機會長時間港匯貼近強方兌換保證的話,有機會會加大匯率波動區間,從而有序地半脫勾以及舒緩國家貨幣升值帶來的影響,這是我所預期和樂見的事,起碼我不會再這麼緊張那些廢紙了。

        目前而言,什麼牛二牛三我通通一概不予定論,關鍵還是用多了資源買了什麼,以及外圍因素的影響力等來分析比較好,如果通通出現了上述等因素,羸的肯定不是股票,而是黃金和貨幣,但假設性的時例,還需要時間和巿場給我印證,當然也不可以忽略政策因素,例如貨幣政策及財政政策等,這些也是對巿場一個重大的變量。

        我認為目前持有黃金的人應該繼續持有,若果不買股票的人就應該考慮買部份人民幣債券或存款單,單純買股票的我只能祝你好運,在此並不給大家"冧把"了,心水股還是有的,不過並非什麼刺激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