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薄雲天博士蛙

 

一直以為中國人講的義氣流於表面, 實情多半是笑騎騎, 放毒蛇, 但今次的博士蛙停牌事件, 卻讓我見識到絕左種的中國式道義, 重現眼前, 真是悲喜交集

 

首先是核數師德勤, 發現帳目不對勁, 辭任跳船, 外人一定以為跟大股東反目, 雙方都勢成水火

但大股東公佈的時間, 選在當日的上午8:22, 沒有馬上停牌, 一直到下午的13:46分才停牌, 當中逃生門的意圖甚為明顯, 究竟背後發生了怎樣的故事?

 

2012315日清晨時份, 博士蛙總部, 氣氛肅殺, 假數被! 寫錯了, 是帳目被揭發有問題, 核數師德勤呈辭, 大股東鐘政用正襟危坐的坐在辦公室, 腦中仍瑩繞著德勤昨晚的臨走時的說過的話:

總之我地就劈炮, 份業績你唔駛旨意我地簽名, 但幾時停牌及公佈就你諗你, 你自己今晚好好諗清楚之後條路點行啦, 我地乜都唔知, 總之乜都唔關我地事!

 

將軍鐘政用點算舊部親信, 把昨天沽剩的橫手及殘兵都交到親信副主席呂奕吴前面道: 你們去吧, 帶著這些, 能走多遠, 就多遠吧, 不要回頭了

 

呂奕吴含著淚道: 將軍! 不如我們一起走吧!!

 

鐘政用慘然道: 兵敗如山倒, 殘存亦沒路, 天下雖大, 卻沒有我容身之所, 你們走吧! 但我昨晚夜觀ccass, 發現城外三路大軍, 花旗, 中銀及匯豐隱然有合圍之勢, 減持越趨猛烈, 待會九點半城門放下之時, 你們能否突圍成功, 我也未敢樂觀

 

呂奕吴悲痛地大叫道: 將軍!!! (隨著被其他嘍囉拉了出去)

 

其後時至9:25, 由於將軍鐘政用於8:22分己公佈了亡國消息, 除了呂奕吴及他的殘兵, 城門前還聚集著大批逃難百姓, 覆巢之下, 焉有完卵! 大家都顧不得身世, 等九點半城門一開, 便向外衝, 走得多遠是多遠

 

9 點半城門一開, 果然! 以花旗為首的沽盤如潮水般湧至, 呂奕吴含著淚, 一步一血印的往外走, 身旁的士兵一個接一個的倒下, 突然! 他發現了一枝為數不少的援軍, 該枝援軍非但沒有往外衝, 反而死命往城裡去! !! 原來是博反彈的高登仔!!

 

呂奕吴失笑道: 呢班儍仔岩岩訓醒, 公告都未睇, 諗住插得深就出黎博反彈, 待會斷龍石落下之時, 難免成為炮灰, 可能今晚稍後時間, 就會見到佢地出post: 今朝成副身家買左博士蛙, 而家唔知點算好, 諸如此類

 

但其實呂奕吴自己亦自身難保, 也顧不得這幫儍B, 只有繼續在花旗的沽海中逐寸前進

 

最後, 呂奕吴在中午時份終於逃出城外, 身邊己沒多少殘兵了

 

回望城樓, 赫然發現將軍鐘政用站在城樓之癲, 雖然是不可能的事, 但呂奕吴清楚看到鐘政用唇語道: 兄弟, 一路好走, 如果真有輪迴, 我們再合組下一隻博士蛙吧!!

語畢, 觸動手上機關, 斷龍石轟然放下, 萬賴無聲, 三巨頭的沽盤, 博反彈的老散, 未走出來的殘兵, 俱俺沒在沙石中

 

在呂奕吴的眼淚還未流出來前, 聞到腥味的記者己經蜂擁而至, 呂奕吴收拾心情, :「每個人的判斷不一樣,我們現在還是不做其他評價。」

 

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