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 改!

sdfsdf

Password Protected.
發表時間:3月3日 | 評論 (0) | 全文

now blog url

發表時間:2019年8月31日 | 評論 (2) | 全文

日記

終於有得用LTE 鳥。

終於食到餐M 記。

聽日終於要去成兩年無去過既九龍城。

LOL 更新竟然有成三千幾個file orz。

部iPad Pro 個角無啦啦lup 左@[email protected]

二手市場完全無人賣FM2 既CPU。


發表時間:2016年2月14日 | 評論 (1) | 全文

PHP7 Upgrade

把mysql_ 的function 棄用而完全轉為wrapper 已經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

直到PHP7的升級才迫得我去一直過做一次。

事實上在一年前的某個星期已經完成了40%的工作, 但這次的升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

PHP7 除了在opcache 情況下執行速度以倍數快了之外和有幾個function 移除之外。最致命的是compile extension 時很多底層的C 記憶體常數都換了。

這導致ZKIZ 一直依賴的分詞(基於C)和PHPRedis(基於C)都無法使用了。

不兼度的擴展和十分分散的古老代碼令升級的工作量大增, 前後足足花了近三天的時間去修正代碼。

PHPRedis 的官方Github 甚至還沒有對於PHP7的make 作出升級兼容。這對我使用的網絡API 和數據庫的緩衝都有了致命的影響,在顧及負載和長期使用的情況下,我選擇了即時制作Redis 的存取Class。

在眾多的阻礙下,我一度萌生退回PHP5.6的想法,但幸好我當時是覺得退回也不是不費精力的,而一度進入Flow 狀的本人竟又在Production 馬上動起來,首先當然是馬上在Redis的官網查看,把現存官方有記錄的class 看一次,而對使用Redis經驗告訴我,Predis作為緩衝類會有性能問題,而C系的在PHP7下卻會有建置問題,依存Framework 的會讓我拆解邏輯十分費時和精力,沒有Recommend符號的Class 幾乎都有明顯bug...bug..bug 沒有所謂啊! 反正我會fix, 我甚至不要unit test, 我只要馬上能理解的就可以了。我看到: PHP Redis implementation / wrapper ,名字雖長,但那老實在低調的氣質在那wrapper 中完完全全地發放著。

它只有一個指令, 就叫cmd... 甚麼hashstore, set, get, array, serialize 等等都沒有包裝。如我所願, 它就是把socket 層包裝好給我傳command 而已。我改寫了set 和get, 加入了expire, exists, del 等, 不下5 分鐘就成功了。

算是回避了PHPRedis 不能建置的問題。也相信這個socket 傳送在PHP7下會保證到運作性能。而在一日後的測試中, 發現它在opcache 下的表現和PHPRedis 的PHP擴展幾乎一樣。

然後到分詞, 我用的是一個名氣甚低的國產分詞器, 對於分詞器, 用PHP 來實作我還是對性能上缺乏信心, 但在15分鐘的尋找下, 發現他在幾天上的Github master 上已經作出workaround 了。中間經過不少迷茫的時期, 有試過把舊的.so 加載, 也有試過自行跟據錯誤試著修正建置流程, 但靠master tree 還是有驚無險地把make 跑完。

然後系統勉強重新上線了, 接種而來的是早預期到的新Runtime error/warning/notice, 整合7年以來的deprecated function 實在不是一時三刻的事。crontab 中包含的永遠才是重中之重。因為連我也不能馬上推算運行失敗後有沒有人會察覺, 然後造成不必要的除錯困擾。

然後因為錯誤實在太多, 優先解決的當然就是出現最多而最可見的。然後就是一連幾個小時對著神聖的 tail -f *.error.log 來修。這從每秒鐘都要用ctrl-c 停止來debug 到幾乎看不到404以外的問題。中間的過程實在十分漫長卻十分有快感, 我十分感謝大量的流量為我這debug 的過程帶來的重大幫助, 我想這是在任何一間企業都無法建立的升級環境。

在這一天做了幾乎一年份的issue和patch,畢生難忘。

發表時間:2016年2月12日 | 評論 (0) | 全文

刻章的刻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不敢在日記中寫朋友,和互相認識的人。

多少人自我審查了。公開的日記不是日記,只是社評,還是顧及讀者的社評。

又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終於能自由自在地寫了。

太多瑣事想要記下了。

神探夏洛克 印象中在兩個月前看完了。印象最深的是在Hounds 一案中,華生真的要離開時,夏洛克那句各種意義上的表白: I don't have friends, because I have only one, you.

每每到這種橋段,我就會想起我各個朋友,我最珍惜的,或者曾經珍惜的。數起來真的很少啊。

曾經在我生命的每天都佔據相當份量的人,簡單不費任何氣力都可以檢索到。

可惜,現在幾乎全部都無法再輕易再聯絡上了。

發表時間:2015年10月3日 | 評論 (1) | 全文

日記

之所以人愈大愈不想寫,只是因為心虛。


也有很多事情想清楚後,已經無耐力去寫出來。


我今天寫寫寫作到底是甚麼?

寫日記和寫故事很像,卻又很不一樣;

一樣的地方是記事感,不一性的地方就是代理感。


代理感是十分美妙的一個感覺,就像隔岸觀火,在安全的地方看像激烈的戰鬥,常常是都市人的享受,一種卑劣的享受。


而日記就像是脫離這個安全的地帶,脫去手套。

脫去手套不難,因此公開寫日記的人很多,但脫去手套後能參與多少卻是勇氣和耐力的表現。


「他人即地獄。」太宰治對現代文學最為深刻的思想觀。

寫日記要寫出心理和事件上的完整感,要拿出勇氣去剋服的其實只是他人的侵犯。

比如:沒想過要負起任何負責的留言。

這是可以預期的事,因為無論你有多清醒,只要有人打算為你的日記回應一句,幾乎都難以不令記事變質。


即使只是誰人都可以看懂的日記都無法對題了。作為消費者,要知道自己的權益,尤其是權。

人心其實不難測,但正因為這種幾乎可以預計的人類反應,最令作為人的人,不快


發表時間:2015年10月1日 | 評論 (0) | 全文

手提裝置漫談

手提裝置有最佳創造力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回顧我們手提裝置的歷史,只要不是對科技發展沒有興趣的話,相信都認同手提裝置的普及化是由palm 和handspring 所帶起的。甚麼!?你說psion?Psion 我覺得怎麼說都是小眾都沒有性價比的地步。甚麼!?你說iPhone!?我在下面會說,iPhone 不是帶來普及期,只是帶來衰退期。文明的發展常常以GDP來量化,可是文明並不完全代表科技。

以手提裝置在消費品級中開始普及大約是這個時間線-- Psion->Palm->WinCE/Palm->WindowsPhone/Palm->Palm/WP/Linux->WindowsPhone->iPhone->iPhone/Android 這個次序執行的。

而現今的技術堆疊又是在何時完善的呢?我認為是intel 完成xscale 的arm 時,當時以200mhz 的xscale arm 為主的Sony NX 系和Palm TT系,比起iphone 早了足足五年完成整個tech. stack 並以更為強大的顯示屏完成了一個個better iphones。而消費者級的智能電話也有以前有兩個小熱潮:一個是Prism 時期的palm 掛件,另一個是到今天你還有可能會看到的Treo 650。Palm 的總裝機量達到3800萬台。




不要以為Android 和iOS 創造了甚麼手提端的繁華盛世。而其實在Palm 在Support期間則幾乎把所有手提裝置的可能性完全挖堀出來了。上面的APP 比起今天甚至更有所超越。除了今天有的WIFI、瀏覽器、工作清單、電話、筆記、短信、電郵、拍片、影相等等必備套件外,當中把括支持全反射屏和TFT屏的OS UI設計、wvga 卻向下兼容16點陣字的系統、自定義介面的紅外線錄播,甚至幾乎所有APP 都可以把工作記憶體存在ROM,你能想像一下每個APP 打開時都幾乎不用時間,而且還即時顯示你上次離開時正在顯示的畫面嗎?人們常說現在的APP USERFRIENDLY,而其實只是介面變得更漂亮而已,運作起來這I和A兩派的底層工程師幾乎都是把PC 的思維套進手提機中:層層嵌套、遠離硬件、電池大了十倍,待機卻短了十倍,開APP還慢了十倍,APP的體積甚至大了幾百倍。

那麼全盛期是Palm 的時期嗎?非也,Palm 和Windows Phone的明顯是個增長期,增長到直接可以讓ios 和android 封神的地步,而最具生產力的,卻是ARM的成熟期,Palm 的後期,Sharp 推出的Zaurus的一點。尤其以Zaurus C 系突出,即使在十多年後的今天的眼光所看Zaurus C3100還算是一台十分優異的逸品。416MHZ的XSCALE,64MB記憶體,4GB的MICRODRIVE,128MBFLASHMEMORY,CF加SD插槽,這基本上是99年左右的PC配備。甚至他的VGA屏和USB-OTG等新技術,到今天還是"新技術"當一切出現在手提機還要是一台LINUX時,對我的震動不小。我心想,人類看來會進入另一個世代吧?

這時候,手提機程式的編寫總算是脫離了只有廠商才有足夠參考資料的日子了。LINUX程式的編寫十分大眾化了,甚至比起今天的iOS 和Android 對於專業人員來說的投入可能需求更少。這時期出現了甚麼有趣的東西呢?

SDL 可以執行在Linux 啊!這出現了大量的遊戲成品,甚至遊戲執作器,比如說最近又port 到Android 和iOS 的Onscripter。作者的初衷正是:如說Nscripter 的成品可以執行在我的"Zaurus"就好了。而已。。。



那個時候,幾乎在桌面上需要帶出外的程式都快速地手提化:Office、List(Access)、Gimp(photoshop)。而操作也借助電阻屏和Stylus 而變得可行。電阻屏的缺點是必需使用Stylus,用手指的準確率不高、無法多指操作等。但也正正如此,這和PC 的操作理念十分接近。而在四年後,蘋果在iPhone 上提倡電容屏,取後重大市場。

這時候市場上的軟件幾乎是回歸原點:計算機、短訊、Youtube。而操作邏輯層級多的操作,進展則十分緩慢,開發者為了討到更為廣大的未開發市場,在過場、UX、提示等地方投入前所未有大的注意力。這種投入甚至大到出現「做減法」流派,而這個流派的減法不單在主介面上下手,在功能性上也下手了。

今天在iOS 和Android 所投入的人時之大,產出的生產力之小,在以往20年都未得一見,小商戶用數十萬做一隻從顯示層開始就自定義的APP,不禁令我反思怎麼像VB6 和Delphi 這些RAD失去市場,明明大家都已經有所有的工作去完成業務上的邏輯,卻為了表示層花多十倍成本。這個科技的走向除了本未倒置還可以怎麼形容呢?

iOS 和Android 都是十分令你討厭的手機系統,如果你曾經過Palm 的美好時光。

發表時間:2015年7月14日 | 評論 (0) | 全文

Touhou Classic Techno 101


發表時間:2015年7月3日 | 評論 (0) | 全文

Feel Like Dance

再發
發表時間:2015年6月27日 | 評論 (0) | 全文

如何評價彭羚這個香港歌手?

銷聲匿跡的原因是她要相夫教子, 她本人也承認了。

彭羚...是其中一個令我心動的女星
那名字, 那聲線, 那氣息。就算不是90年代, 在今年還是能感到如斯的用心, 如斯的Angelic。

極高演繹技巧, 是少有能入戲的歌手。而且唱功十分不錯, 雖然常常覺得入句的有點滯後, 但卻是清晰而柔和, 十分的有中毒性。

而且無論是多沒有壓力的演出, 都可以很明顯地看出對語句所做的"作業", 那種有著如<<歌手的自我修養>>般的敬業也是少見。

但是, 她也是有著一個弱點, 甚至可以說是缺點。
最 明顯的是歌路極之窄: 那修飾得過份完整的女性氣息, 令到她唱的歌都十分正路, 不是說<<男兒當自強>>那種正路, 而是那情歌的歌路只可是是充滿無限愛意, 無限付出, 甚至有著神聖般莊嚴的, 對愛情的"第一解釋", 一點點的跳躍解釋都不容許的格調, 令到彭羚的歌十分單一化, 容易令人有疲勞感。直到2000年和黃耀明合唱的<<漩渦>>出爐, 這眼前一亮的感覺又令人彭羚升了一級。但可惜, 在這飛躍性的歌詞中, Cass 卻沒有表現出足夠的攻擊力, 在我的感受中, 她在這戲中卻像是一個初嘗禁果的女孩 - 帶著清純感。

但這瑕不掩瑜, 有人說彭羚比較低調搶不了眼球, 他們不知道Cass 不用去搶
一來, 是因為她的臉蛋本來就不夠市場化, 不容易開到新市場;
二來, 市場對她真的重要的話, 就不會在自己的黃金時期離開了; 對人生清澈如斯的人, 我真的很羨慕;
三來, Cass 鋒利的一端 - 她的專業技能, 已經足夠鋒利了。

發表時間:2015年6月27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