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我認為不想打字是因為打字的速度跟不上腦袋的輸出。中間無味的操作也令我覺得不適。 後來試著把兩面的輸出速度同步,互相遷就。文字的可讀性就變低了。因為犠牲了邏輯推進。就如這句一樣。 我交流時利用了文字,一直以為無論是邏輯上的有序推進還是內容上的有序重覆,都可以透過抽象成為術語來交流。 但事實上,自然語言的表達性並不如此豐富。 一直覺得粵語地區的優越性不在於粵語,而在於寫作時可以抽離最熟悉的說話方式。寫作的輸出更為[思考後]。 在描述一個編程語言時,近年有很多人會用expressive 作為對一個語言或者使用方法的正向評價。粗淺而具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