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小剛,今年十歲。我和爸媽一起住在一個小單位,只有三百呎,鄰家是我姑姐一家,他們在內地做生意的,最近經濟不錯,賺了不少錢,所以搬到香港居住,單位比我們大十倍,這也沒什麼,但最近我們吵架了。

是咁的,我的表弟之前肚子痛了,原來是他們家的工人打斧頭不知道買了什麼肉,工人被辭去了,最近他們家請不了工人,所以表哥和表弟他們十兄弟都過來我家吃飯。

我家的飯菜,都是我媽下班回來煮的,一向煮的都是三餸一湯,一時間多了十張嘴,當然不夠吃啊,表哥比我塊頭大,表弟吃得也比我狠,我搶來搶去都吃不了多少……

上星期我在學校暈倒了,學校老師跟我媽打了電話,說我吃不飽,叫媽媽注意給我飲食。媽媽開始煮六餸兩湯了,爸爸有時還會在外面買些外賣回來,那幾天我吃得比較飽一點。可是好日子不多,兩天後我又搶不到食物,肚子又餓起來,我很奇怪表哥們為什麼要吃這樣多,原來他們偷偷的把好吃的飯菜都盛起來,第二天回學校賣飯盒賺錢。

前幾天,表哥過來時跟我炫耀他買了新的筆盒,我知道肯定是他賣飯菜賺回來的,我都沒什麼心情看他的新筆盒,我餓……

爸爸有天偷偷的給我買了包薯片,我跟他說表哥買了新筆盒的事,他很生氣的去找媽媽了。

隔天,我們的飯菜都被碟分好了,大家都有自己的一份,我終於吃飽了,雖然吃的中途表弟偷偷的想把我的雞翼拿走,但媽媽看到說如果拿了別人的食物要罰企,明天沒有可樂喝,他們聽到沒可樂喝,終於知道事態嚴重,他們只能乖乖的吃自己可以吃的。

那天晚上,姑姐過來我家說他們兒子吃不飽,跟我媽吵了起來。我爸回家看到這局面,也跟姑姐吵,我不明白啊,那一份飯菜我吃得飽還餘下一點,表哥也吃不完啊,為什麼姑姐說表弟吃不飽?我知道了,一定是表哥偷偷把飯菜留起去賣,自己餓著肚子。

「咱們甚麼說我們也是一家人啊!你幹嘛連飯也不給我兒子吃飽?不要忘記啊!你的房子也是我租給你的!」姑姐生氣的道。

「什麼一家人啊?我給你兒子飯吃了,他自己吃還不夠,還搶我兒子的飯去賣,還說一家人?你兒子要吃,難道我兒子不用吃啊?再說,你租我的房子啊!我有付你租金的,而且租還比樓上的馬先生貴,那一點錢我都沒所謂了,但我兒子吃不飽我真的要給你計計。」爸爸寸步不讓的對罵。

「哈哈!我兒子懂得做生意,將來肯定賺錢比你兒子多,你們這些香港人連掙錢也這樣多道理,難怪買不起我們的房子,現在我又不是付不起錢,說,要多少伙食費,給我開個價來。」姑姐拿出錢包拿出一疊髒髒的人民幣。

「阿妹,我們家沒你大,裝修沒你好,但小得來溫馨,我老婆掙錢沒你做生意多,但她也是當會計師,而不是當廚子的,你要買吃的,便去出面專門賣吃的買,我家可不是開餐廳,飯菜只是讓兒子吃的,大家一家人,你過來吃一兩頓飯我們沒所謂,但是你不能搶我兒子吃的。」爸爸打開了門口,把姑姐送走。

家裡回復寧靜,爸爸抱我到床上哄我睡覺。

「爸爸啊,姑姐家這樣有錢,為什麼還要來我們家吃飯啊?」我奇怪的問。

「傻孩子,你姑姐家總是忙著做生意賺錢,都不管家裡的事了,飯也不煮了,工人又不管,吃怕了你表哥表弟,只敢來我們家吃嘛。」爸爸摸著我的頭。

「對了,小剛你不可以像你表哥表弟一樣,把飯菜留起不吃去賣啊。」爸爸正色的說。

我笑笑說:「筆盒又不能吃的,笨蛋才會餓著肚子去買。」

第二天上學,表哥表弟走過來罵我:「沒有我們家照顧你們,你們早就完蛋了。現在你害得我們買不了筆盒和玩具,你小心走著看!」

同班的台灣同學走過來說:「來別人家吃飯還不懂禮貌讓主人家先吃,還說什麼一家人,開口完蛋,閉口走著看,真的很親近呢。」

我也朝表哥他們大喊:「你家這樣有錢,叫你媽帶你去吃麥當奴吧!開心樂園餐有可樂、有吃的,有文具玩具送啊!一次過滿足你三個願望。」

表哥他們嚏了一聲,不作聲走了。

最後姑姐有沒有帶表哥們去麥當勞我便不知道了,只是我記得每次看到姑姐,也是吵架對罵的時候,說起來表哥們也真的蠻可憐。


====================================================
為了加強諷刺的力度, 行文中很刻意地造出作者是小孩子的感覺, 可是幾個地方還是很突兀,
第一段的"這也沒什麼", 意義空浮, 只會出自集中力不夠的成人口中;
第五段最後的"我餓……" 前面因果清楚, 後面的省略號沒有難說出口的替代用途, 反而只是在十多歲的人摶取同情時使用;
第九段引述時故意直接使用地方用語, 但其他引述卻作出國語化的處理, 小朋友並不會這樣刻意地在其中一段中作出特別處理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