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6匯銀家電(下稱:匯銀)發出一個可喜可賀的公告,內容係收購 FUHUAINVESTMENT HOLDING CO., LTD 全部已發行股本,大意係收購一間物流中心,睇落好合理,但有以下幾點諗唔通:

1. 成份公告無說明FUHUAINVESTMENT Holding 股東係咩料,撻朵好重要,謝x鋒咁。

2. FUHUA INVESTMENT Holding全資持有的公司只係重複用「中國公司」表示,愛國,但一家公司總不能叫中國公司吧。

3. 「中國公司」持有中國江蘇省揚洲市揚洲經濟開發區一幅土地及兩層樓宇,物流中心地點好重要,揚洲經濟開發區霸哂?

4. 無估值報告,我覺得可以同應該用100億買。

終於要睇到下面既釋義,先見到「中國公司」指「jiansu kuanrui logistic trading Development companylimited」,中國公司都唔用中文名咁祟洋,之前又用「中國公司」表示?

究竟有咩苦衷
?於是就用「谷歌」找一找,俾我發現匯銀家電招股書釋有出現過呢間公司,原來叫「江蘇寬瑞物流貿易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江蘇寬瑞),明明知又扮唔識中文。



再搵多陣,用谷歌搜尋,發現有間名字類似的「江蘇寬瑞科技貿易發展有限公司」既業務經理就是公司主席曹寬平。莫非係利用公司買自己資產?我唔敢相信。再搵招股書,不小心發現匯銀上市前曾給予中國公司「江蘇寬瑞」收購物業的預付款項34百萬興建物流中心,更重要係一句「江蘇寬瑞的最終股東為曹先生的朋友」,原文如下:

「於二零零六年及二零零七年,我們擬收購揚州省市區的若干商用物業,用作本集團的大型旗艦店之一。由於揚州省市區內已落成的商用物業的平均價格相對較高,我們當時的策略為自將由揚州銀泰發展的住宅物業發展項目收購部分商用物業,原因是該等未落成的商用物業的價格低於同區內已落成商用物業的價格。因此,我們就擬收購的該等物業於二零零七年及二零零八年錄得向揚州銀泰支付的預付款項總額人民幣34.0百萬元。於二零零九年初,董事認為,本集團的當前需要是一個分銷及物流中心,故決定將原擬用於購買該市區物業的資金用作向第三方(為江蘇寬瑞)購買一塊鄰近揚州港口而董事相信為適合興建分銷及物流中心的地點的土地。江蘇寬瑞的最終股東為曹先生的朋友,且江蘇寬瑞亦與揚州銀泰擁有若干業務關係。在我們的要求下,於二零零九年,揚州銀泰同意終止買賣商用物業及將預付款項人民幣34.0百萬元撥予第三方。揚州銀泰、該名第三方及我們於二零零九年就轉撥預付款項、購買地塊及興建物流中心訂立三方協議。根據三方協議,揚州銀泰同意將人民幣34.0百萬元的預付款項轉撥予第三方,作為購買鄰近揚州港口的土地的代價及物流中心的建築成本,並與第三方向我們保證,從第三方將土地轉讓予我們的過程將根據適用的法律及法規進行。根據三方協議,我們知道該筆人民幣34.0百萬元的預付款項已於二零零九年二月轉撥予第三方。」

真相大白,原來江蘇寬瑞老闆同曹主席係朋友,匯銀2009年俾左34百萬寬瑞發展物流中心,2014年利用壞帳撥備回撥之高超技巧加上彩票攻勢股價大升,再用價值67百萬的新股買返個物流中心,總共就係1億元,曹主席增持方法真夠元化,不過個人認為應該公開點,不用什麼「中國公司」、中國公司英文名這些名目吧!?白白花了時間讓人搜尋,明日不知會否因為電子商貿雙11效應乜乜乜爆升呢?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