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而在這裡,筆者希望從人物塑造與多線敘事兩方面入手,來和大家聊一聊《黑道風雲》。 它是如何通過次要人物的對照刻畫出一個血肉飽滿的主人公的? 又是如何通過三條線索的並行遞進,描繪出一幅四十年代的洛城犯罪圖景? 一位硬漢式的主人公,在善惡交鋒的撕扯和過往陰影的纏繞下又是如何走向滅亡的?
二戰歸來的科爾與其戰友分道揚鑣後,作為一位戰場倖存的幸運兒,一個來自上級嘉獎的銀星徽章使其獲得了部隊轉業當巡警的機會。 他自身也足夠努力,稱職負責地對待每一次巡邏,獲得了警局警監的賞識與提拔。
交通科的斯蒂芬•布科夫斯基是科爾喬遷後的第一位搭檔。 圓滑世故的布科夫斯基面對初來乍到的科爾,剛一照面就來了個下馬威,誰知轉臉就喜笑顏開,聲稱只要兩人涇渭分明便能友好相處。 就連腐敗的警探羅伊•厄爾都在背後譏諷布科夫斯基是一個兩面三刀的騎牆派。 可當科爾在交通科幹的如魚得水時,布科夫斯基卻提醒他洛杉磯警局的生存之道。 看起來似乎鋒芒畢露、剛正不阿的科爾遲早要被這腐朽的員警系統所拋棄
科爾對遠離那段戰時的煉獄生活是有過幻想的,而黑幫遊戲這幻想也顯得不合實際,最終讓他陷入了自我毀滅的漩渦當中。 其實,逃離過去又哪有那麼簡單?
在遊戲流程中的初幕,科爾過往戰友的故事就被引入,幾句印在報紙上的標題背後,是現實對退役老兵的無情嘲弄。 比如謝爾敦結業後考上了醫科大學,為了救治一併作戰的戰友所罹患的戰後創傷應激,他去向一位道貌岸然的精神科醫學教授請教。 在滿足了教授的瑣碎要求後,教授卻話鋒一轉,告訴他:「有些疾病是無法治癒的,你只能去延緩這類患者的死亡。 」。
科爾是不相信這套鬼話的,或者說他的所作所為都是在積極地為自己謀出路。 伴著交通科案件的偵破,主人公解決了讓人啼笑皆非的夫妻矛盾、團夥作案的汽車走私、看似自然的交通事故,這一切都讓他足夠自滿,自滿到可以意氣風發地宣稱自己已經和過往徹底決裂。
交通科的故事在案件「偶像迷夢」中達到高潮。 好萊塢聲色犬馬的繁華背後,藏著一位位鄉郊舞會女郎碎裂的迷夢,未成年少女飛蛾撲火般地尋求知名導演的青睞以圖星途璀璨,而導演們也熱衷於此,以試鏡的名義擊碎了她們的夢想。 知名的演員更不是善茬,攀龍附鳳、狐假虎威,最終讓一次電影的選角變成了你死我活的黑幫爭鬥,電影的取景片場更是淪為一個活生生的修羅場。

本篇新聞相關連結:
黑道風雲H5
黑道風雲天賦怎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