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與樂觀 如何找到對未來的希望

在武漢肺炎和政治壓力下,香港人目前最需要的可能是對於未來的希望。相信大家都會認同希望強大的力量。今天我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下心理學家是如何看希望的。究竟希望包含了甚麼元素?希望又和樂觀有甚麼分別? 希望理論 根據美國正向心理學家Charles Richard Snyder提出的希望理論(Hope Theory),希望由三個部分組成︰目標(Goal)、路徑思考(Pathway Thinking)、行動力思考(Agency Thinking)。 Snyder認為人的大部分行為都是目標導向的(Goal-oriented),目標的存在為未來提供了方向感。路徑思考指人能否針對特定的目標或者所嚮往的未來設計不同的路徑來達成目標。行動力思考則指人對自己能達成目標的信心和自我激勵,能否持續地保持自己的動力。 希望之所以需要路徑思考和行動力思考的互動是因為在達成目標前,人必會碰到不同的阻礙。如果人缺乏尋找更多方法的能力,或者認定世上只有一個方法的話,他會在遇到困難後陷入無法前進的窘局,甚至選擇放棄;缺乏行動力思考則會令人懷疑自己的能力,令自己更難在阻礙的存在下繼續持有希望。 路徑思考和行動力思考是會相互影響的。如果人能夠想到新的方法去追尋目標,自然會對自己的能力和未來更加有信心;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有動力去前進,人更能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強化路徑思考的能力。 希望等於樂觀? 希望和樂觀(Optimism)兩者都對達成目標十分重要。但想深一層,一個樂觀的人必然有希望嗎?一個悲觀的人又必然有希望嗎?研究發現希望和樂觀的關係較弱,它們兩者都會影響人的生活滿足感(Life Satisfaction),但只有希望會影響學生的學業成績。然而,希望和樂觀究竟有甚麼分別? 樂觀普遍被理解成「對未來有正面的期望」、「認為未來是美好的」、「結局會和理想中的一樣」。樂觀比較強調對未來的期望,而希望則強調個人的角色和能力感。有希望的人會自覺自己的行動可以帶來改變,自己對於達成目標而言是重要的。 一個有希望的人不一定會認為未來是一片光明的。人在逆境之中更加能夠彰顯出他們的希望。有希望的人能認知到生命會出現困難,但他們能夠在逆境中仍然保持希望,仍然對未來的可能性和自己的行動力有正面的期望。相比起單純樂觀的人,有希望的人更加有意志力和多元的方法去達成目標。 如何成為一個更有希望的人? 希望理論不只描述了希望的不同元素,我們可以從希望理論中學習如何建立對生命或者未來的希望。 首先,希望並不是單純的樂觀情緒,其路徑思考的部分牽涉到理性的分析。因應自己的個人目標,我們需要制定清晰的計劃並加以執行。由於成功的路上必定會有阻礙,我們需要有多個計劃或者方法,唯有擁有邁向目標的藍圖,我們才可以在無論順境逆境都對未來繼續持有希望。 和路徑思考相比,行動力思考更強調希望中情感和意志力的部分。要一下子改變自己的思想誠然不是容易的事,缺少希望的人可能本身就沒有足夠的能力感,對自己沒有太大的信心。我們可以從微小而且容易的事開始改變,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中,累積成功的經驗,認知到自己的行為可以帶來正面的效果,強化自信和行動力思考。 結語︰希望是心中的彩虹 彩虹由白光散射成不同顏色的光而成的。Snyder將希望形容成彩虹,因為希望可以讓人意識到未來的可能性。要記住希望並不是單單的觀望未來,希望並不是對成功被動的期待,而是即使前路一片黑暗,仍然能對未來和自己有期盼的正面態度。 希望只是快樂人生的基石之一。[樹洞香港](http://treehole.hk/)現提供[正向心理學網上課程](http://treehole.hk/online/happiness/),以科學方法探討人類精神積極的一面,助你面對生活中的難關和壓力,將知識實踐,真正地為生活帶來改變。
發表時間:3日前 | 評論 (0) | 全文

「密集恐懼症」?—為甚麼我們都會討厭密密麻麻的斑點?

在近十年來,密集恐懼症(trypophobia)一詞開始在大眾間流行起來。你有想過自己患上了密集恐懼症嗎?我們口中的「密集恐懼症」泛指我們對於高密度圖案的厭惡。在日常對話中,「密集恐懼症」並非指臨床醫學的精神問題,而只是我們對於這些圖案的反感。由於筆者並非臨床心理學或者精神科的專業人士,本文只會討論一般普羅大眾所說的「密集恐懼症」。為何我們身心健康,仍然會出現這種「恐懼」呢? 甚麼是密集恐懼症? 在望向密密麻麻的圖案,例如寄生蟲傷口、蓮蓬、肥皂泡時,我們都可能會經歷過一種不知道從何以來的噁心感。而有趣的是,這種心理現象並不只出現在小部分的人上,而是一般人都可能經歷這種難以言喻的感受。雖然現象普遍被公眾稱為「密集恐懼症」,面對密集圖形我們的反應通常都是厭惡(disgust)而非恐懼(fear)。厭惡和恐懼皆為人的基本情感。如果我們由功能主義的角度研究厭惡和恐懼,探索這些情感在人類生存上的功能,我們會發現厭惡和恐懼其中一個可能會被人忽視的差別。在面對恐懼時,我們可能會馬上出現戰鬥或逃跑反應(fight-or-flight response),恐懼這種情感讓人可以迅速進入狀態去面對危險,彷彿瞬間接管了我們的身體,讓我們在電光火石間能夠作出反應。厭惡則不同。我們會討厭某些味道、某些人、某些聲音,但這種情感只會使我們感到煩躁,當我們忍無可忍時可能會選擇離開,避開使我們厭惡的事物,很少會導致強烈急速的反應。由此可見,我們所經歷的並非恐懼或者驚慌,將我們看到密集圖案時的現象稱為「密集厭惡」,好似比較洽當。 人類心理出現密集厭惡的原因? 當心理學家發現一個心理現象,他們會進一步試圖推敲出這些現象出現的原因。演化心理學是一個常用到的解釋方向。演化心理學提供了一個方向讓心理學家嘗試解釋現象的出現,其強調心理現象的功能和它們如何會幫助人生存。 其中一個在學術界提及得最多的說法是,密集厭惡是緣於人對寄生蟲或者皮膚傳染病的反感。試想想在大自然中,有甚麼環境會出現密麻得如此誇張的圖形?蟲窩、被大量寄生蟲寄生的腐肉或者植物、被細菌感染且滿佈毒瘡的皮膚等。這些東西都充斥住在遠古時期足以致命的病原體。如果人的天性會傾向避開這些圖形,他們就可以減低因接觸到寄生蟲或者病菌的機會,生存機會大大增加。有一個心理學研究以密集恐懼症患者作為對象,其中一部分要求患者彙報自己的徵狀,最多人有的徵狀包括噁心(33%)、感到不適(27%)和皮膚發癢(20%),皮膚發癢的成因可能是因為密集恐懼症和皮膚有關,側面地印證了這個關於皮膚病的假說(Kupfer & Le,2018)。 另一個說法是帶劇毒的動物例如毒蛇、箭毒蛙等,身上都長有斑斕密集的花紋,密集厭惡的出現可能是因為人類有需要避開這些有毒動物。然而,一項以學前兒童為對象的研究,發現洞孔圖案和有毒動物之間沒有關係,可見密集厭惡和避開有毒動物的天性無關(Can et al.,2017)。雖然研究團隊的結論顯示出密集恐懼症和天性無關,他們沒有否定人會在成長過程中學習到密集圖案和有毒動物的連結,從而發展出密集厭惡。 看到這裏的你,可能會想,為甚麼本來針對傳染病或者動物的反感會擴展成對一切密集圖案的密集厭惡。其中一個可能性和人類學習的過程有關。在分析事物的關係時,我們可能會犯下過度類化(overgeneralisation)的錯誤。在學習的過程中,我們必須進行一定程度的類化(generalisation),例如我們只需要吃過一次青色的生香蕉,就會知道所有還是青色的香蕉都是未成熟的。如果我們對所有紋路密集的生物產生厭惡感,這可能是一個不錯的生存策略。在過度類化後,我們可能會討厭所有密集的圖案,將所有密密麻麻的斑點都錯認成應該避開的對象,形成對這些圖樣的密集厭惡。 「密集恐懼症」和本文所討論的「密集厭惡」不同,患者可能會生活經歷強烈的苦惱和恐慌。如果你認為你的生活因為密集圖案而出現阻礙,嚴重地損害到你的生活,我建議你盡快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如果你只是討厭、不願看到相關的圖案,相信很多人都和你有同樣的情況。這就是心理學的魅力,透過科學的方式認識自己。「密集恐懼症」,原來就是這樣一會事。 參考資料 Kupfer, T. R., & Le., A. T. D. (2018) Disgusting clusters: trypophobia as an overgeneralised disease avoidance response. Cognition and Emotion, 32(4), 729-741. https://doi.org/10.1080/02699931.2017.1345721 Can, W., Zhuoran., Z., & Zheng. J. (2017). Is trypophobia a phobia? Psychological Reports, 120(2), 206-218. https://doi.org/10.1177/0033294116687298 原文刊於[樹洞香港](http://treehole.hk/corp)文集
發表時間:7月8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