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书而过

常把书架上那长长短短,厚厚薄薄,当成凝固的历史,前人凝望的眼神,后来者,像风一遍遍翻过,乘风破浪,肆意徜徉,在敬畏里,追寻过去和曾经。

书,是世界行走中不灭的光亮。

那日去书店,一边是电梯,一边是楼梯,上楼电梯,下楼台阶。上楼时,眺望书山,心中极喜,下楼时则十分不爽。原因下楼的楼梯是透明的钢化玻璃,玻璃下面摆的全是书,古今中外,五彩缤纷,每一脚踩下去,让我莫名的疼痛,仿佛不是踩书上,而是踩在作者的手上、脸上、心上。

我宁愿从电梯走下,也不愿踩书而下。

书店的用意似乎也清楚,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而实实在在踩在书上,尽管不曾损伤,却让我心难负其重。

书的感受来看幼年,天生充满着一种奇特的情缘,最难忘是趴在村口土墙的窗上,看老师捧着书给达到年龄的孩子讲课,彩色的书面颤动着,上面有我幻想的各色故事,神奇极了。有一天,看到许多人进进出出搬出许多书,堆了像座山,搬书的一点都不爱惜,在书堆里踩来踩去,雪白的纸上留下数不清的脚印,有的竟被踩烂。然后又来了一辆汽车,将书全部拖走,不知拉向何处。上学后才知道,那些书都是“反动书”,不能看,被送到造纸厂作当废纸。读书后又知道,历朝历代都有“禁书”,有的只能极少部分人读,有的则被付之一炬。公元前213年,秦始皇就听从丞相李斯建议,香港律师发动过为集权统治的“焚书坑儒”,自那时起,中国历史上就曾一次又次发起禁书毁书的运动。

书籍是这样的神奇,有些人拼命要写,有些人拼命要毁。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不管人生多么凶险,他们都不愿停笔,哪怕付出生命。《永乐大典》修成,解缙却入被处死。要写的人当不住,要毁的人不遗余力。为何?写的人要发声,要表达,禁的人要阻塞,要毁灭,根本原因在于利与不利于统治。

书对人对社会影响之深,并不因为一个朝代的禁止而失却生命力,白天不让读夜间读,人前不能读人后读,书被烧了,还有手抄本,世面不存,民间仍藏。

班上同学流传当时的禁书《第二次握手》,那是一个手抄本,工工整整写在方格中,每一个同学借阅都有时间要求,并被反复叮嘱:不能搞脏搞坏,按时归还,传递下一个阅读人。为分享本书的奥秘,我借回家蒙上被子,打着手电筒,争分夺秒,那场景至今不能忘怀。好的部分,就抄在作业本上,整整抄了几本。荒凉的时代,一本书足以让一颗心远离现实,在痛苦中找寻到心灵的慰籍。

高中的一天晚上,英语老师突然上门,我们正在吃饭,母亲大吃一惊,以为我犯下错,正要责备,却见老师从包里拿出一本书,对母亲和我说:“他英语不错,这是我珍藏的英语语法上下册,送给你,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学校”。这场景让我激动万分,后来,世事变迁,没有圆梦,但这两本书我一直珍藏,当时所写的“老师,今生永不忘记!”,至今墨迹仍新。

爱书人常在,不因为身价地位阶层,也不因为是否被禁。《红楼梦》第二十三回 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就记录了林黛玉和贾宝玉花园里偷看禁书《西厢记》和《牡丹亭》的场景。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又记录了禁书在大家闺秀中流传的故事。在与刘姥姥的一场嬉闹中,林黛玉一舒愁肠,展放愁眉,和姐妹们开怀大笑,言语间失于检点,行令时将那《牡丹亭》《西厢记》诗句说了出来,刘姥姥刚回家,林黛玉就受到薛宝钗审问,在女子不许读书,更不用说禁书的时代,令一向好强的黛玉顿失自信,只得告饶。然,阆苑仙芭与美玉无暇,对禁书,早已读之,且难忘心间。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古人爱书如此。焚香读书,更是知书达理,才子佳人极欣喜的事情。古今中外,受益者无不爱之惜之,若说放脚下踩一踩,是无论如何想像不出的场景。至于蹂躏和毁之,则是一个时代塌陷的先兆了。

读书和爱书是人类共同的天性,书中的思想与知识,不断提升后来者的认知和判断,或许正是千百年来,书不能被毁被绝的原因之一。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唱着歌,打着节拍,跳着舞,而颂之,这是何等惬意与优雅。踏书而过,正这样一种状态,在目光的跳动中,披阅古今,让心灵在时空中飞翔,是何等赏心悦目?心潮如海,在书的海洋,共振,喜怒,且看且行……。

一卷书,一杯香茗,一首音乐,此身足矣,世人常叹!

而我,愿拾起不舍,掸去尘埃,把每一本书存放心中,在时光里踏浪而过,直奔远方。

發表時間:2日前 | 評論 (0) | 全文

你若懂我,何必离开

总以为爱情很薄,很薄,思念很深很深,说不出的完整总是透彻凄凉,哭不完的笑话拿了又放,人生无常,你走在天涯的远方,我守护人生的凄凉。 眷恋今生,怀念一世,可是不能再见,毕生无缘,蹉跎多少岁月依然思念,带走多少多,锁走多少冷,情依然,梦依然。

爱恨交织的茫目,雪花沧海的流浪,劲风躲雨的守护,依然荡存太多的挂牵,风雨多少,繁华多少,系别,流年,往事怀念,渴望的世界总是难说难言。无言的诉说,泪水的告别,一个说不清的说,一个等不完的等,皓月还在,只是躲过了梦,繁星还在,只是擦去了泪水。

笑了笑,看了看,花开花的前程,人走人的未来,诉说的每一句都是那么认真,感慨的每一个感动总是来的措不及防。

冷落的人总是喜欢牵挂,思念的心总是喜欢流浪,等你的梦总是究竟波折,爱也罢,恨也罢,曾经缘散,现在缘念。忘不了最初的相见,忘不了最后的离别,坎坷的情感,一往情深,岁月带走了一个说不尽的话题,叫做无缘再见。

听见熟悉的名字总会想起你,想起同样的话总是说不出你的故事,感慨万千,你是星光的未来,我是凄凉的流星。 一颗心,一份安然,一句话,一个名字,一段事,一个曾经,一个人,一份情真,别人总认为高山流水,自己总认为情在心田。

黎明总是抒情在黑夜的前夕,柔弱的思念吹断长生的泪缘,繁星总是没有流星走的远,落下的婉转成为忧伤一片。

有多少人,又有多少人看重情眼,有多少事,又有多少事一去不见,有多少等,又有多少等无缘再见。清香的花蕊总是透彻情怀,夏雨如茶,秋心卷帘,开在心暇的荷花还在煮咖啡。

歌词是那么的天长地久,地久天长,生命的衣服写了一种心跳,高贵的梧桐叶走入篇章,阳光里的好人好梦,如风如素。握着仅有的茫然和牵挂奔跑在思念的风筝线上,赌局的流光让每一次思念受伤,收场的缘聚缘散总是天涯两忘。

俯首听你,感觉每一段岁月总是那么容易感染,繁华惊我,蹉跎的罕见总是流露情殇。繁华悠扬,左眼泪水的编织成为彷徨,青春模样,感慨双手的遍地鳞伤,让右眼来不及防备,就被心伤撕碎篇章。

奈何天,三生桥,一世戎马,佛门古刹,曾笑心门流泪落花。今生缘,三世面,牵挂天涯,扶手江湖,看尽繁华有心无她。容颜泪,憔悴心,回眸一笑,千古宝刹,冷眼桃花身影无她。

伊人笑,公子看,浅浅心田,夕阳西下,月华唯美不见泪花。 等完整个夏天,衣服上的画面不能再次重演,数完几个晴天,依然不能和你再次见面。眼角藏着每一个思念,心中坐着一个再也不见,恍然沉思,缘来无缘,只是一个相遇,让思念的心会受伤。

十指紧扣,依然眷恋,你看不见的,我已经等的,所谓的来世再见,注定今生无缘。 那一世,斗转江湖,一身牵挂,那一世,大海咆哮,沧桑阅读,那一世,十指紧扣,流泪海角。

三生里,你不懂我,何必问我,三生里,你不等我,何必笑我,三生里,你不伴我,何必遇我。那一天,你听我说,我不拒绝,那一天,我等你来,不会再见,那一天,你等我走,我等你看。

抬头看天,望不见从前,佛前能跪五百年,人前能等心流泪,你记住了现在,我记住了过去。 那一年,我笑自己走的远,不能了解你的心,那一年, 我笑自己看的真,不了解你的放弃,最后发现,你的一年,我思念的每一天。

抓不住左手的曾经,看不见眼前的你,擦不去心房故事,一直回忆曾经的名字。后来,繁星点点,岁月蹉跎,终究不遇真情,我看,泪花倾心,牵挂枉然。后来,明媚浩影,指尖流年,心不见眼不烦,我等,入梦南柯,相思入骨。

后来,不言不语,不诉离歌,唱不尽单曲梦,我愿,两泪写情,一心挂念。 用等写的每一天流浪,都是希望能走近曾经的阅读,用梦写的每一次认真,都是哭一场最真的感动,用泪写的每一个名字,都是写一个最深的故事。

风月情浓,奈何相思命苦。蓝天话影,灯芯对酒抚琴。 往事蹉跎,悲喜交加,呈现爱意风华,不见你沧海一瞬,我恋上全世界昨天。十指月华,明媚牵挂,说什么对不起承诺,看什么梦里离别,左眼离人泪,右眼伤痕曲。

歌尽天下,曾经只是一段心暇,今生海角,数不尽酸甜,苦辣已经成为泪水,思念无法谱写心跳的单曲循环。我是沧海遗珠,也是你心中的辜负,我是命苦,也是你不可怜的孤独,一个人孤单,夜舞曾经,笑哭了心田。

说爱你,已经忘了自己,说等你,抱怨命运不公,奈何曾经我没有,现在只有思念,思念一个远方的不见。奈何桥头,曾经等了三生,今生擦肩,躲不过你给的遥远。 伤心有多浓,思念一辈子数不清,爱意有多深,我把心跳等到静,我把泪水哭到甘。

衣上的灰尘总是无法覆盖曾经的相见,眼中的阅读总是梦见昨天的会面。我说爱的深,是因为你走的远,让我认真,我说心会疼,美国律师是因为思念总是因为你,我说泪会走,可是我的等已经把自己放弃,不能追到远方的你。

你的走,感动了我的心,你的昨天,感动了我的泪水,你的远方,注定我梦入他乡。还有一个明天,还有一个晴天,还有一个不能看见的梦,在心田打转。

绕过空心的沧海,只为阅读曾经的你,躲开天涯的微笑,只为伤心曾经的不能给予。 后来我认识了缘分,缘分告诉我哭泣是祝福自己爱的人,梦见的人会在五百年后擦肩而过。你的微笑是让离开后的哭泣更加思念,你的语言会让分手后的我泪流满面。

是谁苍老了誓言,孤独了心田,写的情眼无缘再见,回首一念,不恋沧海桑田,只等伊人归来再见。感此忧伤,只为那风月斗转,感此怀念,只为那曾经最美。

我牵指年华,你眉间朱砂,风景雪花,不抵人间牵挂,那颗心,坐落江湖,写不出流星摘月,那北斗一笑,蓝天沧桑,温柔一梦,难诉歌心梦天,柔情月华,芳心难达,走一步桑田天涯,笑叹古今多少眷恋人。

佛门点了一盏灯,为你谱写很多情,江心明月多少事,武动思念流浪人,悍然岁月,你带走的是铅华,我冷落的是容颜,苦苦的思念,苦苦的追逐,一个是江湖,一个是天下,名字上没有世界的风华,我却为你半世牵挂。

爱情有多远,写不出的思念,风筝多少线,就有多少泪,挂的满满的是祝愿,写的深深的是泪水,希望你有自己的福源。阔约的常情拉开唯美的笑意,为你画下一种生命的坐地为牢,为你点燃彩虹的白昼,只是为了你,我开始流浪。

誓言,写出了承诺的对不起,我忘记了眼中的自己。 梦想,擦掉了曾经的所有细节,注视那回眸一笑。百变的世界,百变的你,你走,我留不住,我的心已经走远,你留,我看不见,我的思念已经为你起航。

以为只要会笑,就会擦掉所有的记忆,后来记忆改变了容易,思念呈现了祝愿,只能写出你的再也不见。看着远方,想着内心的凄凉,一个人彷徨,读书馆的流浪,让我回忆沧桑,阅读只是为了谱写你的故事。曾经想的难以入眠,曾经等的泪流满面,现在的傍晚总是写不出的思念,现在的黎明总是说不出的挂念。

人世间有一种风华,叫做谱写牵挂,人世间有一种泪水,叫做晴天下雨,人世间有一种婆娑,叫做等你回来。我不懂人情世故,却为纯真苏醒悲伤,我不懂擦肩而过,却为青春颇费心得,我不懂有缘无分,却为你七分誓言。佛门五百年,今生无缘等,心跳三万天,来世无缘见。

發表時間:6日前 | 評論 (0) | 全文

悲壮的秃鹫

  我所见到的这只秃鹫,是在晋中腹地,我童年的溪边。

  大雨过后夏日的清晨,七彩的阳光拖来暴涨的溪流,天空像母亲给我濯洗过的蓝布衫。我跟在父亲身后,手拿一柄古旧的柴刀,沿着那条扭曲的溪流,进山里打柴。刚刚走进山里,我和父亲蓦然望见一只巨大的秃鹫,钢铁一样向山涧俯冲,双翅展开如庞大的机翼,褐色的羽毛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像一道钢铁般的闪电。随即,它用钩曲锋利的双爪狠狠地抓起一匹灰色的野狼,沉重地拖向空中。野狼发出凄厉的嚎叫,四条腿在空中乱蹬,龇起獠牙去咬秃鹫锋利的爪子。只见秃鹫迅疾挣脱,双爪一松,灰狼四腿朝天一下子掉在了石头上。它要摔死那匹野狼!我抬眼看着父亲,父亲说:“看来,那匹野狼是吃了秃鹫的幼崽。”摔在石头上的野狼呜咽着,拼命地爬起来,拖着摔伤的腿,一瘸一拐地蹒跚着向山里逃命。还在低空盘旋的秃鹫又一次以更快的速度俯冲下来,扑向那匹逃跑的灰狼!父亲点燃一支烟,缓慢地说:“秃鹫是不会放过它的。”说话间,秃鹫又用利爪抓起了受伤的灰狼,香港注册会计师再一次开始沉重地升空!这次,受伤的灰狼瞪着惊恐的眼睛,呜咽的声音更加凄厉,它拼命蹬腿挣扎、嚎叫,但无济于事,秃鹫依旧死死抓住灰狼拼命地升空、升空……突然,灰狼猛地卷起身躯,一口叼住了秃鹫的一只爪子!秃鹫巨大的翅膀猛烈地扇动了几下,仍然拖着沉重的灰狼向天空飞翔。而灰狼,还是咬住秃鹫的一只爪子不肯松嘴,且咬得死死的。我的双眼瞪得圆圆的。父亲也看得有些焦急了,说:“这样下去,怕是两败俱伤。”我似懂非懂,急不可待地问父亲:“它们谁也打不过谁吗?”父亲不语。就在此时,只见秃鹫似乎是用尽了平生的力气,扇动着巨翅升向高高的天空!接下来的一幕更是心惊肉跳,令我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只见秃鹫拖着垂死挣扎的灰狼以极快的速度撞向山崖!一声沉重的闷响,秃鹫和灰狼一同栽进万丈深涧!

  此刻,我和父亲看得目瞪口呆!

  父亲又点燃一支烟,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秃鹫,真是英雄啊……”

  许多年过去了,那只与残忍的灰狼同归于尽的秃鹫、悲壮的秃鹫,总在我的脑海里高高地飞翔着。而那声沉重的闷响,撞击得我的胸口一直在隐隐作痛。


發表時間:8日前 | 評論 (0) | 全文

痛苦的淵源,走向更加光明的未來

 美麗的櫻花紛紛從樹上輕輕的落下,就像大雪,像粉色的小精靈在空氣中漫步,跳著曼妙的舞蹈,我站在樹下,伸出了雙手,一陣微風拂過,無數的花瓣環繞著我的雙手,在我的目送下飛向遠方。
  我踩著柔軟的花瓣,看著美麗的櫻花樹以及滿樹的粉紅色的櫻花,藍天襯托著白雲,白雲又襯照著這滿樹的櫻花。到處都是粉紅色的一片,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和諧,優美。
  望著這優美的風景,我陷入了沉思,回想起我所經歷的一切,嘴角微微上揚,展示出了苦澀的微笑。
  我深深的愛著這美麗的櫻花,那純真的顏色,美麗的姿態,無不讓我陶醉,但我最愛的還是那櫻雪,無法形容的美,總能溫暖我那無人能觸及的孤獨寂寞的心扉。
  別人不懂我,但有這櫻雪足矣,它會隨風飄進我的心裏。我的心門不會被誰打開,為誰而打開。但它不一樣,這世間也只有它才能打開。
  在我的世界裏,一切都是虛偽的,我虛偽的裝著失憶,但一切只為忘記你;我的朋友。或許我該感謝你,是你讓我明白朋友的虛假,是啊,誰又認實真正的我呢,看到的一切只是假像,那並不是真正的我。

  我對你付出了真心,你卻帶給我一個斷然離去的身影。你是如此無情。
  櫻雪,感謝你溫暖的空虛的我,但你卻改變不了我所收到的傷害以及我內心的空虛。
  在喧鬧的道路上,我的內心一片空虛,昏暗的路燈照著我孤獨的背影。回想起一切,我覺得自己好傻,居然天真的相信這世間是有真摯的友情的,一切都是假的,我的美夢結束了。你與我的情景都歷歷在目。。。
  你依舊如你,而我卻早不是我,你依然樂觀開朗,而我卻冰冷絕情,善於用偽裝掩飾自己。
  但現在已不一樣,我早已免疫了一切,或許是被你傷的已無知覺了吧。
  所以不再見吧,我的記憶。讓我忘記你,我那絕情的朋友或者是我那恨之入骨的仇人。
  滿世界的櫻花啊,請你撫平我內心的傷痕。我知道,你是這世間最有靈性的生物,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你懂我,瞭解我。就仿佛只有我和你彼此互相依靠。
  我的美夢結束了,噩夢也結束了。而你,我所愛著的櫻花,即將帶我走出噩夢的深淵,虛假的過去。


發表時間:2015年11月18日 | 評論 (0) | 全文

我們便各自站到了原來的起點

曾在一度的時間裏,一直以為只有這樣的感情才是所謂的愛情。當時間久了,這種感覺竟然自然而然的淡了……
  也許在世上還有一種感情,它來的時候是無聲無息的。這種感覺只是在不經意間便入駐了你的心,於是你就無時無刻不被這種奇妙的感覺牽絆著、衝擊著、顛覆著……
  這種感覺有時牽扯的你坐過敏性鼻炎立不安,有時又困擾的你如坐針氈,你可以自嘲地說這種感覺僅僅是“思念”,但你卻不敢確定你是否愛了。
   但真的當你失去的時候,你就會有種撕裂般的痛,這種痛讓你每每在想念的時候,心都會顫粟,那種傷痛甚至不知道從哪里下手去撫平。於是這種痛的感覺便遊走 於你的每一寸神經,每經過一處,都會痛的讓你的心痙攣、痛的讓你不敢伸展。這種疼痛的感覺讓你氣若遊絲而痛不欲生,也許,這就是一種刻骨銘心的真愛……
  而我就遭遇了一次這樣的真愛,可惜,我們之間的愛情走到了最後,結果卻是背對背的結局名創優品山寨……
  很普通的一次相識、相知,締結了一份情緣。其實真的沒有想過會發生什麼,自認為也不會有什麼交集,可它卻是那樣不合適宜的發生了,而且竟然是如此地執著……
  我們之間曾經有如此難得的默契,牽手的日子裏竟然是如此的雲淡風輕。有彼此相伴的日子竟然也是如此玄妙,美的讓人不舍得忘記。只是沒有想到,一起走過的日子竟然如此短暫,短的還沒有來得及回味,我們便各自站到了原來的起點。
  只是我們這次前行的方向卻是各奔東西,姿式竟然也是背靠背的方式,我們之間的距離也是各自轉身後那漸行漸遠的距離……
  曾經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我在苦苦追尋一個答案,卻一直沒有結果。是什麼會讓我們彼此放棄,我一直想不明白。卻在分開後的一段時間裏,我才漸漸悟透,不是我們不愛,是因為我們彼此之間缺乏了那最低限度的信任,所以,我們才會如此傻傻的傷害……
  也許,我們之間本來可以有一個最優纖美容好唔好美的結局,但那也只是也許了。而現在的這種結果卻不是我們想要的,也許是因為我們都放棄了努力,於是我們之間便與緣份擦肩而過。從此你的生命中不在有我,我的生命裏也不在有你,我們成了背對背的結局……
  你走了,背起你的行囊、漸漸遠離了我的視線,頭也不回,連個保重的微笑都沒有留下……
  從此我的生命裏沒有了歡笑也沒有了哭泣,一切都停留在你離開時的畫面。於是,這個蒼白的鏡頭便定格在我的夢裏……
  我常常在暗夜裏咀嚼一種傷悲,那是沒有人能夠體會的一種落寞。當黑夜侵吞我時,便有一種痛在隱隱發作,讓我的心陣陣痙攣,痛的讓我窒息……
  我折磨自己,讓所有的人為我心痛名創優品山寨,卻唯獨不能將你感動。我知道,我終於還是失去了你,任我怎樣努力,都無法改變我們背對背的結局……

發表時間:2015年10月8日 | 評論 (0) | 全文

依字飲食人間煙火

依字飲食人間煙火,就像一個青衣,用一顆脆弱敏感的心,在戲中演繹一場場世事無常的輪回!就算卸妝,人淡如菊,還是惹得情思如水,一念成疾梳化工程
若寫字是一場旅行,心的路上,苦。擱筆掩卷,迎窗而坐,與風對酌,染得些許如水的涼意踱入心扉,沾濕一簾淺念,綰起幾縷梨花淚落的閑愁。以孤獨的姿勢站成一棵樹,一片落葉,是對歲月的紀念;一抹新芽,是對光陰的諾言。
如若,把光陰繾綣成詩,把歲月婉約成歌,以文字靜媚的底蘊潤筆,撚一顆懂萬物的心落墨,只需方寸禪意,便可度得文字的皈依,安然入世。靜守一方墨池的靜謐,文字暈開的漣漪圓潤淺淡,一種情緒便不會再隨波逐流能恩
當 孤寂的影子再次順著文字立上窗臺,一種似乎熟悉的感受,撲面而來,爬滿窗櫺。思緒漫過千山萬水,邂逅你一襲羅衫,纖指點琴,彈破雲煙深處,暈著一縷清淡靜 謐,以溫馨滿滿的姿勢,擁入我的心眸。一份難以表述的清歡和著一種親切的溫存悄然而至,那愉悅像春聲一樣突兀,卻是餘韻悠然。沿著文字拉長的觸角,撲捉風 的呢喃,一顆柔弱敏感的心,便有雲雨堆積,濕了花木,濕了風信,濕了瞬間破土而出的情感嬰兒敏感。 不為江南煙雨,亦不為北國水柳,只為濕了的萬家燈火。
從被人間煙火熏幹的詩詞中刮取一硯舊時的墨香,將一朵蓮的風骨種在字裏行間,撚字花湮,湮一朝風漣。於紅塵陌上,拈來一瓣清淺傲立枝頭,不忍折取,只是因了一刹溫婉幽落心頭,漾起了一番若即若離的懂得。


發表時間:2015年9月29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