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一夢,遍地春花。相遇如瓷,相知如鏡,因了這份懂得,如水的心靈不再守在那個寂寞的渡口,不在無處安放,花開花謝,潮漲潮落,靜靜地守著心的一片天空,莫問天涯路遠,但曾相見便相知。
——題記
一個人,一簾清夢。是誰說,人只有將寂寞坐斷,才可以重拾喧鬧 。許多時候憂傷確實無處躲藏,那就出去讓心沐浴陽光,你聽,青鳥在枝頭歌唱,隔著窗外,垂柳隨風擺動纖纖腰姿,暖暖的陽光灑在路人明媚的臉上,穿著紫色風衣的女子,步態嫋娜,長髮飄飄,春水一般漾著鮮嫩的綠意,仿佛另一個久違的自己,在心潮的絲絲泛動中,竟也忍不住傷懷。還有什麼比春天的景致更讓人心動呢?不是一個季節,而是一份柔軟動人的情懷,它可以讓我握住手中的溫暖,清新而安靜的走進心裏的春天。
終究是四月的天氣,即便是下著濛濛細雨,空氣中依舊泛著融融的暖意,清風送爽,草木拔節生長,山川披上了嶄新的綠衣,色彩繽紛的花兒爭奇鬥豔,給溫情的四月增添了詩意。
依在四月的眉彎,撚一縷花香,縈繞在心底的是你的懂得,寂寥的心裏,滿是疼惜,想起院子裏的榆葉梅此時已是花開茶靡,落下的花瓣再也無人拾起,不免有一絲感傷滑過心間,想著花開時那淡淡的粉白,滿院子都是清香的氣息。
時光如水,一不小心又走過了一個花期,你是否還保留那年那時我拍給你梅開時的照片,你是否依舊把她珍藏在心底?掌心的花,淺淺的盛開,纏綿著心湖,帶著些許憂傷,些許甜美,些許希冀,清新脫俗的季節,醉了日夜縈繞在心間的期盼。
情感,是一逝而過的時光,歲月蒼白了等待,沉澱的心事就在雲煙縹緲中漸次蔥蘢。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多少感情禁得起時間和距離的考驗 。誰的深情,漫過隔岸那清冷的眉眼,撚一季花色,淺淺隱在豔麗而又清淡的靈性禪念之間。村上春樹說:對相愛的人來說,對方的心才是最好的房子。是的,守著一顆心,即便不說話,已是很好。繁華終會謝去,再美麗的風景也會隨著季節的變化而衰敗,我們苦苦尋求的不過是找一處將自己的心妥貼安放的地方。如此而已!
晨起,大朵大朵的陽光越過窗柩灑了進來,讓整個身心頓時舒暢明媚,畢竟快到五月了,窗外已是繁花如錦,路邊的樹木不經意又生出好多綠葉,許多花兒開得正好,一樹一樹的白,一樹一樹的紫,雖然叫不上那些花的名字,可是每天都會看到它們動人的身姿。溫暖明麗的季節給了人溫情的記憶,一縷溫柔的情愫在風裏搖曳生姿,一抹如昔的惦念在夢裏溫暖成詩,平平仄仄的字裏行間,寫滿了愛與不悔。
低眉,案幾上那盆蘭花青翠怡人,風吹起一頁書,沈先生寫給張兆和的那句話映入眼簾,“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原來,好文字不在氣勢磅礴的作品裏,卻在雲中錦書裏,在人世小小的悲歡裏。那裏有刻骨的相思,深深的懂得,幽幽的情思,才是塵世間真切的溫暖,碧玉一般泊在心裏,又如一件純棉衣衫,貼心,暖心。
春漸遠,空氣中流淌著夏的熱烈。留戀一個季節,是因為那個季節裏有可以回憶的片段,有動人的風情,有抹不掉牽念。有人說,歲月,是白紙上的鉛筆字,擦得再乾淨,也會留下痕跡。就如此時,我坐在春深處,擁著寂寞,在心裏久久溫著你的名字,記得,春花月夜裏為你寫過的每一段句子;記得,風清荷碧時你給我看過的每一篇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