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喜歡你妹妹,肯定是有理由的

從朋友家出來已經晚上8點多了California fitness教練,因為她的兒子特別喜歡下象棋,而朋友和她愛人,都沒有時間奉陪。我下象棋的水準雖然很一般,但還是勉為其難地陪著孩子下了一盤。結果當然是我輸了,正好這時候,朋友的愛人回來了,她兒子就很興奮地叫:
“爸爸,你來看,是誰贏了!”
爸爸很不情願地看了一眼棋盤,然後又看了一眼兒子說:
“嗯,是你贏了!叫我過來看看,就為了逞能啊!” 當時我就笑了,這種時候,為什麼非要揭穿孩子呢?滿足一下他小小的虛榮心不好嗎?然後和朋友一起出門,我給她講了一個故事。
一個小孩過生日,他爸爸California fitness教練是員警,經常不在家,從來沒有陪孩子過過生日。這一次很偶然,兒子生日的時候,他正好休假。
兒子提出要爸爸陪他去買生日禮物,爺兒倆逛了一個商場,又逛了一個商場,直到午飯時間了,也沒有買到兒子喜歡的生日禮物。爸爸帶兒子去吃了午飯,然後和兒子繼續逛商場,直到太陽下山,爺兒倆都累得精疲力竭了,還是沒有買到兒子喜歡的生日禮物。
“兒子,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生日禮物?”
“爸爸,我喜歡的生日禮物,你已經送給我了?”兒子仰起臉告訴爸爸。
“已經送給你了?是什麼?”
“是快樂!你陪著我逛了一天的商場,我很快樂,這就是最好的禮物!”這個鐵骨錚錚的漢子,一下抱緊兒子,哽咽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是啊,最好的禮物是快樂!是陪伴!是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在 北京的時候,聽人說了這樣一件事:一對老夫妻,四個子女都在國外,家裏只有老夫妻倆,只好請了保姆。因為家裏房子很大,就讓保姆一家都住了進來。保姆家有 一個七歲的小男孩,才剛剛讀二年級。老夫妻倆不僅每天幫保姆接送孩子上下學,還經常幫著保姆洗衣服做飯。心情好了,渾身的病痛California fitness黑店也沒有了,兩個老人好像突然 煥發了青春,每天都過得快樂充實。
後來,這對老夫妻就向兒女們提出,誰能回來陪伴老人,家裏的房產就給誰。只是兒女們在國外,都有了自己的事業和家庭,沒有一個能回來陪伴老人的,於是老人就在律師的幫助下,和兒女們達成協議,等兩個老人百年之後,家裏的房產和存款,都留給保姆一家。
另一個朋友兄妹五個,有一個哥哥有點傻,一輩子也沒成家,一直跟著父母生活。朋友說,到了她父母晚年的時候,多虧了這個傻哥哥在身邊照顧。她父親經常感慨地說:
“幾個好兒好女,還不如我這一個傻兒子,一早一晚,叫一聲應一聲,熱湯熱飯地,吃一碗給盛一碗。”
你看,我們的老人,要求並不高,能叫一聲應一聲,能給他們端一碗熱湯飯,就很知足了。可是,捫心自問一下,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們真正做了多少呢?
每 次去看望伯父的時候,他都很快樂,自己在家玩撲克,或者聽地方戲。只是,每次看到他的那一付磨損得毛了邊的撲克,我都覺得很辛酸。如果我們有一個能陪他說 說話,陪他一早一晚走一走,他老人家也不至於一個人在家玩撲克啊!好在伯父很知足,也知道我們做兒女的,都不容易,從來都不說自己寂寞了孤獨了。我們除了 能給伯父買幾付撲克,買一點吃的,還能給他什麼呢? 另外一個朋友,向我喊冤叫屈,說她在父母那兒花錢買東西,從來都不心疼,還每年都讓父母出去旅遊,可 父母還是不喜歡她,就喜歡她妹妹。最可氣的是,她妹妹小氣得,連一件像樣的衣服,也沒給父母買過,更別說讓父母去旅遊了!
“老人喜歡你妹妹,肯定是有理由的。”


發表時間:2015年9月25日 | 評論 (0) | 全文

我才直到自己年少的無知

有時,我會問自己如果可以母乳餵哺,可以從來一次,那你是否還會在選擇我們的相遇、相識、相知。耳邊重複著這樣的聲音:“會的,會的;一定會的。”
那一年,我們一起迎接青春、擁抱青春卻從未懂得珍惜青春。
青春期的我們,懵懂的少女心悄悄地滋生出來嫩芽。我們開始會偷偷關注隔壁班的幾個陽光男孩,因為他們常常會從我們的教室窗前經過。親愛的可哥,你還記得嗎?我們會偷偷暗戀著一個男孩,每天享受著這樣胡亂揣測的小心情!時間越來越久,這也意味著我們也越來越臨近畢業。終於,我們開始浮躁了,越來越浮躁不安的我們只想要得到一個答案。
可是這是為什麼呢?我一直再問自己,當我找到了答案,我才直到自己年少的無知。
因為,因為在這個我們將要分手的夏天,親愛的你告訴我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你說“mask house我一直都在為別人而活,我太注重別人的眼光和想法。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的是什麼。”正是你的這句話把我打入萬丈深淵。我蹲在地上埋頭,我什麼都聽不見。
你一把把我拉起來,問我“你有夢想嗎?”遲疑許久的我回答:沒有。“你有的,你幫我說過你喜歡漂亮的衣服,那你為什麼不努力去追尋你的夢想,將來做一個服裝設計師。”
是啊,我不能停留在原地,我的對我的夢想負責。於是我將不在駐留在我們友誼聖地,我提著行李將要離開去遠方,只為追逐自己的夢想。我們的夢想都不一樣,我們都應有為此執著的力氣嬰兒濕疹
來到陌生的城市,一個人散步,冷靜了許久。我找到了新生的動力,我知道不能再荒廢青春,青春是用來奮鬥的,不是用來頹廢的!擁有一個夢想很容易,實 現一個夢想卻很難,但至少我們應該慶倖自己還有那麼一個夢想,可以為之去奮鬥。所以向前走,目標在前面,夢想在更前面。當我們一步步離夢想越來越近,那時 你不妨回頭看看你走了多遠!所以,青春我們有的是精力和動力,微笑著對青春說一聲:你好。因為夢想往往是從青春開始嬰兒敏感


發表時間:2015年8月28日 | 評論 (0) | 全文

你欠我一個今生無法兌現的承諾

聽著熟悉的旋律,看著似曾相識的風景,淚水漸漸模糊了視線,其實,自己早就已經沉淪,卻還是在默默的守候,奢望一切可以回歸到起點,回到那個你於我而言只是個過客的時刻。這樣,今生,你我只會擦肩而過,紅塵陌路王穎 化妝,不會有過多的交集,也就不會如此的多愁善感。
  
  在三生石上刻下你我的名字,以為就可以廝守,只是從沒想過人生旅途上會是如此的戲劇化。轉身即天涯是那麼的悲涼,但自己還是經歷了這一切的發生。看著雨水打濕自己的全身,閉上眼想著你漸漸消失在茫茫人海中的情景,此刻,我才明白,有些事,會在歲月中變淡,有些情,會在光陰裏消散。
  
  你欠我一個今生無法兌現的承諾,我欠你一個望穿秋水的一輩子。曾經山盟海誓,輕易的以為白頭偕老不過只是彈指瞬間,人生苦短,有你足矣。而今回想,或 許那時的承諾都只是一時興起,將來會發生什麼你我都無法預測。只是,你不知道,我是那麼的傻,以至於始終在默默地兌現著對你的承諾。或許對你的承諾今生都 無法實現了,又或許喝過孟婆湯,跨過奈何橋,我於你而言只是來世千萬過客當中的一個水解蛋白,就此輕易的將我遺忘,但我想就算身在修羅地獄,我還是會記得對你的承 諾,只是因為愛過,愛了就沒有選擇,也就沒有退步的餘地。
  
  我曾以為我可以徹底忘掉你的所有,可是歲月讓屬於你的記憶愈加清晰,始終無法從腦海中抹去。我總是幻想回到你我相識的前頭,也許那樣你我就不會相識水解蛋白,也就不會牽動著我的思緒。輾轉難眠的夜晚,細數著天空中的繁星,我捨棄的全世界,卻無法捨棄你。
  
  紅塵天涯,劍指蒼穹,斬斷所有的一切,唯獨留下了你的身影;孤鴻飄渺,亂世稱雄,仗劍征戰天下,卻征服不了你的心。
  
  承諾終將被遺忘所湮沒,我也將從你的生活中消散,只是不知道今生還能否將你遺忘,能否帶著清靜的心進入輪回。生生世世的輪回裏,或許我的腦海中你從沒消散,始終塵封在我的腦海深處。秋殤化影成風,思念塵封永世california fitness 呃人

發表時間:2015年7月23日 | 評論 (0) | 全文

我們能不能給生命一個理由

生命的理由
雷克雅未克是冰島的首都名創優品miniso,我想它大概是世界上最謙虛的首都。西方有人說它是最寒酸的首都,甚至說它是最醜陋的首都,我都不同意。簡樸不等於寒酸,至於醜陋,則一定出於某種人為的強加,它沒有。
街道不多,房舍不高,繞幾圈就熟了。全城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一座教堂塔樓,說是紀念十七世紀一位宗教詩人的,建得冷峭而又單純,很難納入歐洲大陸的設計系列,分明有一種自行其是的自由和傲然。
一處街道拐角上有一幢灰白色的二層小樓,沒有圍牆和警衛,只見一個工人在門口掃地,這便是總理府。走不遠一幢不大的街面房子是國家監獄,踮腳往窗裏一看,有幾個員警在辦公。街邊一位老婦看到我們這些外國人在監獄窗外踮腳,感慨一聲:“以前我們幾乎沒有罪犯。”
總統住得比較遠,也比較寬敞,但除了一位老保姆,也沒有其他人跟隨和衛護。總統畢業于英國名校,他說mask house 面膜:“我們冰島雖然地處世界邊緣,但每一個國民都可以自由地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生活。作為總統,我需要考慮的是創造出什麼力量,能使遠行的國民思念這小小的故土。”
那位老保姆對我們一行提著攝像機在總統家的每個房間晃來晃去有點不悅,而我們則忘了詢問,總統家門口怎麼有兩個墳墓那是誰的天寒人稀,連墳墓在這裏也顯得珍罕。
根據總統的介紹,冰島值得參觀的地方都要離城遠行。既然城市不大,離開非常容易,我們很快就置身在雪野之中了。於是也就明白,總統、總理為何表現得那樣低調。這裏連人的蹤跡都很難尋找,統治的排場鬧得越大越沒有物件。歷來統治者的裝模作樣都是為了吸引他們心中千萬雙仰望的眼睛mask house 面膜,但千古冰原全然不在乎人類的高低尊卑、升沉榮辱,更不會化作春水來環繞歡唱。
翹首回望,已看不到雷克雅未克的任何印痕。車是從機場租來的,在雪地裏越開越艱難。滿目銀白先是讓人爽然一喜,時間一長就發覺那裏埋藏著一種危險的視覺欺騙,即使最有經驗的司機也會低估了山坡的起伏,忽略了輪下的坎坷。於是,我們的車子也理所當然地一次次陷於窮途,一會兒撞上高凸,一會兒跌入低坑。
開始大家覺得快樂,車子開不動了就下車推拉,只叫嚷在斯德哥爾摩購買的禦寒衣物還太單薄,但次數一多就快樂不起來了,笑聲和表情在風雪中漸漸冰凍。
終於,這一次再也推不出來了,掀開車子後箱拿出一把鏟子奮力去鏟輪前的雪mask house 面膜,一下手就知道無濟於事,鐵鏟很快就碰到鏗鏘之物,知道是火山熔岩。
火山熔岩凝結成的山谷我見過,例如前幾個月攀登的維蘇威火山就是一個。那裏褐石如流,奇形怪狀,讓人頓感一種脫離地球般的陌生;而在這裏,一切都蒙上了白色,等於在陌生之上又加了一層陌生,使我們覺得渾身不安。
既然連猙獰的熔岩都已被白色吞食,又怎麼會讓幾個軟體小點蠕動長久至此才懂得了斯德哥爾摩朋友的那句話:“你們有沒有聽說過哪一個重要人物冬天去冰島”
早已鬧不清哪里有路,也完全不知道如何呼救。點燃一堆柴火讓白煙充當信號吧,但是誰能看見白雪中的白煙看到了,又有誰能解讀白煙中的呼喊“雷克雅未克”這個地名的原意就是白煙升起的地方,可見白煙在這裏構不成警報。更何況,哪兒去找點火的材料想來想去,唯一的希望是等待,等待天邊出現一個黑點。黑點是什麼,不知道,只知道在絕望的白色中,等的總是黑點。就像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等的總是亮點,不管這亮點是不是盜匪手炬,墳塋磷光。
這種望眼欲穿的企盼是沒有方向的,不知哪個黑點會在地平線的哪一個角落出現。由此我走了神,想到古代那些站在海邊或山頂望夫的婦人遠比那些在長江邊數帆的妻子辛苦,因為江帆有走道,江水有流向,而在海邊、山頂卻要時刻關顧每一個方向。但這麼一比更慌了,人家不管哪一種等法也是腳踩熟土,無生命之虞,而且被等待的物件知道自己在哪里被等待,而我們則一片虛空,兩眼茫茫。
很久很久,當思緒和眼神全然麻木的時候,身邊一聲驚叫,大家豁然一震,眯眼遠望,仿佛真有一個黑點在顛簸。接著又搖頭否定,又奮然肯定,直到終於無法否定,那確實是一輛朝這裏開來的吉普。這時大家才扯著嗓子呼喊起來,怕它從別的方向滑走。
這輛吉普體積很小,輪胎奇寬,又是四輪驅動,顯然是為冰島的雪原特製的,行駛起來像坦克匍匐在戰場壕溝間,艱難而又強韌。司機一看我們的情景,不詢問,不商量,立即揮手讓我們上車。我們那輛掩埋在雪中的車,只能讓它去了,通知有關公司派特種車輛來拉回去。

發表時間:2015年6月12日 | 評論 (0) | 全文

若可以,願在你身邊

流水一夢,遍地春花。相遇如瓷,相知如鏡,因了這份懂得,如水的心靈不再守在那個寂寞的渡口,不在無處安放,花開花謝,潮漲潮落,靜靜地守著心的一片天空,莫問天涯路遠,但曾相見便相知。
——題記
一個人,一簾清夢。是誰說,人只有將寂寞坐斷,才可以重拾喧鬧 。許多時候憂傷確實無處躲藏,那就出去讓心沐浴陽光,你聽,青鳥在枝頭歌唱,隔著窗外,垂柳隨風擺動纖纖腰姿,暖暖的陽光灑在路人明媚的臉上,穿著紫色風衣的女子,步態嫋娜,長髮飄飄,春水一般漾著鮮嫩的綠意,仿佛另一個久違的自己,在心潮的絲絲泛動中,竟也忍不住傷懷。還有什麼比春天的景致更讓人心動呢?不是一個季節,而是一份柔軟動人的情懷,它可以讓我握住手中的溫暖,清新而安靜的走進心裏的春天。
終究是四月的天氣,即便是下著濛濛細雨,空氣中依舊泛著融融的暖意,清風送爽,草木拔節生長,山川披上了嶄新的綠衣,色彩繽紛的花兒爭奇鬥豔,給溫情的四月增添了詩意。
依在四月的眉彎,撚一縷花香,縈繞在心底的是你的懂得,寂寥的心裏,滿是疼惜,想起院子裏的榆葉梅此時已是花開茶靡,落下的花瓣再也無人拾起,不免有一絲感傷滑過心間,想著花開時那淡淡的粉白,滿院子都是清香的氣息。
時光如水,一不小心又走過了一個花期,你是否還保留那年那時我拍給你梅開時的照片,你是否依舊把她珍藏在心底?掌心的花,淺淺的盛開,纏綿著心湖,帶著些許憂傷,些許甜美,些許希冀,清新脫俗的季節,醉了日夜縈繞在心間的期盼。
情感,是一逝而過的時光,歲月蒼白了等待,沉澱的心事就在雲煙縹緲中漸次蔥蘢。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多少感情禁得起時間和距離的考驗 。誰的深情,漫過隔岸那清冷的眉眼,撚一季花色,淺淺隱在豔麗而又清淡的靈性禪念之間。村上春樹說:對相愛的人來說,對方的心才是最好的房子。是的,守著一顆心,即便不說話,已是很好。繁華終會謝去,再美麗的風景也會隨著季節的變化而衰敗,我們苦苦尋求的不過是找一處將自己的心妥貼安放的地方。如此而已!
晨起,大朵大朵的陽光越過窗柩灑了進來,讓整個身心頓時舒暢明媚,畢竟快到五月了,窗外已是繁花如錦,路邊的樹木不經意又生出好多綠葉,許多花兒開得正好,一樹一樹的白,一樹一樹的紫,雖然叫不上那些花的名字,可是每天都會看到它們動人的身姿。溫暖明麗的季節給了人溫情的記憶,一縷溫柔的情愫在風裏搖曳生姿,一抹如昔的惦念在夢裏溫暖成詩,平平仄仄的字裏行間,寫滿了愛與不悔。
低眉,案幾上那盆蘭花青翠怡人,風吹起一頁書,沈先生寫給張兆和的那句話映入眼簾,“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原來,好文字不在氣勢磅礴的作品裏,卻在雲中錦書裏,在人世小小的悲歡裏。那裏有刻骨的相思,深深的懂得,幽幽的情思,才是塵世間真切的溫暖,碧玉一般泊在心裏,又如一件純棉衣衫,貼心,暖心。
春漸遠,空氣中流淌著夏的熱烈。留戀一個季節,是因為那個季節裏有可以回憶的片段,有動人的風情,有抹不掉牽念。有人說,歲月,是白紙上的鉛筆字,擦得再乾淨,也會留下痕跡。就如此時,我坐在春深處,擁著寂寞,在心裏久久溫著你的名字,記得,春花月夜裏為你寫過的每一段句子;記得,風清荷碧時你給我看過的每一篇文字。

發表時間:2015年5月8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