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有這麼一個家庭,一個媽,四個兒子。
四個兒子已成年,會賺錢,有孝心,定時定候向老媽上繳不少贍養費。

後來,這四個孝子事蹟傳了出去,好多人都讚頌這四個兒子會賺錢,有孝心,前途遠大。母子商量,覺得有商機,表示有意認乾媽,會給贍養費。但是認這些乾兒子要給錢。一些人覺得值。

於是,一個家庭,有一個親媽,四個兒子,多了一堆乾媽。
這四個兒子,依然會賺錢,依然好有孝心,定時定候向親老母,還有一堆契老母上繳贍養費。這四會賺錢,商賈也。經商少不了典當。他們也不例外。

於是,一個家庭,有一個親媽,四個兒子,一堆乾媽,還有一堆債主。
這四個兒子,依然會賺錢,依然好好孝心,定時定候向親老母契老母上繳贍養費,很有信用,定期向債主付利息。


【二】

有一年,這四個兒子做的生意收成不好。他們還養著親老母,乾老母,和債主。他們很是著急。

血濃於水,他們找親媽商量。

親媽怎麼辦?
親媽說,表示理解,共度時艱。
乾媽怎麼辦?
親媽反問,乾媽親還是親媽親?你自己想想。
債主怎麼辦?
親媽說,在外經商,以信為本。

商量過後,兒子們作出今年的特殊安排。
債主去年收多少,今年收多少。剩下的老媽收多少,乾媽收多少。
因為事先商量,親媽自然是無異議的。
因為守住信用,債主自然是無異議的。
乾媽呢,
一部分十分失望。於是憤然斷絕母子關係。因為她們當年認這些乾兒子是因為每年有穩定的贍養費。我原來收這麼多,現在收少了,你要我今年食谷種?
另一部分也失望,但是沒有斷絕母子關係,因為她們當年認這些乾兒子是因為對他們有信心。信念讓她們覺得有這幾個乾兒子就值了,贍養費只是贈送的。送少了沒問題。懷著信念高唱明天會更好。


【三】

後來有一年,情況更差,簡直顆粒無收。他們還養著親老母,契老母,和債主。他們很是著急。

還是血濃於水,他們找親媽商量。

債主怎麼辦?
親媽說,在外經商,以信為本。有錢還錢,無錢割肉。
親媽怎麼辦?
親媽白了一眼,X,你以為親媽吃多你幾年飯白吃?老娘在外打江山的時候你們還是精蟲幾條。我要你丫擔心?

乾媽怎麼辦?
這些年,我算是知道這幫人有信仰,信者不會挨餓。

商量過後,兒子們作出今年的特殊安排。
債主去年收錢,今年不夠錢但是有肉湯。安排中沒提及親媽契媽。
因為事先商量,親媽自然是無異議的。
因為先到有錢,而後到只有肉湯,再後就是隔夜肉湯,於是債主們像餓狗般上門討債。他們表示十分後悔生少兩條腿。
乾媽見之,十分淡定,大喊:信者得救!!!


【四】

這是個關於央媽,內銀,股東,存戶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