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打開鏈接



(2014年9月1日)深水埗一個建築地盤發生工業意外。兩名工人一死一傷。 消防員將兩名傷者救出,現場為欽州街西及深旺道交界一個建築地盤。現場消息稱,兩名工人下午約五時,工作期間跌進六米深的沙井,井內懷疑有沼氣,傷者分別送往瑪嘉烈醫院及明愛醫院。其中一人送院後證實不治。


香港地作為全世界最宜居城市,有賴於全體拼搏既老細同打工仔。佢地各施其職——老細忙於『卒數』同俾更大既老細『卒』,打工仔就只有俾人『卒』同繼續搏殺。『有汗出無糧出』係一眾打工仔放工消遣既永恆話題。不過,有付出亦都有回報,百年風雨,經濟奇蹟。依家即使供貴樓,捱貴租,食品日用品通脹猛于虎,都算起碼基本既衣食無憂。大部分仲係文職打工仔,包括我,搏殺既時候,仲有寫字樓坐,有埋冷氣嘆添。

當我哋每日照常返工,施施然坐響自己個位開始自以為奴隸既工作既時候。有一班人,佢地同樣返工,不過比我哋早好多;同樣去到屬於自己既崗位,不過多數唔係坐;仲要無瓦遮頭,日曬雨淋;最攞命既,係佢地無時無刻不是冒著生命危險去完成佢地要做既野,真正出生入死。喺咁既社會真係好難想像有啲咁既職業,因為,當一切變得理所當然,我哋打份工係絕唔會唸到會有一日無咗條命。而事實上呢種職業係普遍存在,佢哋就係建築工人。

當我哋重複每日以下既事,返工,安安穩穩坐響寫字樓,放工,悠然自得咁匿響屋企食飯打機上網,可曾唸過喺你腳下頭頂前後左右,默默無聞地將外間風雨遮擋,年歲無間令你可以高床軟臥,嗰一磚一瓦。它們,滲透住建築工人既汗水,甚至係血水。

而建築工人,如同佢地十年如一日造砌出來的那些磚瓦,一樣都係默默無聞,縱使與塵土為伍,佢地憨直率真;縱使工作環境惡劣,佢地亦都好少響社會討取關注;誠誠懇懇地用自己勞動賺取一分一毫;仗義多為屠狗輩,負心皆為讀書人,連枉作讀書人既我,都唔得唔認同。佢地依家攞既人工,令好多普遍打工仔都羨慕不已。可惜,羨慕歸羨慕,對於呢個行業,依然好多人都得個睇字。老實講,要投身呢個行業,需要幾多勇氣同決心?然而,若果無咗呢班人,香港地,點會有維港兩岸世界聞名既天際線?點會有你我作為老細又好打工仔又好搏殺既身影?所以,佢地攞咁既人工,就算再多一倍我都覺得係理所當然。

杜甫講過佢既理想:安得廣厦千萬間 大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當呢個理想真係實現到既時候,我哋應該要記住呢班人,建築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