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阿拉伯銀行以7.32億入主新鴻基銀行,易名港基銀行。經過18年發展,在2003年,港基以估值約42億出售予台灣富邦銀行,易名富邦銀行香港,但其實在2002年9月,台灣富邦亦同時在香港開設台北富邦香港分行,似乎是看好中國的發展,打算兩條腿走路,借香港地區打入中國內地。

2008年富邦銀行香港成功入股廈門銀行19.9%,10月,金融海嘯最低潮時,富邦以非常賤價約0.8元價格,1供1優先股,集資約8億。2011年,以5元私有化,後來增至5.2元即整體估值約110億元。次年,更成功購入寶成集團(即裕元(551)母公司)、浦東發展銀行、永亨銀行(302,2014年給華僑銀行收購,易名華僑永亨銀行)收購在中國的持牌銀行華一銀行,2014年改為富邦華一銀行,成功掌握進入中國銀行業的入場券。

或許當時收購港基時,富邦銀行管理層真誠地以為台北富邦香港分行和富邦銀行香港可以成功融合並擴大,借一家植根於香港的銀行來發展國內業務,最後把台灣和香港業務可以融入在同一平台,又或許他們打入香港及中國市場,實是特地製造競爭,但可能因為種種內部因素,導致雙方有更大的競爭,導致富邦香港增速反而較弱,台北富邦增長較快,因體量大,上市公司也難以注入,當時也可能是融合兩者,所以才有了私有化的意念。

但後來可能發現兩者因管理模式不同故進一步融合也是困難,台灣富邦管理層漸感兩個平台難以管理,加上在成功收購富邦華一銀行後似乎已達成打入中國目標,可能已經部署放棄了兩者整合的方向。

在2017年,廈門銀行股權已轉為台灣富邦直接持有當時已有出售富邦香港的聲音但當時公司方仍指是傳言,至今消息一出,估值是30億美元,即是指這幾年就算剔除了廈門銀行股權,仍增值近1倍,富邦經營了15年間,也總算為這家銀行增加了約200億的價值,也算是不錯的成績。

但這15年亦證明了一項東西,收購是一項非常困難的事,文化整合是難上加難,看看哪個方向適合才大手加注,但最終業務發展及文化方向都是要向管理層接近的文化方向走,不對的文化始終都要清除,但是錯是對都是看管理層的能力,不會隨時間而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