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a52.html

    微信里轉來一篇文章,寫的很傷感,談及人生和金錢。

    我後來轉發,寫了點評論。

    如何定義自己的人生?是如同世間大多數,以住哪里,開什麽車,穿什麽衣服,吃什麽飯來定義自己嗎?我定義自由自在的活著。

     盡管我粗俗,這是我越來越認識到的錯誤,導致自己不能夠灑脫,因而會計較別人的看法,這就像一面鏡子,反射自己的光線。這不是定義人生,只是定義一個人的修為。

    而我仍舊虛榮,否則就不能解釋自己要拼命在金融市場成功,從而驗證自己的存在感,以至於忽略了修行的本源。修行在於得到智慧和勇氣,而非斤斤計較貪婪,恐懼失去。

    我這些天在做股指,因為初闖入這樣的市場,它和商品不一樣。商品有成品,有實物交割,有買賣,就有界限。股指是現金交割,買賣的是數據,是股市資金的湧動和情緒。

    當我以周線日線結合小時線做商品的時候,我瞠目結舌的看見股指以15分鐘線打出各種趨勢線來,而k線圖的上下影線在那一瞬間全部失效了。它到達支撐是一瞬間,到達壓力位也是一瞬間,短線的止盈和止損都是稍縱即逝。所以,這樣一個品種只能去做長線。

    我知道短線也有巨大的機會,那是年輕人的專利,反應速度勝過一切。

    當我結合資金結構、驅動邏輯、股票板塊、波動率和形態、價差和套利結構去分析股指的時候,我很容易就找到了規律,而操盤是情緒和壓力的強力控制,尤其在短線中,這又和商品相去甚遠。

    我相信投資人看到我的賬戶會很不舒服,因為我正在試驗過程中把商品獲取的利潤輸在股指交易中,收益曲線寬幅震蕩,這對我未來尋求私募資金絕不是好事,而我卻必須越過這座山去。

    我知道傻做,依靠目前臺風口的豬象效應也能賺些傻錢,只是我會搞不明白所以然,對未來沒有任何幫助,easy money easy go。

     這也是修為。

     然而我仍舊不開心,在數個交易日里,大多數都看對了,在壓力下情緒沒有得到任何的控制,又頻繁交易失去盈利的部分。

     到今天收盤,我非常郁悶,吃完飯獨自去看電影。

     姜文這次故事講得不好,場面很華麗,但全部割裂,支離破碎。我仍可以建議你去看一看,美女們的康康舞還是值得一看,衣服穿的不多,頗為靚麗。希望他下次的故事能講的如同子彈飛那樣。

     出來後,我記起前不久另一部片子《星際穿越》,主人公說,當你有了小孩,你必須要讓她有安全感,不要讓她知道過多糟糕的東西。後來,在短短的幾個小時里,時間被黑洞扭曲,他回到飛船已經過了二十多年,傳來的子女影像中,他們都已經長大,且以為他拋棄了他們。

     主人公在忍不住抽泣抖動肩膀時,我也在哭。

     我承認我錯了,我不應該給女兒講這個世界的不公和糟糕,而是要讓她感到安全。

     女兒常常在飯後問我,爸爸你要去辦公室嗎?因為我經常要去公司做夜盤,或者看資料,或者寫東西。某些時候,我留下來,即使她在自己的房間里做作業,她也感到開心。

     那一瞬間,我理解主人公兩個子女的感受,他們認為遠在數萬光年外的爸爸遺棄了他們,而每一個孩子都無法彌補這樣的傷痛。

     我昨天和妻子吵架,吼了幾句。後來我後悔了,和她在公司下面散步深談,談及我的絕望。我的孩子正在治療一些病狀,而她不肯遵從醫囑,無論我如何講道理、威脅她,讓爺爺奶奶妻子盯著她,都毫無用途。

     第二天早晨,我送女兒去上學,談及自己的絕望,告訴她,爸爸多麽在乎她的身體健康,對家里人說她而不聽的絕望。我不知道怎麽辦,只是告訴她我的痛楚。

     女兒很沈默,晚上我回來,看見她在哪里,問她要做一些治療,她立即跑去拿了東西過來。

     我陪她玩了很久的牌,後來我終於明白,或許這只是一種故意逆反的心理,是要我關註她。

     某天,我們計劃寒假里帶女兒去澳大利亞過冬季,姐姐電話來問了下,準備到上海來帶父母走,去北方過年。我和爺爺奶奶商量了一下,立即明白冬天里,老人最好不要出門。於是和妻子打消出門的念頭。

     妻子有時候不理解我為何經常要尋找外面的世界,實際上我可能永遠也找不到一個安寧的地方,因為我的心靈並不安寧。

     因為我不是一個自欺欺人的人,以我在哪里活著,都可以活著,茍且或行走,都是毫不在意的。然而你有了小孩,有著家人,你會知道自由自在的定義是需要重新寫的。

     而另一方面,當我有了公司,再也不能不負責任,因為整個團隊七八個人跟著我,很多壓力需要自己扛下去。你不能讓團隊成員來鼓勵自己,告訴自己需要安慰。生意就像西西弗推石頭上山,永無休止。

     偶爾有一絲後悔,實際上,堅強和勇氣都是假裝,裝了許久後,才發現自己的心硬入石,真的就這麽扛著過來了。

     印度教義說,享樂是你的修行,工作也是你的修行,放棄一切是修行,慈悲天下也是修行。

     場面上老教父說,你不能流露出脆弱,但應該讓敵人高估你的弱點,讓朋友高估你的優點。

     既然選擇了交易,我不介意你看到我的脆弱,就像我不介意市場看到我的冷酷一樣。

     至於生存,你有多少錢,和沒有多少錢,本初的快樂和痛楚,都是一樣的,從未改變。

     這一篇,就不和諸君共勉了,我只是心情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