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acp.html

    很久沒瀏覽微薄,看見任誌強在評論潘石屹的一個微薄,內容是劉強東參加光華論壇遲到了,還評論其捐款之事。

    話說小潘的小心眼和謹慎是全國著名,這個微薄明顯對劉強東不滿,但指摘其遲到,沒禮貌。

    我笑。

    我這人也小心眼,容不得別人挑釁我,不過我可沒小潘這麽秀氣,直接微薄開罵:你他媽管得著嗎?這句話不僅對劉強東,也對全國憤怒之青年。管你們屁事,愛捐誰卷誰。

    不過,論壇上不能這樣,否則不是踢人家場子嘛。

    你讓我笑一會兒 。

     但我欣賞劉強東,做生意強悍,生活中敢愛敢恨,喜歡啃嫩草就啃嫩草,愛誰誰。樓下問:老王,你也想啃?沒這膽,俺媳婦挺好,俺牙齒還行,啃啃老的夠了。

     後來我留言給老任--小潘關了評論,不讓罵了---這下新貴得罪舊貴,不好混阿。

     樓下那位又說了,老王,你以後不想混了,這麽寫,兩頭得罪阿,新貴舊貴一起不爽。

     您一說這話,俺頓時覺得整個世界不好了。

     算球。您讓我痛快痛快再說。俺做點小交易,已經得罪業內一大片,估計到我有一百億的時候,全世界都被俺得罪了。這輩子就不求貴氣臨門了。

     話說,小潘捐款哈佛這件事,爭議很多。具體爭議就不列舉了。

      小潘藏著掖著,劉強東意思是:算了吧,我特麽捐北大清華,貧困生都沒人能上,哈佛有幾個窮人能上呢?不就是為自己孩子打算嗎?

      後半句,我替老劉說了。

      問題是:對。小潘不敢說阿,好像為自己孩子捐款不對一樣。

      我說,小潘,你特麽有什麽不敢說得?我也是為人父親,天底下為自己孩子貢獻點,還不敢直著脖子大喊大叫?這他媽是什麽世道?

       公正一點講,美國常春藤各名校以下,一直到著名私立高中,都不願意招收華裔孩子。

       何解?

       因為華人不樂意捐款。

       猶太人的孩子為何能夠輕易進入名校?因為猶太人願意捐款。

       一個高等教育機構,私立為主,為錢糧謀,有什麽不對?你們整個族裔,只想占便宜,不想付出,憑什麽給你?你說你優秀,天底下優秀的多了,除非你優秀到超越所有族裔,哈佛之類倒是也收的。

       這年頭就是,要麽你是傑出到家,要麽是一般傑出,家有余財,又肯貢獻。

       那麽,小潘捐款,為自己子女,也客觀上為華裔子弟進入名校奠定了基礎。因為名校們開始了解說,有華人肯為整個族裔的下一代成長付出了,壞印象可以改觀。

        這件事情有什麽不可以大聲說的呢?你怕那些糞青?這年頭糞青車載鬥量,烏秧烏秧的,你擔心得過來嗎?

再怎麽擔心,你也是房地產奸商的面目,兼和老任是漢奸美帝走狗的幹活。

        回頭說劉強東,捐款清華北大是好事,沒有窮人來領助學金,說明我們集體富裕了。

        樓下飛來一板磚,老劉吐了。好吧,那磚頭是砸我。

        這個世界已經層層疊疊,階層開始固化,在整個教育體系的競爭中,以錢來堆積知識。從幼兒園起到小學初中高中,每一層的競爭都是關系和金錢堆起來的。

        窮人的孩子如何突破知識的鴻溝?

        怎麽可能去得了哈佛?只是為那邊的華裔子弟盡一分力 。

        古中國的鄉紳社會,會資助鄉鄰窮苦家傑出的孩子,不僅僅資助其成長,有時候還把女兒嫁給優秀的窮苦子弟。這叫做守望相助,提高整個族群的基因素質,讓上行之道不要堵塞。

        中國的富人並不是為富不仁,除了那些權貴搜刮民財,還有劉強東、潘石屹這樣白手起家的豪傑。諸位如果真的有想法來作慈善,可以從窮苦人家的孩童開始就資助其中傑出的人,不是只選窮苦,而是以其努力和感恩整個社會與否去評判。

         不要資助一些白眼狼,我朋友資助的山區小孩,根本不感恩。看看他們的家庭和父母,是否是那種刁蠻之人,看看他們的老師是否只知道教書不知道育人。

        這要花心思,不強求。

         這個世界總是叢林,所有事情都可以理解的。

       只是有一點,你為何畏懼?為何心安?為何而生?

        他人,關你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