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xueqiu.com/1025819408/36817061
去年寫過,表達過對家鄉樓市的悲觀,今年各種應驗。再介紹一遍家鄉:漢中,位於陝西南部,自然環境和文化上屬於巴蜀區域。市域人口380萬,五分之一常年在外,市區人口50萬不到。經濟支柱是鋼鐵、有色、軍工(三線遺產),以及農業(茶葉是最大宗)、旅遊。GDP總量不到千億,典型的內陸四線地級市。

房價2008年從2000左右啟動,2012年到達頂峰,均價在3800左右,市中心區接近5000(與陝南關中其他地級市相當,仍低於四川同等城市)。2013年頹示顯現,各種暗折出現,2014年明顯進入下降通道。

根據對售樓處的觀察和從親友交談中獲取的信息,目前市中心區均價在3500-4000間,新開發區和市區二手房跌破3000,下跌三分之一左右。更要命的是成交清淡,我家對面的新盤因為地段好開始叫價4500,目前已經降到4000以下,據說大半年只賣出1/3。小區裡好幾個賣二手房的(當地最好的小學學區)掛了幾個月都未出手。

房地產高漲時期,政府出台了數倍目前市區面積的各類新區規劃,大肆圈地。隨著地方財政吃緊和銀行收緊貸款,以及對涉及開發中的各類腐敗案件的審查,目前已基本陷入停頓。比如市區北部面積達30平方公里的新區規劃,由於主要開發商後台老闆的倒台,目前銀行停貸,基本可確認為爛尾。

雖然當地居民極少按揭買房(本地年輕人少且多數都能從上輩獲得房產),地產投資概念一直淡漠,但也有深套的例子,比如指望拆遷落空的城郊農民。我二叔一家就是典型,他們居住在前述新區的範圍內,為了多得補償還花二十多萬趕建了一棟樓,把本來環境優美的農家院搞得十分醜陋,換得了六套房子和數十萬元的許諾補償。結果現在工程停擺,前期投入都打了水漂。

另外前期工程徹底破壞了村裡幾十年形成的灌溉水網(漢中盆地是著名的水稻高產區),現在村民既得不到補償也無法種地,只能紛紛外出打工。前期修好的道路成了村民跳廣場舞的場地。

我家在當地原有兩套老式公房,在西安也有一套較小高層商品房。父母為改善條件在2011年以低於市價40%的內部價買了所在單位以團購名義興建的限價房,並花了20多萬裝修。雖然沒有辦理按揭,但也花掉相當一部分積蓄。

我現在一直在建議父母將原有兩套住房早日出手,雖然房子可以算是很低成本獲得的但也是老年一筆很大的財富,不能爛在手上。畢竟老房子地段還有優勢,可能吸引到在市裡剛需置業的農村青年。

但父母還是略猶豫,總指望我家目前居住小區傳說中的動遷計劃(在我看來以地方財政的困窘這根本就是鏡花水月),希望當地樓價能略回升。過年回家一直在跟父母討論這事(在我看來甚至西安的房產也應該早日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