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三省總和生育率排名全國倒數,僅僅比北京和上海略高;生育意願調查中,東北人生育意願全國最低,而且是最不願意生二胎的。這樣的生育現實,直接導致了東北人口結構更加突出的高齡少子化,並進而影響到經濟的發展。

先來看兩組數據:根據 2010 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的結果,將全國各省級行政區按總和生育率從低到高排序,遼寧、黑龍江、吉林三省僅次於北京市、上海市,列三到五名,總和生育率分別僅為0.74、0.75、0.76。而根據《社會藍皮書:2016年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華中南地區育齡人群的平均理想子女數為2.08個,西南區、華東區和華北區都在1.94-1.95個,而東北地區的生育意願僅為1.76個,顯著低於其他地區。

那麽,到底是哪些原因讓東北人如此不樂意生娃呢?

生育政策的壓力

在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看來,東北人生育意願低下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東北工業化早、計劃經濟比重大、計劃生育推行力度大,從而導致微觀生育行為國家化、一致化和管制化。

東北作為“共和國的長子”,工業化比全國其他地方早,程度高。遍布東北三省的大型國企給東北人提供了令人羨慕的鐵飯碗,也帶來更加嚴格的生育管制。58歲的哈爾濱出租車司機老朱告訴第一財經,當年在國有企業工作收入相對高,福利相對好,很有面子,找對象都比大集體的更有底氣。大家都很看重在國企的工作,極少有人會願意為超生而丟了“鐵飯碗”。

“這麽多年,我的同事、親戚、朋友里面,沒有一個超生的。超生了就得失業,誰敢?”老朱說。

除了生育政策外,城鎮化水平較高是壓低生育率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根據研究,生育率往往與城鎮率水平呈反比,城鎮率越高,生育率就越低。

東北的城鎮化率比全國要早幾十年。根據統計,1975年全國的城鎮化率只有17%,而東北已經達到35%;1990年全國城鎮化率只有26%,東北為48%;2010年全國城鎮化為50%,而東北已經達到58%。

人口學者郭誌剛、王豐、蔡泳等在《中國的低生育率與人口可持續發展》一書中提出,在現行戶籍制度及管理體制下,不同的人口在城鎮化進程中表現出很強的選擇性。當前人口城鎮化速度最快的是農村青壯年人口。而農業戶籍的流動婦女不僅生育第一個孩子的年齡大大推遲,其生育率也明顯低於非流動婦女。

這可以部分解釋為什麽東北人口的生育率隨著城鎮率的提高而明顯下降,也跟第一財經所做的實地調研相符合。

在黑龍江、遼寧等不少鄉村,空心化程度已經非常嚴重。留在農村靠務農為生的青壯年人口已經非常稀少,出沒在村頭的更多是留守老人和兒童。

問題:生不起和不想生

壓低東北人生意意願的第三個因素是相對收入水平來說較高的養育成本。有媒體在今年初所做的《二孩生育意願調查報告》,不願意生二孩的理由中,高達44%是時間精力不足、經濟狀況不允許。

“養不起”的問題在全國普遍存在,但就東北來說,還存在一些特別因素。東北盡管城鎮化水平較高,但是經濟並不算發達,尤其是近年來,東北經濟整體疲軟,經濟增速下行明顯,在全國各省市居於後列。

東北整體的工資水平不高。根據智聯招聘的在線監測數據,2016年春季全國32個城市的崗位招聘平均薪酬中,長春位列倒數第一,其次是沈陽、哈爾濱。

哈爾濱市80後獨生子小陳告訴第一財經,全面二孩政策放開後,他心里明白自己應該再要一個孩子,但是實在不敢要,因為養不起。

“過去養四五個,也就這樣了,用老人的話說不就是添張嘴添雙筷子嗎?現在怎麽就兩個都養不了了呢?我覺得啊,時代變了,現在養孩子太貴了,尿不濕、奶粉不說,一上學,又是補課費又是課外班,錢嘩嘩地流走!”小陳說。

東北人生意意願不高的第四個原因是傳統生育文化傳承較差。“闖關東”使得東北成為“移民社會”,東北人整體宗族意識非常淡薄。相比較南方和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人們重男輕女、養兒防老的觀念不強烈。尤其是80、90後人群,不僅普遍結婚更晚,而且生育意願更低。

《2013-2014年中國男女婚戀觀調查報告》顯示,東北人最不想要二胎。2014年底,吉林省87000余對符合單獨二孩政策的夫婦中,僅有6225對提出再生育申請,僅有7%左右。

針對東北地區離婚狀況的社會學研究則表明,城鎮化、飲酒和低生育率三者共同推高了東北地區的離婚率,反之又進一步壓低生育意願和生育率。

穆光宗認為,要振興東北經濟,最關鍵地是要重建已經被破壞的人口生態。而重建東北人口生態任重道遠,要重建人口和生育的價值,跳出超低生育率陷阱;要重建生育的文化和環境,倡導2-3個孩子的合適之家;要調整生育政策,鼓勵和獎勵生育。同時,要打造聚集人才、人盡其才的包容性經濟環境,為東北經濟振興提供持續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