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1-20  NM




屹立尖沙咀彌敦道,有七百二十三 個房間的凱悅酒店,歷經四十年洗禮,外形殘舊不大起眼;直至最近招標出售,市場估計凱悅市值三十多億,比鄰近剛售出,有四百多個房間的百樂酒店,價格高出 六倍有多,才令人驚覺這酒店原來禾稈冚珍珠。而酒店創辦人鍾江海、明輝兄弟,原來亦甚有來頭;在五十至八十年代,是香港大地產商之一,狂掃香港地皮;既有 份發展尖沙咀星光行,中區萬邦行亦是他的產業,比當年的李嘉誠更為有錢。凱悅酒店和鍾氏家族,都曾有過風光日子。凱悅剛開業時,是一等一大酒店,還主辦過 香港小姐選舉,但剎那燦爛後歸於平淡,至今名聲遠不及半島、文華等酒店。而鍾氏兄弟,八十年代債台高築,更因凱悅酒店引發家族爭產,從此退隱起來。凱悅開 業時大擺風水陣,希望從此風生水起,然而鍾氏家族卻彷彿被詛咒般,噩運連連。五星級的凱悅酒店,風水佈局多得叫人驚訝。雖然座落繁囂的彌敦道,但凱悅正 門,卻偏開在側面北京道。踏入酒店,一對一呎多高門神「守護」着電梯大堂;接待處牆上掛着三個成人般高的神像在作揖敬禮。「呢間酒店老闆好信風水㗎,擺設 古古怪怪,又調低晒燈光,搞到昏昏暗暗。有時望吓啲神像,自己都會毛管戙!」一名酒店職員嘮叨道。曾替渣打及滙豐看風水的風水師傅區仲德估計,酒店門口開 在橫街北京道,可能因為想對正東面正財位,「而兩個門神,左面嘅手執進寶金元,右面嘅手持五雷密令,就係招財同辟邪嘅意思。而接待處後三個神像係三官神, 可以驅邪治魔消災解難。」凱悅還請了「睇相佬」坐鎮,在酒店大堂「擺檔」十多年的侯一強,朝十一晚七,替遊客睇相算命。「酒店開業已經有師傅坐鎮;上一個 師傅十幾年前退休,酒店就登招聘廣告再請。當時有成幾十人應徵,人事部總監要我哋批佢流年運程,邊個準就請邊個!」侯說。雖然滿佈乾坤,但風水佈局只 「旺」了凱悅一段短時間。凱悅酒店前稱總統酒店,由新加坡華僑鍾江海和鍾明輝兩兄弟,耗資八千萬興建,於一九六四年落成,開業首年,便主辦香港小姐選舉, 冠軍佳麗的獎品,是五千大元和一隻三千元的亞米加手錶。在白領薪水只是數百元的六十年代,獎金算非常豐厚。六十年代電影紅小生胡楓,亦曾是凱悅捧場客。 「酒店剛開業,我都有同林鳳、謝賢去過頂樓間舞廳跳舞,當時最興跳Cha Cha、Twist(扭腰舞)。我記得當時舞廳以星球為主題,四周有裝置閃閃吓,好有科幻feel。」酒店的風光只有一剎那,兩、三年間新鮮感過後,便漸 漸回復平靜;港姐只舉辦了那麼一次,而胡楓也只到過酒店三、四次,便轉移陣地往北角麗池舞廳繼續跳舞。不夠五年,鍾氏兄弟已無興趣繼續經營,於六八年兩度 將酒店標售,但始終賣不出去。六九年,鍾氏找來美國的酒店集團凱悅國際,由凱悅管理總統酒店,鍾氏兄弟每年繳交管理費給凱悅。而總統酒店亦易名為凱悅酒 店,同年以「凱聯酒店」名義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市值一億四千萬元。

假 總統兒子騙總統套房雖然引入美國大集團管理,凱悅並未因而升格頂級酒店。除了二樓西餐廳Hugo's較為人熟悉外,其他設施如豪華宴會廳等,都不及其他五 六星級酒店。而在六九年開業的Hugo's,因首創在顧客前即席烹調而聲名大噪,名菜包括龍蝦湯、酒煮班戟等,曾吸引已故武打明星李小龍、美國歌星 Eric Claption及影星威廉荷頓等名人前來幫襯。入口不顯眼、定位欠鮮明的凱悅,讓員工印象最深刻的一樁「大事」,竟是年前發生的詐騙案。話說在九九年, 有人自稱菲律賓前總統馬可斯兒子,長期租住凱悅總統套房。每次出入,身邊總有十多個保鑣「品字形」護身。在酒店地下「清清吧」內當酒保的Marco,尚記 憶猶新,「佢當年喺凱悅無人不識啦,成日帶成棚馬仔嚟飲嘢,穿金戴銀,好架勢㗎!」這個「空心老倌」在最初幾個月有找清房數,但其後經常借故拖延,最後藉 口往美國出席美國總統就職典禮,欠下一百六十萬房租便溜之大吉,剩下一房假美國債券。

來港躍身工廈大王凱悅酒店經歷四十年風雨,更掀起創辦 人鍾氏家族一幕「家變」。創辦人鍾江海、明輝兄弟,是新加坡華僑,父親鍾奕莊生於福建,後來移居新加坡,當珠寶師傅發跡。四、五十年代,鍾奕莊在馬來西 亞、印尼等地都有物業生意。他有三個老婆,育有二十八名子女;元配生下長子江海、二子明輝及四子正文。三人在五十年代初東南亞排華紛亂時,被父親派來香港 發展;二太太及三太太兩房人,則留守新加坡。鍾氏兄弟來港後除了興建凱悅酒店,還大肆發展地產;兩人在六十年代成立華廈置業和萬邦投資,並先後在七十年代 初上市至今。華廈置業專攻工業樓;而萬邦投資主要資產只有中環的萬邦行和金利商業大廈。雖然無甚資產,但出手「闊綽」,年年股東會都大排筵席「有翅食」。 兩兄弟另外還有「怡華」和「益新」兩間非上市的地產公司,主力在觀塘、黃竹坑一帶,興建工業大廈,如現存的怡華工業大廈、業發工業大廈等,故兩兄弟有「工 廈大王」之稱。而尖沙咀星光行,亦是由鍾氏兄弟夥拍霍英東、關啟明及何鴻燊等發展商興建。

孖寶投地勁輸和鍾氏兄弟相熟的老牌發展商王增祥, 憶述兩人昔日風光說:「佢哋一到港就住淺水灣四萬呎大宅,工人都有十幾個。鍾明輝還教我哋玩新加坡好興嘅三人麻雀,麻雀張枱係三角形嘅,要將筒子、索子等 每樣抽走一隻。當時雀友還包括香港造紙廠嘅曾紀華,盤谷銀行嘅陳弼臣。我哋玩到上晒癮,每星期打一次。」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是鍾氏兄弟最活躍的日子, 「呢兩兄弟好似孖寶咁,每次賣地例必打孖出席,又不斷舉手投地,好似唔使錢咁!」王增祥說。鍾氏兄弟不斷投地發展,興建遠東金融中心、半山豪宅御花園、尖 東永安廣場等。最大一個項目,是與置地、信和等財團,向銀行借貸十五億發展白筆山(現紅山半島)。一九八二年,中英前途談判,香港樓市因而大瀉四成,買重 貨的怡華和益新,輸得慘烈,還落得欠債三十多億的下場。

鍾宅家變凱悅被奪鍾江海兄弟為解財困,將凱聯酒店大部分股份抵押予銀行;而兩人的親弟鍾正文,是前益大集團主席,亦因「拍埋」佳寧集團主席陳松青發展地產,在地產大崩圍下負債二十億。益大最後清盤,鍾正文便將所持凱聯酒店股份拋售套現。由三太太所生的鍾瓊林、鍾輝煌,此際在市場內密密吸納凱聯股份,並買入超過三成。八四年,鍾氏「家變」進入高潮。在股東大會上,鍾輝煌一夥,成功將持股減至只有一成的鍾江海兄弟擯出凱聯董事局,並推選鍾輝煌為主席,從此酒店控制權,由鍾氏第一房轉至第三房。鍾輝煌其後把凱聯改名為天德地產,及後又分拆凱聯國際酒店上市。經此一役,鍾江海兄弟元氣大傷,鍾明輝更遠走台灣,直至九十年代初才回港。熟悉他的人都說,鍾明輝回來後顯得憔悴不已,人亦更為沉默。在老友陳弼臣、曾紀華相繼離世後,他也不再打三人麻雀。

東 山難再起至於鍾江海一家,則升傳出負面新聞。九三年,鍾江海女兒寶珊的丈夫、前立法局議員梁錦濠,因賄選案入獄三年,其後還被揭發有婚外情,與鍾寶珊離 婚。○○年鍾江海死後,後人爭奪南灣道豪宅曾鬧上法庭;家人間互以粗口問候的家事,亦在法庭上抖出來。現時怡華益新少有新發展,公司在九七和九九年再戰江 湖,投地發展筲箕灣數碼中心,和豪宅南灣道十六號,前者近年出租率未如理想,後者仍未落實何時出售。怡華、益新,已無復當年勇。至於凱悅酒店話事人鍾輝 煌,大部分產業都在新加坡,一年才回港三、四次,酒店業務由親妹鍾敏卿打理。熟悉他的地產代理說,這次他放售酒店,純粹基於市道好,想套現大賺一筆,對酒 店不帶深厚感情。而凱悅酒店這家族生意放售後,曾顯赫一時的鍾氏家族,相信又再度被大家遺忘。

鍾氏家族圖1上市公司萬邦投資及益新置業董事2前上市公司益大集團主席,與陳松青相熟,現下落不明3上市公司榮豐集團執行董事4上市公司天德地產及凱聯國際酒店執行董事5上市公司華廈置業執行董事6前夫梁錦濠因賄選案曾入獄

鍾明輝VS鍾輝煌身家比併*小部分物業單位經已出售△資產主要在新加坡#天德地產控有另一上市公司凱聯國際酒店,而凱聯國際酒店旗下主要資產為尖沙咀凱悅酒店。若凱悅酒店成功以三十多億售出,凱聯國際酒店及天德地產的股價將大為調升。

@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