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棉紡織企業的大省,如今江蘇的大多數紡企已使用新疆棉為主。

中國目前江蘇本地的棉花收購業務無論是從量還是質上講,已一年不如一年,失去了早先對紡織業的支持保障,許多企業己放棄了內地棉的自收自給,把紡織原料組織的重點放在外采新疆棉上。

蘇北是江蘇重點棉紡織企業集中區域。按照中國棉花信息網的統計,目前蘇北紡企新疆棉使用率至少七成,特別是那些紡錠多的大廠,幾乎清一色使用新疆棉。在一些中、小規模紡企的原料運籌上,新疆棉使用比例也超過半數。

一方面,江蘇近幾年棉花面積產量滑坡嚴重,紡企無法依靠原先的組原模式維持生產經營讓新疆棉在江蘇紡企成為“當家花旦”,另一方面,隨著運輸等經營費用支出比過去有減無增,資源輸出較原先更加方便快捷讓眾多內地企業選擇新疆棉采購。

在這一大環境下,今年上半年新疆更是推出了八項促進紡織服裝產業發展的優惠政策,以期通過這些涉及資金、人才、市場等多方面的扶持措施,吸引紡織服裝產業“西移”。這些政策包括:將紡織服裝企業貸款貼息、出疆運費補貼等補貼周期從一年縮短到一季度,進一步提高補貼資金使用效益,降低企業生產成本;設立規模百億元左右的紡織服裝產業引導基金,對國內知名紡織服裝企業在疆投資企業開展股權投資,降低融資成本;在阿克蘇紡織工業城開展紡織服裝設備租賃給予貸款貼息政策試點,明年在南疆四地州全面推廣;對於南疆四地州紡織服裝企業從內地引進專業人才給予專項補貼等。

這一優惠政策吸引了不少紡織企業。江蘇金昇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昇實業)就是其中之一。這家公司於近日宣布未來十年內將在新疆投資400億元布局“一中心三園區”,投資圍繞紡織服裝、裝備制造等領域展開。

金昇實業董事長潘雪平日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西遷新疆是順勢而為。“新疆是政策的窪地,中國國務院在2015年6月25日對全球發布了支持新疆紡織服裝業發展的政策。”雖然也有不少紡織服飾企業遷移至東南亞地區。但從經濟效益來講,相對於東南亞,新疆還是有優勢。“內地的電費是超過0.7元/度,越南則要0.48元/度。新疆的電費現在是0.33元/度。到明年我們大概可降到0.28元/度。而且越南這地方比較潮濕,在新疆開空調的時間很少,在越南一年之內要10個月開空調。”潘雪平告訴記者,越南的人工比中國便宜不了多少,而像金昇實業旗下的多為自動化的工廠,用工少,效率高。“他們打著去越南的原因有當時TPP的原因,但是我不管TPP能不能辦成,新疆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不會受到TPP多大的幹擾。”

實際上,金昇實業只是內地民營紡織企業“西遷”進程中的一個縮影。

記者采訪了解到,在“一帶一路”戰略下,內地的紡織服裝企業正在大舉發力新疆在當地投資建廠。早在今年8月,江蘇省人民政府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簽署合作框架協議,通過政府引導、產業援疆、企業為主的方式,加快建設一園多區模式的紡織服裝產業園區。根據新疆自治區黨委副秘書長梁勇透露,2014年在新疆開始做登記的紡織企業僅680家,2015年達到了1549家,而到了今年前8個月則是是1860家。“特別是今年以來平均一天2家紡織服裝企業在新疆註冊。”梁勇表示。

雖然行業整體疲軟,但潘雪平依舊對未來看好。“中國是一個人口大國,人均纖維消費量才2898美金,世界平均水平是6176美金。”他說,“這個行業是永恒的行業,在我們從小裁縫到世界首富,ZARA的老板超過了比爾蓋茨成為了世界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