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7  NM




上週四,絕跡多時的羅兆輝再次出事,今次涉及在澳門販毒,他隨時要面對至少八年刑期。羅兆輝兩年多前,大爆富豪及明星的醜聞,成為傳媒追訪焦點。自從破產後,在香港人間蒸發,原來到了澳門投靠街市偉。本來羅兆輝可以在濠江繼續墮落、繼續快樂,可惜他口沒遮攔本性不改,甚至在新開張的「希臘神話」賭場向賭客展示「絕密」照片,終於令富豪爆火,決心清場。上週四晚上,羅兆輝與何姓女友在新世紀酒店九樓的套房,吃完簡單晚飯後,在「希臘神話」賭了幾手,便回到房間,還叫女友電召其他姊妹,開一個小型的派對。大約十時,兩名分別姓張及姓劉的內地少女匆匆趕至,四人剛「開餐」完畢,房門即被打開,數名澳門司警衝入,羅兆輝等四人嚇得目瞪口呆。司警在房內撿獲可卡因及各式吸食工具作為證物,並以販毒及吸毒罪名拘捕四人。

街市偉四千萬救急據悉司警這次採取行動,全因有人舉報。羅兆輝入住澳門新世紀酒店,已有數月,有人在酒店內吸毒及開毒品性派對,早已經是公開的秘密。而姓何的二十四歲內地女子,本來是葡京一帶的流鶯,兩個月前搭上了羅兆輝。「佢唔算靚,但係勝在玩得夠放,亦有『可樂』(可卡因)癮,神童輝好喜歡搵佢,個幾月前,就成為神童輝近身女友,大家以老公、老婆相稱。」葡京雞頭阿文透露。羅兆輝瓣瓣大癮,一旦手頭鬆動一點,就叫女友找一些朋友,開完「餐」,再搞性派對。羅兆輝雖已破產,好色性格仍是不改,只不過對手由靚女明星,變為北姑流鶯。一名酒店管房向記者表示,很多時清潔房間時都會看見羅兆輝的房內,隨處亂放一些吸毒工具。「間房好鬼亂,有時送餐入去,見佢同啲女仔都神志不清,一味喺度傻笑,有時又會攬住錫嚟錫去,不過大家都見慣不怪。」有人在酒店吸毒已是公開秘密,多月來一直平安無事,但今次卻大禍臨頭。羅兆輝每 次「開餐」後,都會變得異常亢奮,喜歡向賭客及荷官吹噓過去的威水史,當中涉及很多荒淫的私生活,而且經常提及他是街市偉(吳偉)的恩人,過去曾借他四千 萬應急。「佢話街市偉喺九七年最霉,連出糧俾伙記都唔夠,要用酒店餐券搭夠,找他搭路借四千萬應急,後來係佢自己借錢俾佢,街市偉一直冇還過。羅兆輝又自稱街市偉可以競投賭牌(○二年),皆因得他這筆巨款。」一名賭場職員憶述。

贏錢後嫖妓但記者從知情人士富哥口中,得到另一個版本,他說:「九七年初,街市偉係好手緊,佢同羅兆輝一向都幾熟,以前羅兆輝好興同朋友嚟澳門豪賭,上落起碼幾百萬。其實佢同好多個大賭廳廳主都好熟。後來街市偉想搵水喉入股賭場,羅兆輝咪做中間人,事成後,街市偉話俾佢一筆佣金,大約一百幾十萬,羅兆輝嗰陣時仲好有錢,根本唔放呢筆錢在眼內,咪當做投資,冇要到。街市偉一直好感激羅兆輝,喺佢落難之後,都想幫番佢。」○三年開始,羅兆輝已斷斷續續入住新世紀酒店,往往一住便是個多月。去年九月起,他更長駐新世紀,甚少回香港。街市偉不但包食包住,還給他泥碼到賭場消磨時間,平均每週也有一萬左右。泥碼本身並不能換錢,要賭錢贏得的籌碼才能兌換現金。羅兆輝一旦贏了錢,就會延續他在富豪時代的聲色犬馬生活。去年中,新世紀正擴建為「希臘神話」賭場,很多地方需要封閉,四處飛沙走石,酒店入住率下降,原本的酒店賭場亦未見旺場,聽眾不多,羅兆輝也說得不太起勁。

賭場展示絕密照片自上年十二月廿三日「希臘神話」開幕後,每日數千內地賭客前來,羅兆輝亦由原來的新世紀賭場,轉戰「希臘神話」。富哥說:「喺『希臘神話』有好多大陸佬都認出羅兆輝,主動同佢兜搭。佢就變得更加口沒遮攔,唔單只話街市偉欠佢錢,又話賭王淨係俾錢女人就豪爽,但就專搵啲拍檔、朋友着數。」羅兆輝更多次重提一名自認風流的富豪,近年已性無能,每次行房皆要靠食藥、打針。又誇口李嘉誠找他合作搞慳電機及洋酒生意,至於陳國強只是他的手下而已。很多內地客都津津有味地聽他吹噓。平時羅兆輝常拿一個黑色皮包出入賭場,更自稱內裡放了他和多名富豪的合照,還有一些絕密照片,說得興高采烈時,他甚至即場向賭客、荷官、職員展示照片,引起眾人圍觀。由於他說話經常語無倫次,神情迷幻,一些職員、保安私下謔稱他為「傻仔輝」。羅兆輝在「希臘神話」的出位行徑,很快開始惹人注意,認為他搞住「希臘神話」做生意,也不想富豪圈中的種種醜事被人唱通街。街市偉備受重重壓力。

神秘人保釋離去上週五下午,羅兆輝被扣上手銬到澳門檢察院進行初級偵訊,當時他仍是驚魂未定,頭髮散亂,神情頹廢,眼神呆滯。他看見記者時,手忙腳亂地以衣服掩面,十分狼狽。他和何姓女友被控販毒,其餘兩名內地女子只被控吸毒。上庭期間,三名內地女子,顯得神色自若,而羅兆輝的親友卻未見出現。到了上週六早上,法院准予三名內地女子暫離開法庭,羅兆輝則需要十日內繳交十三萬,才能保釋。初時有人以為是劉鑾雄會出手相助,上週六晚大劉與友人晚宴時,席間有人提到羅兆輝在澳門出事,大劉一臉亢地說:「呢個人同我再冇關係!」而羅兆輝前妻,身在加拿大溫哥華的鄭黛芬亦表示,已很久沒有與羅聯絡。自從○二年,羅兆輝在 傳媒大爆本港富豪的荒淫醜聞,已頓成過街老鼠,一眾富豪早跟他劃清界線。唯獨大劉及鄭裕彤二人決定最後一次幫助他,派人從法國接他回港,還給了他一筆錢, 勸他到加拿大與前妻復合,重新做人。豈料他拿了錢之後,到澳門繼續沉淪,很快就揮霍乾淨。據悉羅暫未有十三萬保釋金保釋外出,不過外間有流言說有人想幫他 保釋,並希望他離開澳門,不要再生事端。記者於事發兩日後,進入羅兆輝所居住的房間,酒店暫時未有將房間出租,他的私人物品卻被清理得乾乾淨淨。羅兆輝保釋後可以離開澳門候審,明示他在澳門,已再無他立足之地。

神秘人保釋離去上週五下午,羅兆輝被扣上手銬到澳門檢察院進行初級偵訊,當時他仍是驚魂未定,頭髮散亂,神情頹廢,眼神呆滯。他看見記者時,手忙腳亂地以衣服掩面,十分狼狽。他和何姓女友被控販毒,其餘兩名內地女子只被控吸毒。上庭期間,三名內地女子,顯得神色自若,而羅兆輝的親友卻未見出現。到了上週六早上,法院准予三名內地女子暫離開法庭,羅兆輝則需要十日內繳交十三萬,才能保釋。初時有人以為是劉鑾雄會出手相助,上週六晚大劉與友人晚宴時,席間有人提到羅兆輝在澳門出事,大劉一臉亢地說:「呢個人同我再冇關係!」而羅兆輝前妻,身在加拿大溫哥華的鄭黛芬亦表示,已很久沒有與羅聯絡。自從○二年,羅兆輝在 傳媒大爆本港富豪的荒淫醜聞,已頓成過街老鼠,一眾富豪早跟他劃清界線。唯獨大劉及鄭裕彤二人決定最後一次幫助他,派人從法國接他回港,還給了他一筆錢, 勸他到加拿大與前妻復合,重新做人。豈料他拿了錢之後,到澳門繼續沉淪,很快就揮霍乾淨。據悉羅暫未有十三萬保釋金保釋外出,不過外間有流言說有人想幫他 保釋,並希望他離開澳門,不要再生事端。記者於事發兩日後,進入羅兆輝所居住的房間,酒店暫時未有將房間出租,他的私人物品卻被清理得乾乾淨淨。羅兆輝保釋後可以離開澳門候審,明示他在澳門,已再無他立足之地。

澳門販毒至少監禁八年大律師石立炘指出澳門對於販毒的定義很廣,除了生產、販賣,就算分派、準備、運輸、提供工具或場地等,亦被視為販毒。就算羅兆輝只被搜出一克的可卡因,亦可以控告他販毒,一經定罪,刑期由八年至十二年,罰款由五千至七十萬。由於澳門法例規定,兩人以上一起吸食毒品,可被視為有組織販毒罪行,案中與羅兆輝一起吸毒,還有三人,假如罪名成立,刑期更重達十年至十五年。

解 構「神話」「希臘神話」娛樂場開幕日,該賭場的股東何鴻燊曾對傳媒說:「阿偉(即街市偉,『神話』董事總經理)話這裡有眾神之首,殺氣好大,可以幫我搶番 唔少生意。」顯而易見,街市偉的「神話」全靠何生支持。其實早在上年十一月十六日,「神話」已投入炒得熱烘烘的賭股行列,因本是製造、銷售電子消費品及液 晶體顯示屏等的奧瑪仕(0959),宣布與「神話」訂立諒解備忘錄,並認購「神話」股份。消息一出,奧瑪仕即由四毫半勁升至十二月中最高的四個一。而街市 偉則派了新世紀酒店副總經理陳鏡明入奧瑪仕做副主席。雖然「神話」預計第三期工程完成後,可增賭枱至五百張,但星期二收市,奧瑪仕股價插回至個七,股民若 想變出神話就要小心!

出身寒微神童輝與街市偉,兩個本來大纜扯儿的人物,卻因一單金錢瓜葛而被迫走在一起,到最後竟演變成今日的局面。但細閱他們二人的背景及浮沉,又發覺有頗多相似的地方。

羅兆輝與 吳文新二人皆出身寒微,且未受過高等教育。羅十四歲便出來打工,曾做過保安及推銷員等工作,二十一歲時轉投位於中環的滿通地產當經紀。憑着豐富的社會經驗 及善於「服侍」老細的本領,羅甚得老闆器重,一年間便升上經理之位,從此更開始他炒賣地產的傳奇;而「神童」的綽號便是九一年時,轉售重慶大廈商場後勁賺 逾四億而得來,當時羅只有廿七歲。街市偉出身石硤尾,但就活躍於旺角,據聞是跟十四K黑白無常的「老漢」搵食,因曾參與旺角街市的凍肉生意,故被人冠以 「街市偉」的花名。十多年前因牽涉入一宗毒品案,他避走菲律賓,並在菲律賓與賭業結下不解緣。「話就話八十年代响菲律賓搞娛樂事業,實情係地下賭場,不過 當時佢唔算好出名啫。」一位十四K老叔父說。後得專搞賭團的劉思仁(劉坤銘父)介紹,街市偉轉至澳門發展,八十年代在葡京開始管理貴賓廳,甚至連他的妻子 司徒玉蓮也因此涉足賭業。街市偉在○二年競投賭牌時,曾對本刊透露,新華華(投賭牌的公司)是他獨資,「我間公司只有八個字,『吳文新、吳偉、街市 偉』。」可能基於形象問題,出席「希臘神話」賭場記招會時,街市偉用的名字只是吳文新。

迅速彈起正所謂時勢造英雄,他們二人能迅速彈起,很 大程度上是因食正時勢。神童輝食正九十年代的地產狂潮,曾以「快刀手」方法炒賣皇后大道中九號四層寫字樓,為他帶來兩億元利潤。街市偉則食正賭場行賭廳制 的風氣,以前的賭場是全由博彩公司經營,但劉思仁卻度出賭廳概念及泥碼的應用。「賭廳概念係好,一來博彩公司可以降低成本,又保證到穩定收入(租金及分 賬),二來廳主可以當自己生意經營嚟賺錢。」一位賭業老行尊說,要疊碼仔銷泥碼的手法,也是劉思仁想出來的招攬生意手法。故街市偉的鑽石賭廳得以成立,也 全靠這個轉變。

性格類似雖說時勢造英雄,但又不能抹煞他們二人的搵食技巧。好攀關係,可說是他們二人的共通點,曾自爆在重慶大廈做過「扯皮條」的羅兆輝, 一直深懂討老細的歡心,也難怪他埋到不少富豪身邊。而街市偉則一直想打通大陸的關係,如曾搭上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及鄧小平女兒鄧榕,但受澳門江湖廝殺 風波牽連,他的大陸關係才被中央截斷。論及身邊女伴,羅算是風流成性,更因此而離婚。與街市偉一齊搞賭廳的司徒玉蓮,因街市偉包了一名陳姓的北姑二奶,而 與他離婚。

靠賭翻身九七年香港股樓大跌,羅的億元上市王國亦土崩瓦解,即使二千年燒炭不死,但已破產的羅唯有靠在新世紀酒店內黐飲黐食過活 及間中在賭場混日子。競投賭牌時,街市偉口氣大到說即使投賭牌失敗,仍會在新世紀酒店對出海面,花百億建人工島等,但事實是,投牌失敗後一切至今未見落 實。現時貴為「希臘神話」娛樂場主席的街市偉,可能想藉新賭場再創神話!

砂煲兄弟同燒炭○二年攜七十萬現金赴法國營救羅兆輝的章桂新,想不到在○三年一月像羅一樣,欲燒炭自殺,幸最後獲救。約四十八歲的章,原是羅兆輝在愉景灣任護宪員的上司,羅發跡後,便邀他加入自己公司幫手,燒炭前,章是羅旗下的金匡企業有限公司的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聽聞洋名Roger的章,因投資內地酒店失利而走上自殺之途。

@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