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10-25  NM




每當日落黃昏時,位於半山般含道 上,港大校園內的馮平山博物館,便會亮起零星的燈火,映照?騔]下佇立候車的學生們。馮平山,原是第一代華人企業家,是香港少數的百年家族。他的承繼人馮 秉芬,更是六、七十年代風雲人物。然而家業傳到第三代,卻是煙消雲散了。最近,馮家持有的上市公司啟 祥,遭世交東亞銀行追債,景況難堪。這顆世家巨星,看來真的隕落了。 今年,本是馮秉芬九十歲大壽,然而他並不快樂。

一月份,與他青梅竹馬、廝守六十八年的太太簡笑嫻逝世,身體已然孱弱的他,坐輪椅出席喪禮時,神情悲愴。 「他們很恩愛蕂!以前一齊打高爾夫、一齊周圍去,可說是形影不離。本來兩人打算趁今年九十大壽大肆慶祝一番,可惜簡笑嫻等不到……」一名與馮氏夫婦相交五 十年的友人說,「他太太過身後,他成個人『謝晒』,深居簡出,連他創辦的馮氏宗親會,農曆年搞聚會都沒有出席。」除了太太捨他而去外,連生意亦遭逢厄運。

八年前成功重組業務及分拆上市的啟祥集團,翻生之後再死過,近日因財政問題而遭銀行追債,包括馮秉芬曾出任董事及總經理的東亞銀行。原來,過去幾年啟祥想發大來做,由代理商轉為生產商,於是大肆投資三千萬美元,在新會、無錫興建造紙廠,令公司財 政緊絀,至今仍欠下一億八千萬元債項,尚差五千多萬為項目「埋尾」。

屋漏兼逢連夜雨,與啟祥合作近半個世紀的Tempo紙巾,以及有三十年關係的愛華音 響,代理權亦相繼流失。而啟祥過去五年有四年蝕錢,累積虧損逾三億元,元氣大傷。加上今年四月還出售佔七成營業額的成衣生意,令人更覺啟祥前路茫茫。 東亞銀行要收樓 銀行見啟祥無力償債,於是陸續動手。

今年六月,先是廣東省銀行,將啟祥抵押的灣仔宜興大廈寫字樓,以及海怡半島商場鋪沒收;然後輪到大債主東亞銀行,九月 初沒收大角嘴博文街物業後,並要求馮氏三兄弟,慶彪、慶鏘及慶炤都要做啟祥董事,搵人注資。

馳騁商場達七十年的馮秉芬,對於啟祥再次重組,已顯得有心無力。其實早於十五年前,由他一手創辦的馮秉芬集團,便因擴張過度而出現財政危機,遭十多間銀行追討五、六億元債,情況較今次嚴峻得多。危機觸發點是於八六年。

當年三月初,馮秉芬還出盡鋒頭,與「公司醫 生」韋理聯手,向東亞銀行的李福樹家族,爭奪華人置業控制權,最後由中途殺出的「股壇狙擊手」劉鑾雄奪得華置。高潮過後的九月,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國家銀 行,突然入稟高院,向馮秉芬集團及家族成員,追討三百六十萬美元欠款,揭開債主臨門的序幕。

隨後康年銀行經營出現問題,政府派渣打銀行高層去睇數時,揭發 康年單是向馮氏家族便貸款二千萬美元,違反銀行向單一貸款人,不能借逾一成銀行資本的規定。有關問題揭出後,馮氏債權銀行紛紛出手,爭先恐後向馮氏追數, 傳聞負債逾五億元,市場為之嘩然,這個曾經顯赫的世家望族,原來已外強中乾。 十五年前曾現危機 為了挽救危機,七十五歲的馮秉芬即時變賣資產,如淺水灣麗都物業、東亞銀行股權來還債;另外又將蝕錢公司斬 纜,裁掉幾百名員工。而馮秉芬的富豪老友,亦紛紛出手相助,湊合一筆挽救基金,當中包括新華社的鑫隆投資出了一千萬,而邵逸夫則出得更多。

馮秉芬商業王國 爆發危機,禍根在於接班的兒子,做生意太冒進所致。六九年底,才五十八歲的馮秉芬,剛自東亞銀行總經理之位退休,便同時宣佈退休將集團生意交棒給兒子, 「我退休的理由,是因為我要讓路給新血。我想給他們一個向前邁進的機會,我相信沒有人是不可取代的。」馮秉芬當時對記者這樣說。由於大仔慶麟無心生意,而 二仔慶彪則專注於兒科醫生事業,馮秉芬集團於是交由兩個在美國哈佛大學學成歸來的兒子,三子慶鏘和四子慶炤接手。從此馮秉芬集團便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兒子冒進七癆八傷

首先,兩兄弟與伍日照合作,取得「麥當勞」快餐在港經營權;然後在淺水灣麗都商場內,經營燒烤場、麥當勞、平山酒樓和聽濤會等,並乘勢搞飲食管理,經營愉 景灣、澄碧村、清水灣哥爾夫球會、海外銀行家協會的餐廳。「酒樓、麥當勞都是做旅客生意,生意有限。聽濤會是私人會所,只招呼會員,不會常滿。」一名曾經 在聽濤會工作的廚師說,「馮爵士每個月總有三、四次在聽濤會請客,請的都是殿堂級人馬,如包玉剛、簡悅強等,連英國皇室、美國總統都招呼過!

馮家似乎不在 乎是否賺錢,只是找個地方招呼朋友罷了。」踏入八十年代,馮秉芬集團急劇朝多元化發展,積極與美國、英國、德國的大公司合作,成立地產物業、煤礦開採、玩具、遊樂公園,又與專做旅行支票的通濟隆成立合資公司。結果發展過速及借貸過度,加上管理不善,集團開始搖搖欲墜。當年埋單一算,淨計生產芭比娃娃的玩具公司, 便蝕了幾千萬元,最後停產收場。而在加州的音響喇叭工廠,亦負債纍纍。

傳聞拖垮馮家的致命傷,是慶鏘和慶炤,夥同永安郭家(慶炤當時妻子是郭志怡)大炒期 貨,終於一敗塗地,要老父馮秉芬重出江湖。經此一役,這個百年家業早已七癆八傷,徒具形骸而已。

馮平山開天闢地                     

馮秉芬原是香港世家子弟,父親馮平山是香港第一代華人企業家。馮平山於一八六○年在廣東新會出生,七歲入私墊讀書,十五歲遠渡重洋到泰國,投靠叔父開設的 廣同興雜貨店做櫃面,十九歲當買手,常來往港、泰兩地辦貨。廿三歲時他回鄉發展,與岳父合資種甘蔗,卻遇颱風吹襲而損失殆盡。他於是拿?韝@千元資本,到 重慶開設「安記號」,逢春節到港、澳搜購砂仁及桂皮回重慶出售,而秋季則返重慶買土產運回香港和廣州。那時香港與重慶之間電報剛通,馮平山自編密碼,利用 電報與供應商通訊報價,又自置船隻載貨,生意遠遠拋離同行。一九○九年,四十九歲的馮平山在廣州開設兆豐行,四年後將基地轉移來港,在上環文咸西街開鋪, 並自資經營維吉銀號和亦安銀號。

「兆豐行一開始已經好大規模,員工有三、四十人,老闆特登請了兩個伙頭,每日食飯足足坐滿三圍。」兩代均在兆豐行打過工 的天德行老闆聶國良回憶說,「當時兆豐行在荷蘭街和干諾道西有兩個大貨倉,自己擺貨用,行內算是少有。」兆豐行在第二街還有員工宿舍,鋪頭內更有客房,招 待從外國來參觀的顧客。而寫字樓內,全是酸枝傢俬;與買手傾生意時,總有兩、三個「後生」站在背後斟茶遞水,很有氣派。 銀號收樓發大財 經營海味雜貨令馮平山興家,但令他發大財的,原來是銀號業務。

「民國初期,香港經歷兩次罷工潮,一次是海員罷工(1922),接?颽O省港大罷工 (1925),地產市道大幅滑落,做按揭的亦安銀號,沒收好多幢樓(分佈德輔道中、永樂街、高街一帶)。市況回穩後,樓價穩步上揚,馮平山就發達囉!真是 富貴逼人來。」聶國良說,「當時他還將樓宇平租給員工,一層房子月租才幾元,還平過租梗房。」一九一九年,簡東浦與李冠春及李子方兄弟創辦東亞銀行,長袖 善舞的馮平山,亦成為第一批入股股東及董事

三年後,馮氏與李冠春創辦華人置業;翌年又 與押業大王李石泉合資安榮置業,涉足地產生意。發財後的馮平山,對教育捐獻不少,除倡辦漢文中學(今金文泰中學)外,並捐資十萬元興建港大中文圖書館,即 今天的馮平山博物館。一九三一年,馮平山病逝,享年七十一歲。

由於大仔及二仔早夭,接掌家業便落在四子馮秉芬身上。早於父親未死時,與秉芬是孖生的哥哥秉 華,較熱衷讀書;而在港大中文系讀書的秉芬,見父親年事已高,主動輟學接手家族生意,並出任東亞銀行經理。當父親一去,他便順理成章接掌兆豐行。「他很進 取,未收到貨,已經俾錢供應商,以至和平後,日本、安南有九成供應商,指定供貨給兆豐行,成為行內最大規模者。」聶國良回憶說。

馮秉芬光輝歲月 馮李爭華置交惡

馮平山與李冠春兩家,本是百年世交,一起拍檔搞生意,成立東亞銀行及華人置業,其中於一九二二年創辦的華置,更由兩家輪流做主席,一向相安無事。七五年, 華置將中區華人行賣給李嘉誠及㶅豐,套回一億三千萬。當時馮秉芬力主把套回的資金,以股息派給股東,但佔股較多的李家,卻決定將資金買回另一上市公司中華娛樂,以取得旗下娛樂行業權,雙方頓生嫌隙。

八六年李家發生內訌,李冠春細太太所生的李福兆,因未獲選進入東亞董事局,他一怒之下,把手上幾個巴仙的華置股份,售予「公司醫生」韋理。韋理於是與馮秉芬合作,以持有三成股權為由,宣佈收購華置。而馮氏更反客為主,在華置股東大會上,把所有李家人馬轟出董事局, 除李福兆外,還有他的同父異母哥哥,李福樹及李福慶。李福樹心有不甘,決定反擊,找來新鴻基的馮永祥合作反收購,每股作價十六元。兩虎相鬥之下,一股未持 的劉鑾雄卻加入戰團。他主動接觸李福樹,李氏把心一橫,將三成多華置股份賣給劉氏,連同馮秉芬胞兄馮秉華等股東出讓的百分之七,劉氏持有四成二華置股份, 已然勝券在握。

馮秉芬自己先打退堂鼓,把所持華置股份悉數讓給韋理,令華置收購戰變成劉、韋大戰。其後劉氏透過大比例供股,令彈盡糧絕的韋理亦要退出,劉 鑾雄成功取得華置控制權。

馮秉芬成冬菇王

另外,兆豐行還把原本只一桶一桶賣的冬菇,自行包裝成每包五公斤的玉花牌冬菇,令銷量倍增,行內便稱馮氏為「冬菇王」。「每逢有海味運到,南北行都會通知 各批發商幾時開盤。」一名在文咸西街打躉四十年的經營商說,「每逢兆豐行開盤,就有過百人堆在兆豐行門前,有些是出價買貨,但有些只是來了解行情,甚至傾 生意,開盤於是變成業界的聚會。」

經營兆豐行同時,馮秉芬於一九三八年自立門戶,成立馮秉芬有限公司,開拓海味以外的新生意,如零售、保險及其他地產投資。到大陸解放後,哥哥秉華自美國返港後,秉芬便將兆豐行生意交給他打理,自己專注個人的事業。到六十年代,秉華自己搞紡織廠,於是又將兆豐行生意,交給么弟秉芹打理。

時至今日,兆豐行由秉芹二女兒秀卿管數。至於公司股 權及大廈業權,一直由秉芬與秉芹兩家瓜分。馮秉芬將兆豐行交給家人後,自己全力拓展馮秉芬集團,相繼開辦啟祥洋行、同安漁業、中華百貨、會德豐紗廠、南華 保險等,建立了一個規模較兆豐行大很多的商業王國。五十至七十年代,是馮秉芬的黃金時代。

愛作英國紳士打扮的他,是上流社會的頭面人物,先後出任市政局議 員、立法局及行政局議員,歷侍六任港督,七一年更獲皇室頒授爵士銜,將馮平山家族聲望推至高峰。可惜,他的兒子接棒失手,令家族一沉不起。 太太一去頓失所依 經歷巨變後,樂觀的馮秉芬仍生活如常,每朝早與太太到深水灣打高爾夫球,然後回公司坐 鎮。在馮平山捐建的新會景堂圖書館內,工作了五十幾年的李中壯說:「愛攝影的馮秉芬,總揹?颽蛨魖咧儦炷挴]天台影相,而簡笑嫻則愛到休や室唱卡拉OK, 甚至在操場打籃球。」愛吃的馮秉芬,加入甚多名廚會員的法國美食會。「他什麼都食,西餐、日本菜等,最緊要新鮮、好味。」

同是會員的聯邦酒樓老闆程基說, 而最不可少的,是伏特加酒。他對員工、鄉里亦不薄,每逢過年過節,兆豐行都叫福臨門到會;而鄉里來港,馮秉芬會請他們到鄉村俱樂部食飯,還親自車接送。 「不過,自從簡笑嫻年初過身後,馮秉芬身體變得差了,要時常坐輪椅出入。」一名友人說,他今年已沒有返鄉下;而據馮秉芬集團的員工說,連太子大廈寫字樓, 他都極少出現。

今天的馮家,有點日落西山的境況。身家已然大縮水的馮秉芬,年前以二億三千萬,賣掉住了廿八年的南灣道大宅後,只租住淺水灣花園大廈,與四 子慶炤為鄰。而慶彪及慶鏘,亦租住附近的陽明山莊及南灣坊,至於大仔慶麟則移居美國。百年家業,從此凋零,有點樹倒猢孫散的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