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10  NM
 
 
 

由九巴四大家族持有的九龍建業, 月前曾惹來城中富豪鄭裕彤的垂涎,其後卻因價格不合而終止。上月中,九龍建業突然宣佈正式易手。擊敗鄭裕彤的,是在澳門從事地產投資,有「澳門李嘉誠」之 稱的保利達集團主席柯為湘,他以八億九千萬收購四大家族的五成一控制性股權。柯為湘收購九建的消息曝光後,中環金融界人士頗為訝異,因為這位鮮為人識,在 澳門發跡的神秘富豪,已是第二度出擊,收購香港上市公司。而更為有趣的是,連澳門人對他的發跡之路,亦摸不着頭腦,只知他因收地糾紛而經常見報。九九年, 柯為湘借出三千五百萬予從事服裝銷售的金盾集團大股東,區通志及區通德,而區氏兄弟把兩成六金盾股份按給柯。及至前年六月,區氏兄弟無錢還,柯為湘遂成為 金盾大股東,並於去年八月,再以三千四百萬增持金盾至五成二,但柯並沒有加入金盾董事局,只派跟了他多年的會計師楊國光及黎家輝,分別出任主席及非執行董 事。去年底,柯為湘再次出動,今次他看中的,是坐擁旺角始創中心,每年收租逾一億的九龍建業。由九巴四大家族,鄧肇堅、余道生、雷瑞德及伍時暢持有的九龍 建業,在去年中放盤,周大福與禹銘為首的財團,曾以每股四元收購,出價比柯為湘高一成,但鄭裕彤看過九建賬目後,覺得回報未如理想,想壓價,被九建大股東 殺訂,柯為湘因此有機可乘。「我一開始就逐個家族去傾,了解各家族心態,並且在第一日已承諾會全面收購,當初大家協商時,每股也曾要四元以上,後來發生 九‧一一事件,便因應市場而調整收購,我覺得現在個價都算抵!」柯為湘笑笑口地說。他與九建達成協議,以每股三元五角八仙,收購大股東手上的股份,然後向 其餘小股東提出全面收購,整項交易涉及十七億元。

在港少人識柯為湘收購九建後,曾接受傳媒訪問,但堅拒拍照,令外界覺得他異常神秘。「我不 想在傳媒曝光,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因為我在省、港、澳都有生意,愈少人認識愈安全。」柯為湘解釋說。事實上,香港人對柯為湘的認識不多,只有 部分地產業人士,記得他曾以亨達投資名義搞地產。「柯為湘喺呢十年八年才出嚟玩地產,最犀利一役係九二年,他以億幾元買入荃灣捷德布廠,成功把地皮的地積 比率,增加至近八倍,然後賣俾麗新發展,一塊地賺了四億。不過聽聞那塊地是他與朋友夾份買入,只是由佢出面而已。」一地產界人士說。除了荃灣地賣了給麗展 大有斬獲外,他亦炒賣過大埔鳳園地皮。而柯為湘過去十年,愛收購舊樓然後重建出售,例如長沙灣雅怡居。現時他手上仍有不少市區地皮,好像九龍城太子道西食 為先酒家舊址,以及北角明園西街地皮。另外,亨達投資在前年底也曾在賣地場上露面,與新地爭奪土瓜灣地皮,但最後輸給新地,空手而回。柯在香港搞地產,賺 了差不多五億,而手上物業組合也值三億七,身家至少有八億多,然而這位給報界稱為「澳門李嘉誠」的億萬富豪,發跡過程卻頗為神奇。

在澳行踪 神秘據柯為湘夫子自道,他五一年出生於廣東潮安,有六兄弟姐妹,三男三女,他排行第三,自小便從鄉下移居香港。二十歲那年,他於九龍塘又一村博雅英文書院 (現為陳樹渠紀念中學)中五畢業,畢業後便在爸爸柯岳峰於澳門開設的小型貿易公司幫手。柯爸爸的貿易公司,專做紡織品、工藝品生意,最初只出口歐洲,後來 打入美國市場。柯為湘加入後,七七年把貿易公司改名為保利達集團。至八○年代,他覺得中國改革開放,貿易生意不易為,便轉營紡織廠及漂染廠,並進軍澳門房 地產。「我的歷程一點也不傳奇,不浪漫,只是我很早出來工作,經過漫長的歲月,一步步積聚公司的實力。」他自稱於七十年代在澳門做貿易已發跡,但澳門人對 他的背景卻不大了了。「對澳門人來說,他是一個神秘人物,他怎樣起家,在澳門無人知;他第一桶金從哪裡來,無人知;他在澳門住在什麼地方,亦密密實實無人 知。」一位澳門資深傳媒工作者如是說。即使曾與柯為湘有地產生意來往的朋友,對柯的背景亦略知一二而已:「他好似留過學,七十年代到大陸發展,但唔成功, 才轉嚟澳門,他前期的事情我都不清楚。」澳門人雖然不知柯的底細背景,但對柯做生意的手法,卻甚為深刻。

收地條款起爭端柯為湘八○年開始在 澳門發展地產,第一個項目是在港澳碼頭附近的豪宅海富花園,該盤共有四百多個千六呎單位,呎價約四百元,賣樓為他帶來近二億元的收益。「佢牙擦擦,事事都 要威,都要人哋知道佢係第一,例如海富花園,質量要第一。」與柯為湘有地產生意來往的朋友說。八十年代中,柯為湘開始與澳葡政府合作發展經濟房屋(與香港 居屋相似),前後共五個項目,反映他與澳門政府關係密切。八九年,澳葡政府一口氣批出七十二幅土地,柯為湘取得其中一幅面積最大,位於氹仔的青洲坊發展 權,「他可以搞掂澳葡政府,拿到青洲坊,當然有一定的手腕,同政府的關係好好。」地產界人士說。青洲坊原為木屋區,面積約為四十四萬平方呎,原有一千多間 木屋。自八九年批地以來,保利達就因收地及補償問題,與居民各執一詞,拖了十多年還未發展。清楚青洲坊事件的澳門立法議員區錦新表示,八九年政府與保利達 達成協議,訂出「一戶換一屋」,規定發展商負責向每戶居民補償一個新建單位,另補貼搬遷。保利達後來發現一間木屋可能住有超過一戶人家,便立即「縮沙」, 並於九五年修改合約,定為由發展商興建經濟房屋交政府分配,而發展商只肯補償居民搬遷費。

澳葡政府多優待去年十一月底,保利達拆樓收地,便 引起居民對峙,其中有居民因不滿清拆賠償,反鎖屋內要脅要放石油氣自殺,最後要司警及立委調停,收地一事又被卡着。現仍居住於青洲坊的黃婆婆,一提起收地 便大吐苦水。「原本以為一屋換一屋,如今無屋俾我哋之餘,搬遷補貼也只得兩、三千元。我在這裡住了五十多年,唔會搬啦!」而柯為湘卻一口咬定,從來無應承 會賠償新樓給居民,「你想想有無可能,住間二、三百呎爛木屋,可以換一間六、七百呎新屋,全世界都無可能,特別是這些無業權的木屋。」取得青洲坊批地不 久,澳葡政府再批出百二萬呎黑沙環填海地皮,給柯為湘發展工業及住宅。據知情者透露,澳門政府早在黑沙環工廠未投產前,已批紡織品出口美國配額給柯,每年 最少幾萬打,以每打配額可賣百多美元計,單是配額,柯便有幾千萬港元收入。澳葡政府對柯的種種優惠,引起社會嘩然,並抨擊政府枱底交易。對此,柯顯得不耐 煩:「我沒有什麼感覺,政府按它的承諾去做,我按我的承諾去辦,中間肯定有人嘈,但我都不理。」柯為湘除了從事紡織製衣及地產外,九四年他由弟弟柯為雄, 與澳門傳媒人林昶合辦《華澳日報》。九九年《華澳日報》因勞資糾紛,被法院下令封產,停刊不久便重組為《新華澳報》。記者致電約晤林昶了解,他一聽見柯為 湘的大名,便很不耐煩說:「他(柯為湘)九九年已退出,無可奉告!」然後便掛了線。對於香港傳媒把柯稱為「澳門李嘉誠」及「澳門大地主」,一位澳門地產界 人士馬上嗤之以鼻,「未輪到佢!」而柯為湘亦說:「只是一個美麗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