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9-5  NM




中巴遭禹銘以一仙敵意收購,首回合只獲得0.23%股東支持,距離過半數的要求甚遠,顏家三姐弟又開記者會報捷。顏傑強坐在董事席 上,努力地抹眼鏡,用紙巾抹完又用手帕抹。顏潔齡和顏亨利分別以主席與副主席的身份發言,只任副監理的顏傑強,一句話都沒機會說。他是中巴的「大少」,已 故中巴創辦人顏成坤的長子,八四年被廉署檢控以過高價購入輪胎,此後在中巴角色漸退,由顏家大小姐掌管大局。今天仍坐擁六百六十萬股中巴(市值約四點六 億)的他說:「我完全唔志在,佢鍾意做就做到夠。孔融三歲讓梨,十七歲拜相,你聽過未?「我係英國貴族,威過鄧蓮如,我响英國發展太空科技,同中巴差天共 地,CMB(中巴)is nothing!」柴灣中巴車廠頂樓,是中華汽車公司大本營。自從中巴在九八年喪失專營權後,車廠租予城巴,但仍保留了頂層。看那種六十年代裝修、簡陋的佈置,完全想像不到這是一間市值三十億,銀行有廿二億現金的上市公司。 「柴灣呢啲地方點做得嘢㗎,嚇死人啦。好多上流社會嘅人嚟搵我㗎,英國保守黨主席、議員、蜆殼石油總裁、馬莎百貨總裁……總之非富則貴。」顏傑強在這裡有 個辦公室,但他卻感到厭惡得很,以前仍做巴士生意時,他甚至要換鞋才踏進來。這層樓除了冷氣夠冷外,員工沒多少個,一個中年職員怯生生地走過來對六十三歲 的顏傑強說:「大少,你今日要去律師樓簽張票……」「大少」覺得煩,又罵了他幾句。「佢哋睇住我大,梗叫大少啦,唔通叫我伯爵咩,佢點識啫,嘥氣啦!」車 廠天台有一列中巴,最初他連過去拍張相片都不肯。「影嚟做乜吖,呢啲係愚蠢同痛苦嘅回憶。」這幾部巴士是來往港運城與北角政府合署的,每天只行駛三小時, 象徵式算是有點服務。北角港運城是中巴與太古合作的項目,亦是中巴由搞巴士轉為搞地產的漂亮一仗,連商場都名叫「成坤廣場」,但顏傑強卻總把它唸成「運港 城」。

我好有性格他走到父親顏成坤掛着3333車牌的金色Daimler前面,又要我們拍照。旁邊有部車牌是555的金色甲蟲,他就叮囑我 們不要影。「部三條五係顏律師嘅,唔好影,我哋無關係。」他稱呼自己的姐姐顏潔齡做顏律師,弟弟顏亨利做顏醫生,生疏得很。他說這是英式傳統。但因三姐弟 甚少聚頭,就是中巴開股東會,他們彼此說話都不多,於是有人說他們姊弟不和。「我哋淨係開會見,同太古食飯都要見啦,一年幾次,傾公事囉!「佢哋鍾意飲 酒,我一世人未飲過酒,淨係飲牛奶。我賭馬兼養格力狗,佢哋又唔賭。「佢哋從來唔去餐館,日日食飯盒,十蚊定廿蚊?我唔知,我一世人冇食過。我食一千蚊一 餐。」他說自己在男拔萃寄宿,之後去美國底特律讀書,姐弟去英國,所以好少來往。童年呢?「我禮拜六要跟前清秀才學古文,星期日又要睇足球,好忙。」然後 他開始背:「水陸草木之花……(《愛蓮說》)」。姐弟雖然少來往,但祖業被人狙擊,三人又站在同一陣線。「而家我哋俾人收購,有人俾一千蚊一股我都唔會賣 啲股票。但如果顏律師顏醫生問我攞一百萬股,我即刻俾佢,證明我哋無事。I mean it, OK?」

父親太忙了為了接見眾多上流社會的人,他在怡東酒店長期租了一間房,月租四萬,「過貴族的生活。」去年四月過身的顏成坤是出名節儉的人,中巴喪失專營權時,老員工就說他有個習慣,喜歡夜來在公司數 銀仔。已有逾十億身家,每月仍會喜滋滋地到銀行打簿,檢查是否收到生果金。父親的節儉,顏傑強繼承不到,無論餐廳酒樓侍應還是泊車的人,他都打賞至少一 百。「佢覺得我好奢侈,叫我唔好過貴族生活,但我係貴族吖嘛。」父親是潮州商會永遠名譽會長,顏傑強卻最怕聽潮州話,每逢過年必大批潮州人來拜年,害顏傑 強要塞住耳朵。「我爸爸係潮州人,我媽係新會人。我係英國人,你唔好寫錯。」顏成坤當年在中巴,年逾九十仍事事親力親為。強人父親,未必就能感染兒子。 「我跟咗老豆三十年,跟出跟入,佢係腳踏實地,勤奮的人。但佢對我冇乜影響。「佢好忙,要做立法局行政局議員,應酬又多,晚晚十點先返屋企。我從來唔等佢 食飯,我好有原則,一定要八點鐘食晚飯。我自細都好有character(性格),OK?」父親對他影響不深,他反而常把母親掛在口邊。母親黃亦梅,是黃 耀南之姊,黃耀南就是與顏成坤一同創辦中巴的人。黃亦梅之父黃旺財,早年經營船務致富。「係名門望族,詩禮傳家,幼承庭訓,你寫低佢。」顏傑強說,自己廿 七歲時,母親仍規定自己半夜十二點前要返家。

沒有全家福採訪香港巴士之父的兒子,本以為有無數珍貴舊照片。但顏傑強合作地找了兩天,找遍他 在酒店和中巴車廠的辦公室,甚至堅尼地道六十四號的祖屋。與母親,只有一張在酒會裡,一個望東一個望西,意外地站在一起的照片。而與父親的,他千辛萬苦, 終找到一張皺成一團的剪報,裡面有張黑白照。「全家福呢?」「冇,冇呢啲嘢。」

巴士太邋遢姐弟各有專業,顏傑強到底特律理工學院讀汽車工 程,似是父母有意栽培他繼承父業。「我讀完碩士返中巴做工程經理,千二蚊一個月,做老豆擦鞋仔。媽咪每月都俾五千蚊我。」廿三、四歲的他,獲分派到站頭檢 查巴士是否真的滿座還是故意飛站,要跳上每班車數人頭。「討厭到不得了,太熱嘞,我寧願去淺水灣酒店讀書都唔做嘢。」廿七、八歲他再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UCLA)讀了一年,拿不到博士。之後在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拿了一個工商管理博士才回港,舅父黃耀南退休後,副監理一職就落在他身上。一九八三年,他被廉署起訴,指他以過高價格為中巴購入輪 胎,從中收取佣金五十萬,在地區法院聆訊五星期,最終無罪釋放。幾年後,顏父就委任顏潔齡為中巴最高決策人。「嗰件事我唔想再提,總之法官最後話我正直、 正義、富有,絕不會做出咁stupid嘅事。大勝十幾個馬位,無罪釋放。」喜歡跑馬的他不時會用馬作比喻。「我有三千萬身家,會唔會攞隔籬枱三十蚊貼士? 絕對stupid。」在中巴投閒置散,他「唔知幾歡喜」,他嫌中巴是「邋遢生意,賺一個幾毫,日日俾人鬧」。他八五年已開始在英國投資,搞些「驚天地,泣 鬼神」的東西,跟中巴是「博士與幼稚園」相比。而亦因他在英國投資了二千萬英鎊,所以得到男爵(Baron)勳銜。

貴族實超然他拿出一張英 國封侯排名,瞇起眼用手指逐行指,最高是英女皇,其次是皇夫,第三是查理斯王子。「鄧蓮如响度(男爵),胡應湘响度(Knight,爵士),我老豆响度 (CBE太平紳士)……」他本人是Baron of Appleby,快要升格為子爵,身分比鄧蓮如還要高。記者問他一生人最大的成就是什麼,他就說是受勳。「係黃袍加身,你唔係貴族,你唔會明,連首相都要 叫我My Lord。」貴族身分本是世襲的。一位八十多歲的保守黨上議院議員無兒無女,九七年就把銜頭交付了他。那議員的名字,他又不能透露。不像一般受勳,會同港 督合照,他沒有與英女皇甚至首相合照過,因他們當他是「自己人」。他也沒有什麼荷蘭水蓋。他承認,無論是什麼政黨找他捐款,他都不會推辭。「幾多錢?唔記 得啦,幾百萬啦,三十年來都有捐,五千鎊捐過好多次,提嚟做乜啫?即係我請你去快餐店食嘢咁少錢,有乜好講?」他的積架駛過柴灣工業區街角一間快餐店,他 不屑地用手指了一指。他最近在愛爾蘭Mannin和Connaught大學取得三個函授太空科技博士學位,但記者上網卻找不到這兩間大學。「香港冇一個人 幫英國政府做過太空工業,我老豆最多都係响殖民地做嘢,heaven and earth(差天共地)。」為什麼要投資英國?「英國係斯文國家,啱我,我係斯文人,唔鍾意做巴士嗰啲邋遢嘢。」他神秘兮兮的,說自己幫英國國防部工作, 是軍事秘密,不能說得太多。訪問最後一天,記者有幾個問題問他,本來在電話談就可以,但他堅持要與記者面談:「貴族唔可以响電話講嘢,戴卓爾夫人都唔 會。」他又十分謹慎地說:「我點知你會唔會扮假聲,你可能唔係Eva(記者洋名)。」

夠膽抄我牌從小到大,他都是大少。坐在積架房車後座, 他從不戴安全帶。司機不敢違例掉頭又給他罵,「我丟五百蚊俾佢睇佢抄唔抄牌!」怎樣才是貴族的生活呢?「跑吓馬,星期日出街戴番條絲巾,搭有女人讓佢出 先。」由於香港沒有貴族,他只好在酒店看BBC,睇英國波,到半島Gaddis吃飯,在澳門養了三隻馬,週末乘直升機到澳門賭馬,每次落注萬餘元;在香港 也養了一隻,但不喜歡入香港馬場,因為泊車好麻煩。閒來去英國文化協會看有關英國憲制、皇室歷史的書。潮州人最重子嗣,但他膝下猶虛,因為「沒時間」。太 太在倫敦避暑,幾個月不在身邊,他說自己沒有女朋友,從不到夜總會跳舞,採訪時他太太亦確實打電話來問澳門賽馬的戰果。他說自己不會講大話,貴族是不會講 大話的。在酒店簽賬,他會簽「Baron Ngan」。

最掛念母親他擁有中華汽車公司六 百六十萬股,以七十元一股計,值四億六千萬。另外中環顏氏大廈有樓收租,每月五至六萬。股息與租金,就是他平日的生活費。禹銘若收購中巴失敗,中巴派息每 股十八元,他又有一億二千萬收入,他會捐幾十萬給保良局和東華三院。「我好thankful,媽咪叫老豆留好多錢俾我,我廿一歲就有中巴股份。」他現時在 羅便臣道的住家,也是媽媽送的。他一生最大的打擊,就是母親離世。「响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我晚晚陪佢。佢過身我唔開心咗成年。」她死於癌症,終年六十 八。反而中巴喪失專營權,他只是代父親傷心。「做咗六十五年被人炒魷,當時老豆在養和醫院,我夜晚七點探完佢,當時落大雨,我返到柴灣車廠,個頭濕晒,啲 巴士一架架揸返嚟,趕住半夜十二點交接。啲記者猛影相,我好唔開心,end of the era(一個時代結束了)。」他始終覺得,香港政府對不起中巴。「羅范椒芬踢走中巴後即刻升官,你訪問咗我,下個月會唔會升做總編輯?」

貴 族與庶民齊忍顏傑強不單喜歡飲牛奶,也喜歡飲維他奶,他還經常請我們飲。他帶我們回堅尼地道六十四號大屋找舊相,那是顏家的祖屋。雖然這大屋現時市值三 億,但日久失修,外牆剝落,傢俬發霉,破落得很。顏傑強不讓我們進屋,因為裡面有老鼠。我們只在花園等。喝了兩盒維他奶的攝記,突然人有三急,急得團團 轉。顏傑強無論如何不讓他去廁所,因為幾個廁所都塞了,還浸過水。原來連他本人都在憋着,正趕快找完相片才回酒店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