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行半年的跨境電商新政迎來新一輪延期。

中國商務部網站消息稱,為穩妥推進跨境電商零售進口(B2C)監管模式過渡,經商務部有關部門同意,上述過渡期進一步延長至2017年底。

一些參加了多部委調研的平臺企業已經提前獲知了這個消息。2個月前,他們迎接了包含商務部在內的多部委團隊實地調研。其中一位企業負責人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稱,由於對進口零售跨境電商定性的問題上,依然未能達成一致,最後的結果是再度延期。

河南省進出口物資公共保稅中心集團有限公司總裁徐平略微松了口氣。曾在全國首創“跨境貿易電子商務保稅進口模式”的她幾個月來持續與各部委積極溝通,終於迎來了這一成果。

“這不是一個部門能做到的。”她對本報說,“這是好事,國家給予了更大的過渡空間,但是還沒有達到行業的預期。”

這種複雜的感覺也是其他接受本報記者采訪的跨境電商企業和保稅區人士的第一反應。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杭州保稅區人士稱,依然是“達摩克利斯之劍”。

徐平給自己定下了2017年的重大任務:盡快確定身份,形成長期運營標準模式。

跨境電商新政這半年

過去這半年,跨境電商零售進口行業,正在逐步適應新的政策。

今年3月底,財政部正式發文,以公平繳稅為初衷,確定自2016年4月8日起,我國將實施跨境電子商務零售(企業對消費者,即B2C)進口稅收政策,並同步調整行郵稅政策。但企業經營範圍的正面清單,卻在4月7日21時左右才正式公布。此後,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全行業一度面臨“熔斷式”的嚴峻考驗。

經國務院批準,2016年5月11日起,我國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有關監管要求給予一年的過渡期,即繼續按照試點模式進行監管,對天津、上海、杭州、寧波、鄭州、廣州、深圳、重慶、福州、平潭等10個試點城市經營的網購保稅商品“一線”進區時暫不核驗通關單,暫不執行化妝品、嬰幼兒配方奶粉、醫療器械、特殊食品(包括保健食品、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等)的首次進口許可批件、註冊或備案要求;對所有地區的直購模式也暫不執行上述商品的首次進口許可批件、註冊或備案要求。

《第一財經日報》曾經在今年5月初的報道中提及,此前行業遭遇“熔斷”背後的原因之一,是高層對於進口B2C的核心性質認識無法統一。多位接近決策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高層對於B2B和B2C的核心認識,還是認為B2B是主流。在5月的一次協調會議之後,達成的一致是,跨境電商未來方向是B2B,但並不是說不發展B2C。

具體表現在質檢總局醞釀出臺的細則中:就是把批量進入保稅區的貨物使用一般貿易,還是按個人物品來監管。這直接決定這些貨物是否能進入保稅區。

這半年,全行業的發展狀況如何?徐平描述稱,以鄭州跨境電商保稅園區為例,最直接的數據體現在剛剛過去的“雙十一”上。去年參加“雙十一”的企業有近20家,今年參加的只有不到十家,參加的企業中中小微企業業績比去年下降50%。原因是資金困難、融資不易。

“這是未來不明朗造成資本市場觀望的結果。”她說,倒下的有蜜淘這樣一度發展勢頭良好的企業。企業撤資撤租的比例達到50%,主要是中小微企業居多。

各個企業情況則各不相同。進口全鏈路電商碧捷董事長王振剛稱,已經在新政前後把2000元以上的貨品發往香港的保稅倉。目前,這個貨物的比例大概在15%。

前述平臺企業負責人稱,從整體來看,新政確實導致增速整體放緩,保稅業務下降10%,,成本也高了許多,這部分轉移至海外。

京東全球購業務負責人邱煌看到消息後對本報記者描述說,現在的狀況是一切照常,除了征稅,並對商品消費金額規定上限,未來應該不會比現在政策更差了。

未來如何形成長期標準運營模式

未來,政府和企業,該如何合作,以形成長期標準運營模式?

徐平說,未來爭取的結果是,必須將進口跨境零售(B2C)模式,定性為新型國際貿易(跨境零售),而不是一般貿易。“現在是介於兩者之間,模糊不清的角色。”

在她看來,新興事物出現需要一段時間觀察和印證,美國蓬勃發展了十年後,才開始納入管理,(中國)現在規模還太小,所以應該先試幾年。“未有定論之前,有一段時間延期,這是我們期望的。”她說。

看完了通知,徐平又給自己上足了弦。“時間真的很緊張。”她說,“實際上市場等不得一年,企業發展需要戰略規劃,不明朗的未來就是斷送行業。”

無論如何,他們中的很多人,還是堅定地看好中國旺盛市場的需求。

“我看好國人全球消費的趨勢。”洋碼頭CEO曾碧波說,“我們會順勢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