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3-17  NM




制水時期一個個鎚仔「扑都唔爛」的膠水桶,七十年代標榜「踩唔扁,仲可以當櫈仔坐」的太空喼,及八、九十年代的微波爐、飯煲,都是紅A出品,是不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近年紅A這個港產土炮,仍有生產,但名字卻因主事人低調保守的作風,而逐漸為人所淡忘。

來到今天,三十出頭的第三代掌門人梁馨蘭主動接棒,既重新定位,又大事作品牌改革,誓要將這個令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品牌,打入年輕人市場。她要過的第一關,是堅持保留傳統的父親梁鶴年。

「現在是五點三十分,工廠女工放工時間到……」鐘聲響起,大部分員工即時拿起手袋離開;因為處於新蒲崗大有街的紅A,從不加班。這間九層高廠房已經建了五 十年,去年翻新過,木板牆沒了,像電影《花樣年華》的場景亦不再,唯獨留着舊工廠「嗌咪」的傳統。每逢午飯、放工的時候,鐘聲就會響起,並有接待生即場廣 播;連通知員工到會計部出糧,都是靠這個系統,總之一開咪,整幢大廈都聽得見。

接手管理這家舊式工廠共二百五十名員工的,是第二代梁鶴年的二女梁馨蘭。梁馨蘭執掌市場推廣部,現為業務拓展總監。在美國讀書的她性格爽直,從不擺架子,衣著亦樸素;一件Print Tee配皮外套,緊身褲套上一雙長靴便上班去,與紅A硬朗形象很是匹配。

品牌墮後重新定位

梁馨蘭碩士畢業後回港曾於紅A營業部做了一年,之後她要出外闖蕩,便跑去當公關、又做過展覽設計,經常四圍飛,「阿媽每次打俾我,我都喺唔同地方,佢每次 都問我幾時返去屋企幫手,但我都冇答應,因為覺得未係時候!」年多前,她接到母親的一通電話,問着同樣的問題,這次她一口答應了,除了因為「飛得太累」, 還因為她覺得這個品牌已經落後太多,是時候要改變,「你問啲後生仔,有幾多個認識紅A?我覺得係時候做啲嘢,如果唔係耐咗,要花更多力氣去sell,到時 人哋都未必接受到!」

事實上,紅A近年主力發展指示牌、儲物箱等工業產品,家品市場的地位早已動搖,名字亦逐漸被一眾「師奶」遺忘, 故梁馨蘭回歸後的頭炮,就是要重整品牌。她看到網上購物為零售業的大勢所趨,便於去年三月增設網上商店,吸納年輕顧客。梁馨蘭又在產品設計上花心思,先後 推出水滴形紙巾座及黑白色咖啡杯,「水滴形紙巾座係強調流線型嘅設計,表現紅A產品唔只有圓形或四四方方;而黑白色咖啡杯就突破以往固有嘅紅色或藍色。」 這兩款新產品會在city'super及貿發局的設計廊等地方出售。同時她邀請龍皇酒家老闆黃永幟(幟哥)任代言人,推廣一直有生產但被忽略的廚具用品系 列,如膠電飯煲及膠燉盅等,長遠發展內地市場。她說:「我哋唔可以再靠筲箕或者水桶嘅故事去帶動紅A,我希望有一樣嘢,係呢個年代嘅,而唔係靠上一代!」

成果未知,但這些小小的改革已遇到阻力;阻力位主要來自爸爸梁鶴年。梁馨蘭說,例如她希望產品顏色可以多元化一點,嘗試採用綠色、水藍色、啡色、黑白色等,往往不被看好,「我同爸爸睇嘅嘢唔同,佢覺得只有紅色係公司產品嘅顏色,你班友試到天花龍鳳點得o架!」但她仍會試圖去說服父親,「我會嘗試搵更多資料去支持我嘅睇法,或者作某程度配合,可能某條生產線出番紅色,希望喺線條、造型設計等其他方面搭夠!」

堅持香港製造

曾幾何時,紅A其實充滿創意及相當前衞。公司原名星光實業,「紅A」只是其嘜頭。紅色代表吉祥、喜愛的意思,而A(如啤牌中的煙士Ace)是啤牌中牌面最大,代表星光產品屬「一級品質」。

一九四九年梁馨蘭爺爺梁知行帶着十二位員工從上海來港,並將製造牛骨牙刷的技術引入,創立了星光製刷廠。初時由深水埗一個鋪位做起,山寨式經營,用牛骨做 柄,豬鬃毛做刷。後來因為牛骨供應不穩,又適逢戰後塑膠技術解放,於是塑膠便成了很多原材料的代替品。至五、六十年代,香港人口急增,紅A乘勢開始生產其 他民用品,當時香港制水,紅A竟可連夜趕製十萬個水桶應市,一炮而紅,生意亦愈做愈大。當時紅A已由筲箕灣一幢三層高的廠房,搬進新蒲崗廠房。

梁馨蘭很欣賞創辦人爺爺的創意,「以前好驚佢,覺得爺爺好惡,平時見到佢都係叫一聲阿爺就掉頭走。入咗嚟公司, 睇番阿爺留低嘅剪報,見到以前嘅廣告、包裝設計,先發現阿爺個時真係好大膽!」例如,以前紅A在工展會設立的兩層高攤位,像亭台樓閣般,中間竟有小橋流水 穿插,「真係好犀利,就算做咗咁多年展覽,我而家都未必夠膽做呢啲設計!」又如六十年代的仿水晶燈,「啲款式設計好classic,真係而家都興到!」梁 馨蘭興奮地說。還有過往紅A令人印象深刻的廣告口號及「太空喼」等「出位」產品,都出自爺爺梁知行的手筆。

接班轉低調

梁馨蘭的爸爸梁鶴年七五年開始接棒,至八、九十年代,他可以話事後,風格即一百八十度轉變,梁鶴年坦承,自己性格與父親各走極端,「好似我唔鍾意影相,鍾 意低調;但我父親就覺得佢出到街,人哋要認得佢個樣。佢個卡片可能摺兩摺,好多主席、會董職銜,我可以話俾你知我一個都冇,我覺得做呢啲嘢好費時失事!」 他甚少接受傳媒採訪,亦從不被傳媒拍照。他記得當年跟着父親去見客,每晚閒閒哋飲完一支白蘭地,應酬直落,試過十天、八天沒有回家吃飯,「當時八○年代, 三十多歲,係有過咁嘅日子!但我好快厭倦!」

而紅A亦隨接班人保守低調起來,並轉攻工業市場;即使中國改革開放後,港商紛紛將工廠北移,紅A仍然堅持在港生產。梁鶴年強調不少行家都會向他呻道,內地 做廠也不容易,「內地電費貴,我哋曾幾何時係全九龍用電量第二大嘅工廠,加上我哋嘅貨大件,運輸費都好高!」至於人工問題,他們從不採取勞工密集式生產, 盡量採用自動化或半自動化,減低工資成本,「大陸四個人睇三部機,我哋兩個人睇十部機,可以全自動化!」

守家業不敢冒險

紅A亦參與過地產投資,曾經與新昌置業、先施等合作發展及出售九龍塘喇沙利道十八號A豪宅項目、亞皆老街的商務大廈等,但都只佔細股。而早前作為分廠的葵 涌紅A中心,亦已出售。同樣塑膠起家的李嘉誠已轉型地產進身巨富,梁鶴年坦言自己輸唔起家業,「你拎住區區個一億幾千萬做地產,我可以話你知唔好制,做廠 唔係咁易搵得返!我就會覺得風險大,即係話我哋穩定嘅收入唔足以用嚟填補地產上嘅損失!唔想冒咁大嘅險!」

梁鶴年也曾在九七年想過上市,後來因父親梁知行年事已高,很難再打理財富,又擔心一旦投資失利,不能夠翻身,故打消上市念頭。現時紅A的產品包括家品、廚房及餐飲業用品、工業容器等,逾六百多款,其中餐飲業的市佔率達九成,家品及飲食產品年產量逾一千萬件,每年的銷售額過億元。

父親對愛女期望高

頭兩代掌舵人性格截然不同,爺爺大膽創新,爸爸穩打穩紮,梁鶴年為人過分低調,一度令紅A的名字在市場上銷聲匿跡,梁馨蘭卻忙着為父親辯護:「其實要守業 都好難!可能你哋會話做咩我哋靜咗咁耐,冇晒noice搞咩呀?事實上家品市場的確係萎縮咗好多,爸爸純粹係生意人,佢要諗發展其他線路去守住呢個產 業!」

問到梁馨蘭會否接手全盤生意,她沒有正面回應,「冇諗到咁長遠呀,都係做好而家嘅嘢先!」但爸爸梁鶴年對她卻有一定期望:「我對佢期望好高,佢而家係市場 部,遲啲去搞營業部,搞掂再搞生產部,起碼要主理三個部門以上,先有個正正式式叫Executive Manager嘅等級!」

在本地品牌買少見少下,問到紅A將來的發展路向如何,兩父女都有所保留,「都係見步行步,我哋講嘅未來,係三至六個月內嘅事。目前中東危機令原油價格暴升,塑膠原料短缺,都係當前挑戰,我哋會好謹慎去做!」

紅A大事記

1949年︰梁知行創立星光製刷廠,主力製作牙刷。

1957年︰成立星光實業有限公司,開始生產民用產品。

1961年︰位於新蒲崗大有街廠房落成。

1964-67︰當年香港制水,紅A膠水桶賣斷市,連夜趕製十萬個水桶應市,品牌一夜成名。其間,因響應政府「節約用水」運動而推出六加侖儲水桶、沖涼花灑等產品。

1970年代︰響應九年免費教育推出的太空喼,成為一時佳話;漏斗型圓膠櫈也是紅A經典之作。

1975年︰第二代接班人梁鶴年從美國回港,正式加入星光實業。

1980年代︰配合工業發展,推出各類工業容器

1990年代︰推出微波爐煮食用具,當中點心蒸籠及飯煲曾獲總督工業獎

1997年︰禽流感爆發,特區政府向紅A購入大量膠造雞籠

2000年︰紅A獲頒「香港十大名牌」;同年創辦人梁知行辭世

2010年︰第三代梁馨蘭回歸祖業,成立紅A購物網,及製作新產品,搶攻年輕人市場。

當紅A粉絲遇上紅A老闆

紅A過去雖然低調,但仍有不少不離不棄的瘋狂fans,金潤華(Kim)便是其中之一。屬八十後的Kim,雖然從未使用過紅A產品,但收藏比紅A老闆還要 多。他二十四歲開始收集紅A產品,第一件收藏品是從尖沙咀凱悅酒店結業拍賣會上,以二十元買下的兩張紅A漏斗櫈。這三年間,他走遍港九新界的舊式雜貨店, 儲得超過三百多件紅A產品,部分更來自澳門、新加坡等地。

眾多產品中,紅A塑膠燈給他最大驚喜,他至今收集了逾二十多款,「佢嗰啲膠水晶燈好靚,一盒好似唱片咁大,返嚟慢慢砌,好簡單方便!」這天他跟記者一起來 到紅A新裝修的陳列室。甫進入陳列室,他即撲向放滿懷舊紅A產品的櫥櫃,彷彿變成充滿童真的小朋友,「我有呢個、呢個,呢個我冇呀,我用其他嘢同你交換 吖!你哋以前產品上面嘅紅A標誌個面係磨砂o架!可以睇到做產品幾精細!」他如數家珍地向梁馨蘭訴說他的珍藏。梁馨蘭身為紅A新一代接班人,面對這名超級 粉絲也自愧不如,「嘩,你真係好勁,我喺你面前都只係小學生咋!我要掉轉頭向你請教添!」

Kim一直希望紅A能夠重新推出懷舊產品,梁馨蘭指有難度,「因為好多之前的舊模、舊機器都冇晒,真係出唔番,我哋喺廠搵番有啲完整少少嘅模,嚟緊會試推出懷舊系列,第一炮係仿水晶燈,限量一百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