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粉一定知道,蝸牛妹是個珍珠奶茶控,去年給你們寫過中環的珍珠奶茶。今年珍珠奶茶最大的變化不在中環,而是從銅鑼灣刮起來的黑糖珍珠奶茶:


老虎堂排隊向左,幸福堂排隊向右(測評等我後面來說),每天都是兩條人龍,生意好到爆。

 

以前珍珠奶茶很多都是用奶粉沖的,而黑糖珍珠奶茶,是直接把牛奶跟珍珠撞在一起。因為加入珍珠時候,已經在透明杯壁上淋上了黑糖,所以既有口感、冷熱的對撞,還有牛奶跟黑糖顏色上的撞。非常適合打卡po去朋友圈啊,INS。

 

結果還沒喝幾杯就看到新聞,幸福堂總部竟然跟香港代理商撕起來了。一杯珍珠奶茶,賣出這麽多風波,難不成背後是幾個億的經濟糾紛?根據臺灣幸福堂、香港幸福堂的官方INS,整理了下雙方口水戰的主要觀點:

 

8月10號,幸福堂才在銅鑼灣老虎堂隔壁開了新店;9月23號總部就突然發聲明說香港代理商沒按規矩辦事,沒整改好前不能加盟新店,分分鐘把你的代理權剝奪了。


香港代理表示,雙方是有爭執啦,但我們有圓滿的討論哦。

 

但是看到珍珠奶茶店總部還是很生氣啊,9月底死咬香港代理沒有遵守公司標準,影響公司形象,而且敲黑板強調總部不知道香港其他加盟店的計劃,香港代理怎麽能惡性營利方式拓展呢?

 

香港代理表示,我們已經釋出善意,但也沒有收到公司的書面回複,作為香港代理招收加盟商不用總部同意,總部無權收回加盟商的權利,你們必須要履行合約,供應原材料,不能單方停止供應。


 

嘴炮打到這里,好像講合約精神已經不行了。於是從11月開始,幸福堂總部,將紛爭直接上升到了食品安全角度。他們覺得香港店的珍珠、茶葉跟黑糖不是來自總部,畢竟兩個月都沒給總部匯款、進貨買食材了,所以食材可能會引起食品安全問題,號召大家不要喝代理商的珍珠奶茶,但是記得等待明年一季度公司在尖沙咀和旺角開的直營店哦。

 

香港代理表示,食材都是臺灣進口來的,符合香港食用衛生安全。然後直接在ins上馬賽克了店面的招牌,邀請網友重新給店起名字(看來是要自立門戶、改朝換代了啊)。

 

搞得11月開張的尖沙咀加盟店,9月底一臉懵逼的發了條狀態表示,8月中決定加盟幸福堂,聯絡了總部的陳老板,被轉介之香港代理;開店過程遵從開店水準和總部理念;周才知道自己開設的加盟店不被承認;現在感到驚訝和無助,現在甚為苦惱,攤手~~

 

你們說說,有沒有喝過這麽一杯含有恩怨情仇的珍珠奶茶?到底是幾個億的利潤,才能撕成這樣?反正市場都這樣了,不如順手研究下香港的珍珠奶茶行業吧,順便嘗試還原一下事件的真相~~

 

首先,港村人民還是蠻喜歡喝茶類飲料的,2016年度的消耗量是4500萬杯,複合年增長率3.8%。2016年香港733萬人,平均每人每年喝6杯茶類飲料。可以對號入座,看看自己是拖了後腿還是主力消費群體。

 

數據來源於2018年3月上市的天仁茗茶代理商賓仕國際。

 

其次,港村人民花在茶飲上的錢也越來越多。2012年的零售價格指數從100開始算,到了2016年就漲到了128.6,複合年增長率6.5%。

 

奶茶漲價主要是人工漲價的結果:2012年珍珠奶茶行業的平均月薪是1.11萬,2016年漲到了1.4萬,複合年增長率6%。相對而言,已經很高的租金,表現有點起伏,同期的複合年增長率是0.4%,令珍珠奶茶價格沒有漲的太誇張。

 

不過因為產品之間的差異化有限,珍珠奶茶行業的入行門檻比火鍋店低多了。截止2017年10月31日,香港有超過500家茶飲零售店;但主要利潤還是掌握在連鎖店手中,香港有十個主要的連鎖奶茶店品牌,其中前三就占據了茶飲市場總收益的62.4%。

 

雖然大家都知道珍珠奶茶肥,但是只要消費者覺得珍珠奶茶配方健康、卡路里少一點,多那幾塊錢還是願意付的。你們看仁這幾年的飲料產品平均售價,從2015年的19.3港幣,提高到了2017年8月底的20.6港幣。

 

2018年上半年,珍珠奶茶的平均價格漲到了22.1港幣(幸福堂招牌黑糖珍珠鮮奶價格是30港幣)。並且隨著新開店,天仁的日平均杯銷量也很可觀,從2015年每天賣4600杯,到2018年半年平均每天賣2.75萬杯(幸福堂在臺灣最高紀錄一天賣了6000杯)~~真,一頭現金牛。

 

吃貨們可能還記得,天仁茗茶的第一家店,是跟著老鄉誠品書店,於2012年8月份在銅鑼灣希慎廣場里開的。還記得當年,為了喝珍珠奶茶,特意在誠品排過hin多次隊,那一層的香味啊,真的是太饞人了。

 

你看看,六年時間過去了,天仁在香港開到了38家店,而且幾乎沒有什麽關店的情況。

 

珍珠奶茶店的同店增速,無論上市前後,絕對算得上是香港零售業中的一股清流。

 

雖然上面說香港珍珠奶茶店人工成本年年漲,租金也不便宜,但是真的敵不過珍珠奶茶的高毛利率啊。珍珠奶茶跟雪糕什麽的,銷售毛利率達到了78.4%

 

珍珠奶茶的店這麽好賺,自然吸引不少新品牌來香港開店,比如老虎堂,幸福堂,喜茶(據報道開店ing)。

 

不過跟1953年開始賣茶葉、2000年賣珍珠奶茶、2012年進軍香港的天仁比起來,幸福堂的發展速度大概就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後浪速度。幸福堂是2018年1月創立的,6月份臺灣開了20家分店,8月份進入香港銅鑼灣,9月和11月分別於元朗和尖沙咀開了新的加盟店。

 

一年不到的時間,就完成了品牌創立、進入異地市場擴張、雙方口水大戰這麽多事,連懷疑印著自己名字的奶茶可能有食品安全問題、號召粉絲不好喝這種聲明都能一發再發。


如果這都不算浪~~

 

作為一家連鎖珍珠奶茶店,最重要的競爭力是品牌、飲品品種、價格、店鋪地點、分店數量和營運效率,以及跟原材料供應商搞好關系。

 

再回去已經成為上市公司的天仁茗茶的代理是咋弄的。天仁在香港是按照特許處方制作的,品牌方派人定期檢查香港的制作工序,並檢查產品品質、店鋪衛生等等。除了水果這些易腐爛食品本地采購外,其他的原材料如茶葉、蜜糖、奶粉都是從品牌方采購的。品牌方也是賓仕國際五大供應商之一。

 

具體的特許經營條款是這樣的:賓仕國際是天仁茗茶香港唯一的特許持人,不可以轉售,特許期10年,到期後有權再續期5年。賓仕會將每個月總收益(gross revenue)的2%,作為專利費支付給臺灣品牌方,每半年結算一次。而品牌方也承諾不會在香港開設自營店或者透過其他渠道分銷天仁的產品。


於是也就有了,歲月靜好,上市共贏。

 

再看回我們的幸福堂珍珠奶茶撕X大戰,為什麽開張不夠兩個月就能吵的這麽厲害?雙方咬的最死的一個點,就是香港代理商到底能不能新開加盟店。品牌方很擔心自己被香港代理拿去當賺快錢的槍使,透支品牌形象。畢竟2018年1月份創立的幸福堂,“是自己經營很久的品牌”,抽成和原材料都比別人家低。

 

所以,為了經營好品牌的幸福堂,向香港代理商抽多少呢?十年合約,抽傭5%,品牌維護費1萬美金。

 

結果,幸福堂老板somehow發現了,香港代理商的玩法。只要在香港招十個加盟商,每間生意額抽傭8%,再收40萬加盟費跟一萬美金維護費,簽約三年。這,豈不是比自己的品牌賺的更多還更省心?!

 

真的是令人發指!

 

而且更致命的是,據老板自己說,香港代理10月份已經將跟總部連接的收銀機斷開了。所以,自己到底能不能收到5%的抽傭,都要打上大大的問號。

 

難怪陳幸福老板要號召粉絲:別喝茶,食材有毒;別去買,代理會笑。

 

香港是個講法制的地方。最新的進展是,香港代理商已經把總部告上法院,怎麽能過河拆橋呢!!!


細看下幸福堂銅鑼灣單店表現,店鋪月租金15萬,營業額130萬!真,現金牛。

 

但不管官司結果怎樣,我覺得陳幸福老板都是贏家了啊,連續創業十次後,今年終於靠黑糖珍珠奶茶成功了!一年5億新臺幣的營業額,直接買帝寶,跟小S做鄰居!

雖然,跟其他奶茶大鱷相比,還有距離不少距離~~


最後給老虎堂跟幸福堂做一個簡短的測評吧:


人數上看,基本每次都是老虎堂人多;

但從排隊到拿到奶茶,基本都是老虎堂更快;

因為幸福堂是真的在門口架了口鍋,炒黑糖珍珠給你,我大概碰到幾次錯過一鍋,需要等十分鐘再炒一鍋新的時候;


如果你是幸福堂新炒珍珠的頭幾杯,珍珠入口的感覺還有點硬,不夠彈,但是老虎堂就沒這個問題,口感一致性比較強;

所以如果不怕600卡路里的熱量,我會選老虎堂(比喜茶的波波茶好喝哦)。


以及,最重要的風險提示,讓我摸著我的小肚子告訴你們:珍珠奶茶特別特別肥,不利於大家減脂,喝前請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