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家匯報下最近的讀後感:一本講對沖基金大佬Steve Cohen的《Black Edge》,一本講矽谷的女喬布斯Elizabeth Holmes的《Bad Blood》。兩個白手起家、在各自領域都曾經雄霸一方,最後均慘遭滑鐵盧,但結局卻不盡相同。

 

Steve Cohen給SEC交了16億美元的罰款,兩年不能管理外部資金。

 

但改個名Point 72,管自己的錢不也是過,管的錢雖然比以前少了,但人家個人財富也有個100億美金,他自己就是華爾街獨角獸!最最重要的是,人家還有人生自由!

 

Elizabeth Holmes就不同了,一夜之間從全球最年輕的白手起家的女億萬富翁,變成一文不值,盡管只被SEC罰款50萬美元,但失去了對自己公司Theranos的控制權。

 

2018年6月還被加州法院起訴,也不知道還能不能保住自己的人生自由。

 

這不得不讓我深思,壞人跟壞人之間的差距,怎麽這麽大呢?

 

首先,二級狗還是比較有風險意識的。雖然巴菲特的投資理念Cohen不一定買賬,但對風險的管控,Cohen還是非常精明的。

 

你們看哈,Cohen前手下Mathew Martoma在SAC最大一票內幕交易賺了2.76億美元,被FBI盯上了,鐵證如山最終被判刑九年。以全球通用的政治智慧來說,馬仔犯了這麽大事兒,被政府抓住了,老板怎麽可能還沒事?

 

Cohen還真的做到了!

 

這除了他斥巨資請的律師,還跟基金內部架構有極大關系。比如,上面被定罪這單內幕交易的操作和信息收集,並非出自Cohen本人,但他通過內部推票評分系統,可以知道PM及猿猴的conviction rate,馬仔打個10分,你說他這麽聰明的人能不知道是啥意思?

 

人家雖然常在河邊走,但壓根就不需要穿自己的鞋,將自己的風險降至最低。

 

但Holmes簡直就是各種花式作死,令人無法直視。作為初創企業,為了更多的融資、更好看的model、更高的估值,完全沒有醫學背景的她各種抄近路,並且還指示甚至逼迫手下員工違反相關監管硬幹。Bad Blood里是這麽總結Theranos的作為的:

 

這種違反監管的事,作為創始人不僅不改正,還逼迫員工去違法執行,並且跟不少員工都留下了電郵記錄。證明:反派死於話多!

 

其次,老板一定要對員工nice。雖然SAC並不是一個以關懷員工為企業文化的基金,但二級狗對員工還是公平的,就看業績嘛,幹得好就多發bonus;幹不好就再見吧。畢竟成年人的世界,只有利益才是凝固大家的核心。

 

相比Theranos,用改變世界的情懷忽悠員工來公司。


員工來了進了公司後,發現公司各種不合規,但是要是跟一把手、二把手(她男票)提出來,對不起很快就要請你走人。最誇張的部分是什麽呢,除了入職和離職時候都要簽保密協議,一旦員工跟公司有什麽達不成統一的地方,或者不對眼的媒體記者,Theranos直接找律師威脅員工:不服我們就告你,告到你傾家蕩產


而且,他們找的可不是什麽小house的律師,矽谷毒角獸找的是David Boies!他可是當年代表美國政府跟微軟打反壟斷官司的金牌律師,花了20個小時把Bill Gates在取證中打的屁滾尿流的律師啊,特別闊怕。

 

對比的SAC簡直是良心雇主。只要員工因在SAC工作期間的行為受到調查,無論是在職員工還是離職員工,Cohen都會給他們付律師費,並且律師費上不封頂!

 

結果很明顯,Theranos就zuo出了對付自己的複仇者聯盟;在執法機關的巨壓之下,沒有一個被起訴的SAC雇員或前雇員轉做汙點證人,Cohen拿到了庭外和解的最佳結果。看看善待員工是多麽的重要啊啊啊!

 

你們想一想剛過去沒多久的長生生物疫苗,案發就是因為老員工實名舉報。在Theranos被華爾街日報爆出造假之時,還有個前員工覺得良心實在過不去,也向監管機構舉報Theranos實驗室操作不合規。

 

所以老板們啊,不管幹沒幹過壞事,一定要記得善待員工哦~~

 

第三,當老板切記防火防盜防記者(作為公號狗這麽提醒你們,我真是業內良心有沒有)。Cohen東窗事發,主要是FBI等官方機構要查華爾街內幕交易,所謂是禍躲不過。美帝國主義要給你定罪,是一定要有十足的證據,Cohen這種飽受關註的案件,檢察官們也很害怕會輸啊,所以庭外和解不是沒有機會。

 

但是,如果這事是從媒體揭發的,那輿論一旦成型,威力簡直要爆炸。在媒體揭發前,Theranos經歷過幾輪監管機構的檢查,但都蒙混過關了。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監管機構也許沒來得及發現,但Holmes親手培養出來的複仇者聯盟團結統一,以事實證明,推到矽谷毒角獸,只需要以下人物:一個吐槽幾句他們產品的小博主(已被威脅起訴),因為註冊專利打官司的前世交(嘗過金牌律師的厲害),一個瀏覽了前世交頁面的前實驗室主管,一個來自華爾街日報的記者。

 

這里還想給默多克爺爺加個鏡頭。在得知華爾街日報的調查記者開始寫文章的時候,Holmes就開始做默多克的工作,個人投資從來都靠直覺的默爺爺覺得Holmes不錯,大筆一揮,投了1.25億美元。



在倆人幾次會面期間,Holmes給默爺爺提了兩次:你旗下一個小記者在寫文章黑我們,作為老板,你能不能去主持下公道?默爺爺莞爾一笑表示:我不能幹涉新聞自由哦。


 

最後報道出街,Holmes成了天下最慘的女人。默爺爺1.25億美金的投資,也是虧慘了,但人家快刀斬亂麻,以1美元價格把股份賣還給了Theranos。反正人家百億美金身家,這里虧一億就算是給當年抵稅款了~~

 

講回Holmes。一般正常人類,被媒體爆了個大料,那還不得趕緊低調,期盼風頭趕快過去;但Holmes竟然強撐著各種出席媒體活動,硬要用謊話給自己洗白,你到底做出啥產品技術了,心里真的沒個數麽?看吧,壞人死於話多X2。

 

兩個人結局差了這麽多,絕不單單是運氣的問題。要從根本上來講呢,Cohen能夠白手起家,還是自己投機倒把厲害;Holmes那就主要靠理想和情懷了。所以打鐵還需自身硬呢~~

 

當然,最重要的takeaway:做人還是要踏實,多學知識多幹活,少去忽悠少騙人;不管level多高多低,都記住千萬不要幹違法亂紀的事,然後對手下的小土豆們好一點,you never know。



發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