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3/09/15/%E8%AA%AA%E5%8F%B2130915%E5%BF%8D%E8%80%85%EF%BC%9A%E4%BC%8A%E8%B3%80%E6%B5%81-%E8%88%87-%E7%94%B2%E8%B3%80%E6%B5%81/

說史130915
忍者:伊賀流 與 甲賀流
掌門執筆

忍者
忍者,在日本歷史上出現得很早。史載最早的忍者是 “飛鳥時代”的「志能便」大伴細人。 那時的忍者身份上不過是身懷絕技的家臣,夠不上專業兵種,也不是有組織的部族或流派。

現代意義上的「忍者」是一種專業的“間諜”群體,執行 蒐集情報、策反敵陣人員、刺殺…..等常規任務***,與CIA、MI6、KGB等行家所作所為,毫無分別。 這類忍者起於“戰國時代”,亦大盛於斯時。 進入“江户幕府”,天下承平,鳥盡弓藏,行業於焉衰落。

日本史上的 “戰國時代”沒有嚴格劃分, 一般說法始於公元1467年「應仁之亂」,終於1603年江户開府,如此算來大亂世持續一百三十餘年。既稱戰國,自然是群雄割據,爭戰不絕,專業諜報工作於是乘時而興。

據考証史上共記載過49個忍者組織或流派***, 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是效忠於一國一姓的專業僱傭軍,例如上杉謙信屬下的「軒猿」、武田信玄的「亂波」、北條氏的「風魔」、毛利元就的「世鬼忍」和 伊達政宗的「黑脛巾組」。D名好鬼有型。
好像「伊賀忍」那樣國際流動的,合約式by contract的,超時代的其實甚少。

伊賀流與甲賀流
伊賀與甲賀有如 少林與武當,乃是忍者行業中的雙璧,最有實力和最成功的兩個堂口。其中又以「伊賀流」 更為源遠流長, 分支眾多, 大有 “天下忍術出伊賀” 之勢度.
伊賀與甲賀兩地一山之隔, 地質粘滯, 不宜耕作, 居民自古多作商販和僱傭兵. 忍者既從事諜報, 最重要的自然是身份掩飾cover***, 商販和傭兵一表一裡, 簡直天作之合. 他們走向這個 “新興行業” 是有歷史條件的.

在近現代日本通俗文藝創作中, 每每將伊賀與甲賀兩派描寫為宿敵世仇, 分事曹漢, 執行任務時針鋒相對, 碰面絕不留情. 又常貼上 “正義的伊賀” 和 “邪惡的甲賀” 標籤, 做成戲劇衝突和張力, 讓觀眾們十足過癮. 諸多文藝創作中以 山田風太郎的 <<甲賀忍法帖>> 描繪兩族間的恩怨情仇, 和跨族的男女戀愛最為膾炙人口.

歷史與文藝當然大相逕庭, 但兩族抗衡的說法也非純屬捕風捉影. 事緣戰國末期成為 豐臣秀吉 與 德川家康 兩集團對決的局面. 那時期伊賀族在大名鼎鼎的上忍 服部半藏 的率領下效忠德川氏;*** 而甲賀族則投身豐臣家, 其工作正是監視德川的動靜. (註: 豐臣秀吉在世時德川家康相當長時間屈居其下.) 最終德川滅了豐家, 當上大將軍, 開江户幕府二百餘年基業. 成王敗寇, 民間傳說自然而然地追捧伊賀而把甲賀抹黑了.

兩派風格的比較分析
伊賀與甲賀確實在組織和行事風格上迥然有異.
戰國初期, 伊賀谷發展出一個地方自治共同體 “伊賀惣國一揆”, 由上忍三家 “服部” “百地” “藤林” 把持. 逐漸形成一種獨特的, 不對單一宗主附隸效忠, 而是以自由的僱傭兵團身份, 與不同的主君訂立商業合約, 提供專業諜報服務. 這種 “認錢不認人” 的哲學完全違背封建主義道德****,非常前衛. 可以想見他們如何受到主流武士階層的不齒輕賤.

伊賀谷對族人自幼採行 “斯巴達式” 培育制度, 除了武功身手外, 還灌輸意識形態: 忍者執行任務之時要做到絕對效忠組織, 六親不認的地步. 要有 “雖在知交好友, 出手絕不容情.” 的覺悟. 為了貫徹這種紀律精神, 伊賀對違紀和叛逃的忍者必下追殺令, 以警效尤.

伊賀強調忍者的個人技藝和獨立作戰能力, 其訓練體系與此相符, 也側重於個體修練. 甲賀則反是. 甲賀強調團隊協作,**** 訓練體系著重人員間專職分工, 緊密配置. 這方面甲賀更富現代精神. 譬諸足球, 伊賀是巴西, 甲賀是德國.

在個人鍛鍊上面, 甲賀忍者偏好劍術. 所以甲賀忍的手臂比伊賀行家較為粗壯. 另外, 甲賀忍擅長用藥和下毒.*** 由於具備優良傳統, 直到現在甲賀地方仍有著蓬勃的製藥工業.

甲賀在組織上別開生面. 甲賀也形成稱為 “惣” 的政治共同體, 但是不由上忍大族所主導, 其權力分散掌握於中忍階層. 每有大事, 由55部族大會議投票以定行止,*** 這點也是違反封建主義精神的. 甲賀的民主割度竟然早於法國大革命數百年!

以上有趣的知識出自《忍者》作者儲信哲哉。
作者通過試煉,獲 “伊賀忍者愛好者協會”「刀組」頒發「中忍」身份,忍號「追影」。利害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