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加強政策協調平穩推進去杠桿

最近,因去杠桿給經濟發展帶來短期陣痛,業內圍繞下一步如何去杠桿展開了不少討論,決策層在堅定去杠桿的背景下,也提出應完善政策配套。 8月8日,國家發改委、央行等五部委聯合印發關於《2018年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要點》的通知,要求對降杠桿及市場化債轉股所涉的IPO、定向增發、可轉債、重大資產重組等資本市場操作,在堅持市場“三公”原則前提下,提供適當監管政策支持。早在7月底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亦提出要把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和服務實體經濟更好結合起來,堅定做好去杠桿工作,把握好力度和節奏,協調好各項政策出臺時機。 去杠桿目的在於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杠桿率是債務率的代稱,過去幾年中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8月9日 | 全文

三大運營商托舉中國鐵塔上市


作為今年以來港股最大IPO,完成募資後的中國鐵塔(00788.HK)於昨日上午9點半正式在港股亮相。 中國鐵塔發行價1.26港元,昨日股價平開,最高為1.29港元,收盤價為1.26港元,總市值為2254億港元。 有鐵塔員工對記者透露,為準備此次IPO,中國鐵塔董事長佟吉祿連續20多天只睡三個小時左右。 中國鐵塔此次共計發行431.15億股(行使超額配售選擇權前),占發行後公司總股本的25.0%,募集資金約543億港元,折合約69.2億美元。 基石投資者包括高瓴基金、OZFunds(奧氏資本)、DarsanaMasterFundLP、淘寶中國控股有限公司、中國石油集團資本有限責任公司、Invu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8月9日 | 全文

蔚來的一萬產能挑戰丨科技心語


如今在中國大城市的地標建築,比如上海的上海中心大廈、深圳的平安大廈以及杭州的西湖,都能看到一家新崛起的電動車企業碩大的展廳。成立不到四年的蔚來汽車,名字已經在業內占據了一席之地。 背靠騰訊、劉強東、高瓴和順為等深刻理解用戶的頂尖互聯網企業、企業家和資本,有人說蔚來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但蔚來汽車聯合創始人、總裁秦力洪告訴筆者:“我們也是憑借艱苦的創業才獲得資本市場的認可,造車哪有那麽容易?” 造車燒錢是必然的,蔚來汽車董事長、聯合創始人李斌近期表示,今年的虧損將遠不止50億人民幣。不過,他稱從創業起,自己算賬算了近20年,“還算精明”。用互聯網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8月9日 | 全文

蘇寧兩年要開1.2萬家零售雲門店

蘇寧搶奪線下渠道正在提速。 8月8日,蘇寧易購董事長張近東在蘇寧零售雲合作夥伴大會上宣布,到2020年,將布局1.2萬家零售雲門店,培育1000多家銷售規模達到千萬級別的金牌商戶。 據悉,蘇寧零售雲門店主要面向4~6線的縣鎮市場,采用“加盟店直營化管理”模式,即加盟商自行承擔門店的租金、裝修、職工薪酬等運營成本,但可共享蘇寧的品牌、商品、銷售、宣傳、物流、服務等多項資源。零售雲可以為商家賦能,從選品、采購到營銷、宣傳再到服務、售後等均由蘇寧提供指導。 蘇寧易購總裁侯恩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加盟商只需要賣貨,物流、售後服務等均由蘇寧來承擔,這樣對於加盟商不要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8月9日 | 全文

“一跌先停牌”難了!A股停複牌監管悄然生變

近兩個月來,股指震蕩下行。與以往異常波動時不同的是,上市公司“一跌先停牌”的場面未再上演。即便是面臨質押平倉等風險的個股,也較少出現緊急停牌來避險的操作。 不僅“任性停牌”減少,因重大資產重組而停牌的現象也發生較大變化。就在上月,A股上市公司普遍出現不停牌而直接披露重組方案。同時,進入今年以來,重組停牌的周期明顯縮短。越來越多公司在明確了重大重組事項後,會及時披露並複牌,繼續推進重組事項並分階段披露。 這些變化的背後,A股停複牌規則在悄然劇變。“當前就是鼓勵少停牌,沒事盡量不停牌。”多方人士在采訪中確認,交易所已經開始對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8月9日 | 全文

中國手機廠商提速“印度制造” 本土化遭遇成本賬考驗


此時的印度市場看上去“炙手可熱”。 自三星、蘋果以及富士康等廠商宣布了印度建廠計劃後,近日,小米主要的零部件供應商之一合力泰(Holitech)正式宣布,三年內將投資2億美元在印度建廠,預計2019年第一季度就可開始在印度生產零部件。目前該公司已經與印度得達拉邦簽署了諒解備忘錄。 在此前,已經有超過15家來自中國的手機廠商在印度完成了建廠計劃。據印度蜂窩通信協會公布的數據,去年印度制造的手機在全球占到了11%份額,已經遠遠超過了2014年的3%,而這一數字今年仍然在持續攀升。今年四月份,有印度官員表示,目前印度已經超過了越南,成為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手機制造國。 在分析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8月9日 | 全文

降杠桿通知下發PPP管控不改,多上市公司提示風險

8月8日,發改委和央行等五部委印發《2018年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要點》的通知提出,推進去杠桿,穩妥給予資本市場監管支持,開展債轉優先股試點,鼓勵依法合規以優先股方式開展市場化債轉股,探索以試點方式開展非上市非公眾股份公司債轉優先股等。 業內人士指出,PPP項目主要以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和城鎮建設領域為主,項目投資規模較大、融資杠桿較高,參與PPP項目投資將無形中加大企業的投資杠桿。而積極穩妥開展市場化債轉股、強化PPP項目管理均是多渠道降杠桿的重要舉措。 某城商行金融市場部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據其觀察,2年前PPP被市場炒得很火,但今年來他接觸到的國有市政企業已經不再熱衷於PPP。“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8月9日 | 全文

金立資金鏈危機200天,供應商等待“救命稻草”


對於供應商和代理商來說,眼下的金立危如累卵。 作為一名金立的上遊供應商,王剛已經記不清這半年來,往金立跑了多少趟,上千萬元的物料費用一拖就是8個月,工作的日常也從“銷售”變成了“追債”。“對於資金規模稍大的企業來說這也許不算什麽,但是對於絕大多數中小供應商而言,這一數字足以讓生產線進入停滯狀態。”王剛對記者說。 根據王剛的描述,和他情況差不多的中小供應商目前已經超過了100家,主要集中在兩類,一類是圍繞整機的結構件,另一類是主板為主的電子部件。 “我們的資金損失屬於中等規模,還有不少供應商的資金損失規模在五六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8月9日 | 全文

AI芯片遍地開花,技術含量難辨高下

Pre-A輪融資3.4億元人民幣,一則人工智能領域神經網絡解決方案公司燧原科技宣布獲得融資的消息再度引起芯片行業的關註。 燧原科技今年3月成立於上海,產品是針對雲端數據中心開發的深度學習高端芯片,定位於人工智能訓練平臺。這是騰訊首次投資國內AI芯片公司,種子輪投資方亦和資本(武嶽峰資本旗下基金)、真格基金、達泰資本、雲和資本繼續跟投。 近年來,AI芯片無疑是最火熱的話題之一,不僅英偉達、谷歌等國際巨頭相繼推出新產品,國內百度、阿里等紛紛布局這一領域,也誕生了寒武紀等AI芯片創業公司。在CPU、GPU等傳統芯片領域與國際相差較多的情況下,中國AI芯片被寄望能實現彎道超車。 AI芯片遍地開花 從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8月9日 | 全文

AI芯片設計難?廠商要給軟件開發者降低門檻

“不管有什麽好的AI算法,要想最終得到應用,就必然要通過芯片來實現。”在2018中國半導體市場年會上,清華大學微電子所所長魏少軍教授曾這樣表示。 AI芯片的出現,與深度學習技術的成熟及應用密不可分。深度學習的過程可以簡化理解為利用大量標註的數據進行訓練,訓練出一個行之有效的模型,再將這一模型運用於新數據的推理。隨著5G和物聯網的發展,AI芯片的應用普及也指日可待。 “從最早的人工智能的計算,不管是訓練還是推理實際上都是發生在數據中心,因為深度學習需要大量的運算,只有在數據中心運用一些通用的處理器才能夠提供如此巨大的計算以及提供這些計算所需要的電力的消耗。近
閱讀全文
發表時間:8月9日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