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出處:
http://tw.myblog.yahoo.com/changchicheng-miao/article?mid=15949&prev=-1&next=15944
原文作者
張其錚


編輯政策

        曾聽聞有某些反對團體指責蔡衍明先生,對自家媒體編輯台、採訪中心的「掌控」事蹟;也有環團批判台塑集團,說一旦入主壹傳媒,以後關於六輕負面報導,不就可能全都遮掩?

        我並不是中時、台塑集團成員之一,對這種指控傳聞是否屬實,無法評斷。當然,新聞自由最基本的要素,其中一個重點,就是保持編採獨立自主,不受外力干涉,包括連大老闆在內,都不應伸進來「上下其手」,如此才能為民喉舌,伸張正義,並維護新聞完整性,因此,基本上我當然不樂見新聞編採遭受外力干涉。只是,人家都還沒真的持有整個媒體集團之前,在全民持續監督下,先別急著幫對方貼標籤「定罪」嘛!戲都讓你「編」完了,那還有啥看頭?還不如資深媒體前輩盛竹如先生講的:「讓我們繼續看下去」,還更具可看性。

        你不想看戲,那是你的自由,我管不著,但至少別妨礙我看戲吧!

        再者,別說台灣了,在美國、日本這些先進的民主社會裡,商業媒體都還不見得能百分之百體現新聞自由精神,仍見大媒體對某些內容存乎顧忌而有所保留,我自己在美、日這種全國電視網機構曾待過或實習過,感受深刻,不多贅述。

      假設今天你是商業媒體大老闆,你底下員工報導內容,都是與你信念扞格不入,甚至讓你備受困擾、損及利益,你還會「欣然接受」、「反省檢討」嗎?有多少老闆會有如此「雅量」?沒痛罵員工「養老鼠咬布袋」就夠客氣啦!講白了不就如此?現今作法就是:如果你不滿大老闆對你的「思想箝制」,那也只好轉往與你理念相近的媒體發展,還能怎樣?很無奈嗎?這就是商業現實!要不然自己開公司當老闆算了。

        這讓我想起在「旺中案」議題打得最熱的那段時間,中時與蘋果每天在自家版面上攻得可兇,誰會真的完全「秉持公平公正態度」?我這個蠢讀者看來看去,覺得還不是各持己見、堅守立場,向著敵方窮追猛打嘛!有哪個白痴笨蛋會在自家地盤,以同等篇幅去說敵方好話?誰能摒棄自身利益,心平氣和以公平看事、不帶成見?難啊!這是我個人最真實的感受。

        常常在想,你要講捍衛商業媒體公平正義,就跟我們談新聞道德一樣,在很多時候,幾乎與「虛無飄渺」是同義詞!雖然很痛心,但不就是事實嗎?請別向大老闆提出「神格化」要求,叫人家必須像「聖者」一樣,按照你的高標準理想去做!那太難了,請別去「為難」大老闆。

        還有,「就算」商業媒體大老闆「寬宏大量」,沒黑手,不干涉,媒體內部的主管若有立場喜好、編採方針、取捨方向、揣摩上意等心態,在在仍有讓「獨立自主」產生「質變」疑慮!所以要談這個議題,徹底體現精神,相信這群反對者也清楚---要打的仗太多,要打的仗太難,各方主見又太多元,而且隨時都有可能「戰敗陣亡」的危機。

        我悲觀認為,新聞作業要完全獨立自主,除非國人對民主素養,都能高於歐美各國,否則還是那兩個字---難啊!

        再敢問這些反對者:既然反對旺中「伸進黑手」,疑慮甚多,那麼誰敢站出來推薦台灣有哪個商業媒體(請注意定義:是「商業媒體」),徹徹底底實現編採獨立自主,報導內容絕無黨派立場之分、且立論公正客觀無誤、絕少爭議?順便趕快叫惹你們討厭的旺中集團學學吧。

        我個人是覺得某些反對者,似乎有「針對性」的味道。在台灣,部分也有類似情況、或其內容必須迎合老闆方針、政治立場與喜好的新聞媒體,你不敢說沒有吧?令人詫異的是,某些反對人士「好像」視而不見耶!這種反對行動,似有避開宏觀整體之嫌,不禁讓人聯想或質疑,這其中是否帶有特殊立場?或為遂行特殊目的?使發起抵制抗議的出發點及動機,存在高度爭議?

        我是小人,我看事情就是「小鼻子小眼睛」,敬請見諒。誰能來為我釋疑,非常歡迎。

另類觀察

        有人說,「壹電視」沒有能夠在有線電視順利上架,虧損連連,都是因為資源被少數人「壟斷把持」所造成;我雖然不是系統業者,瞭解不多,但有些看法想提出來談談。

        假設有線系統真被壟斷,那麼黎智英如此盤算精準的生意人,當年揮軍進攻台灣電視產業,怎麼沒搞清楚這個生態事實?還是誤判或有其它原因,這我不懂。

        如果「壹電視」一開播,想佔有不錯的頻道位置,那就要施展本事去談判、爭取嘛。不過這類「後到者」,想在飽和的頻道區當中,跟其它早已進入且深耕許久的「先行者」,爭奪「擠進黃金位置」的「肉搏戰」,你想有這麼簡單嗎?當然困難重重!目前有線市場生態不就是這樣嗎?

        政府當然可以管制壟斷,但干涉商業市場的競爭機制過深,以後誰敢投資?以後誰要經營?要是一切都以政治力宰制,誰聲音大誰就有糖吃,還可以馬上「割稻仔尾」,那長期辛苦耕耘者不都是白痴笨蛋?

        我要是那群「專家學者」,根本不要花太多力氣,去跟旺中爭個什麼「壟斷」或「言論集中化」的鳥問題,應該把重點放在如何精進媒體內容品質,同時研究開發更多新的媒體管道平台,軟硬體齊頭並進,去吸引更多閱聽眾參與,而不是錙銖必較在那個有線系統佔有率與頻道多寡上!我跟你保證,那些有線產物再過個幾年,在數位匯流時代推演下,遲早會發生重大變化,很多老東西都將一一淘汰。

        唉!媒體世界早已進入海闊天空的雲端時代,仍處於不斷擴充狀態,若還狹隘執著於一個小小「壟斷」、「言論集中化」,請恕我直言:籲請各位學者、社團、學生們,包括我自己在內,大家多讀一點書好嗎?

NCC?唉!

        順便談談NCC,就從旁觀察,探索它對「旺中案」所採取的態度。

        老實說,我對NCC失望透頂。它拿出了什麼對策與擔當?我看到的全是「拖」字訣,一群由專家學者集合起來的委員們,在那兒不曉得幹嘛,朝令夕改,看得人一頭霧水,不知其意!試問:做個審查與決定有這麼困難嗎?只要合法,理由充足,你還怕違反什麼條文要負責、要被抓去關?那群你的學者同僚,還有一群政客、政治打手、傳媒青年在旁叫叫嚷嚷,你就怕了嗎?

        法令怎麼訂,就怎麼辦;有漏洞、有缺失,就趕緊設法彌補,但絕不是用「拖」的去阻礙人家的案子,講法一堆兜不攏。如果外商公司看到這種審查效率,不得「內傷」才怪,誰敢來你台灣這裡投資啊?

         NCC啊NCC,不要怕啦!該怎麼辦就馬上辦,別再拖了,再拖就是「歹戲拖棚」,最後恐怕會火燒屁股喔!

題外話:悲哀社會與悲哀大孩子

        我看這幾宗媒體併購、交易案,正反兩方支持者都有好友在,我寫哪一邊好或不好,都會得罪另一邊。不過請放心,本人向來不太「鳥」誰怎麼看,以敢言直言為念;或許我看的層面,可能會被某些人痛罵過於「淺碟」,不知真實「內幕」,或許會遭引為笑柄,我都不在意,只是把心中想法寫出來。至於你信不信、愛不愛、恨不恨,那我干涉不著,但盼大家就事論事,別把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友誼資產,給扯進來狠狠撕裂。

        倒是這麼多年下來,我有個很深的感觸,這個感觸已經深藏了十多年。特別在看盡整個社會歷經眾多重大事件後,感觸逐漸變成了感慨---那就是「台灣文革」之害。

        石滋宜博士說得對,修憲成為導火線,使得從民國八十五年、李登輝當選首任民選總統開始,正式開啟「台灣文革」的悲慘時代!十幾年時間到處烽火燎原,台灣社會族群撕裂、對立、仇視有增無減,諸多民眾不再以道德修身,毫無是非公理,而像發瘋似地站藍綠陣營、本省外省兩邊,任政客妖言惑眾,洗腦洗到呆,把社會搞得動盪不安、雞飛狗跳;但這群政客們,卻幾乎沒有得到應有懲罰,至今仍在不斷搧風點火,到處漫天烈焰,只為了己身政治利益,卻害慘整個台灣社會、全體國民,必須賠付沉痛代價!

        「台灣文革」造就的「副產物」,除了政客,還有這麼多年來,不少標準的「外圍政治打手」同步在腐蝕國本!管他在什麼領域,管他是藍是綠,管他什麼身分,到處都會有這款貨色隱藏其間。這種傢伙不分是非黑白,只管為自己鍾愛的政治團體、政治立場而效力、拚命、詭辯、造謠、煽動、說謊、霸凌;死的可以說成活的,黑的可以拗成白的;任何事我說的才算,別人說的都是屁!

        可憐的是我們下一代,不少年輕學子常被這種「副產物」蠱惑,而往往不辨是非,自以為化身「正義使者」。這麼多年來,有時經過些抗議場合,那群年輕人看來熱血澎湃,狀似為某些真理而奮鬥,然而,他們真的理解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嗎?抽絲剝繭到夠透徹嗎?知不知道幕後真相?還是不知不覺中,被「某人」、「某團體」灌輸「只要為某種政治立場效忠服務就好」的思維,洗腦洗到蠢,最後不可自拔?

        我自己在大學授課,極忌諱在課堂中談政治,即使下課後,也絕不願意對學生鼓吹任何政治立場。為什麼?就是因為年輕人涉世未深,雖然看來某些人極有個人主見,很自我,也很現實,甚至精明,但不可否認,其實單純者仍居多數;如果來點詭辯、來點刺激,或者給點好處,要勸服、誘導這群大孩子並非絕對難事,然而這卻令我感到恐懼!因為一有不慎,自己就是那個引爆社會動盪的始作俑者!

        要是學生一再追問,我只有告訴他們,哪邊我都不挺,若硬要選個邊站,那麼請用自己聰明才智和腦袋仔細觀察、分析、評斷吧!別忘了用是非公理、道德良知當準繩,好好地測量、好好地計算;其它的,管你要挺誰,最後皆請自行負責。

        某些學者、某些家長,對大孩子熱衷參與公共事務、搞學生運動,給予「高度肯定」。我從早期什麼「野」字輩,到近期「反來反去反什麼」的這類活動,其實都可隱約感受到,在學生原本單純直率的熱情背後,有無數雙「政治黑手」虎視眈眈,正無所不用其極,想偷偷伸進來,期盼盡情沾染單純學生的心,控制思想,鼓動情緒,好充當其打手,藉以污衊對手、幫忙豪奪政治利益!這麼多年下來,這款骯髒手段到底有沒有得逞?又是誰在幕後撐腰?請自行判斷吧。

        多年觀察,我對學生以「關心及參與公共事務」為名,去搞社會運動,看法上其實是有些保留的。有些正面意義的活動,固然可以提升社會正面向上力量,非常值得參與,但另有更多不乏實質為政治企圖、混蛋目的,也慣以循社運活動模式,加以「包裝」、「美化」,隱藏禍心在其中!可憐學生只要一搞不清楚,被這類「政治打手」盯著,很容易上鉤,就像幫派結黨一般,逐步被看不見的政治立場及意識型態洗腦、污染、控制、利用,自以為秉持正義,課都可以翹了,造反彷彿真的「有理」,喊打喊殺還挺高興咧!

        我看過無數次學生運動,當然不是每次都像老毛「紅衛兵」那樣可怕恐怖,也有溫馨、創意與幽默方式,化解可能的干戈衝突,令人激賞。可是,只要讓我碰上一回學生激情齜牙咧嘴、聲嘶力竭怒吼,動不動拿好聽的「人權」、「自由」為名,去「合理化」傷害他人的人權自由時,我的心頭都會揪痛,晚上睡不安穩,因為這些年輕人自己不知道,在他們高舉所謂「正義」大纛時,其實正可能種下台灣新一波的禍根亂源!

      學生要搞學生運動,我認為以當前教育水準日漸低落的悲哀下,腦袋還得多裝些料才行,因此想搞學運?唉!先秤秤斤兩如何?我誠懇建議這類愛搞社會運動的大孩子們,請先回學校把書唸好,徹底學習做人道德、操守與法理,進一步培養觀察探索、分析判斷能力,功夫學得更扎實些,日後自然就會明辨,這個社會有多少運動、活動,是公平美善的、是正義向上的、是值得追求奉獻的;哪些則是政治陰謀不斷誘惑你,還包裝得煞有其事,一副正義凜然,裡頭卻是敗絮其中、惡毒至極,還浪費你寶貴青春時光!

        遺憾的是,這麼多年下來,不少大孩子熱情有餘,智慧上卻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我只有衷心祈禱,期盼善良的大孩子們,可不要被人出賣,還傻傻地幫人家數鈔票,若真的發生,那就悲哀了。

最後的感想

        我很清楚,有人看到我這篇文章,會氣到跳腳,甚至要跟我絕交,我都無所謂,請自便。我只想說,這個社會,任何事不是只有你說的才是真理,別人講的全是放屁;不是你大聲就是正義,倘若如此,那與流氓霸凌何異?

        不管你挺「反旺中」、「反壟斷」、「拒黑手」,或者對以上抗議活動「嗤之以鼻」,我只期盼大家從各種不同角度看事,甚至把自己換個立場,變成「米果大王」蔡老闆或反對者都行,想想如果換成是你主導併購或交易,你又是用何種心態或策略,來面對反對你的人?平常在調停一些雞毛蒜皮小事時,我也常建議正反兩造雙方,彼此對調立場來思考事情,結果發現效果還挺不錯的。

        總之,我認為大家都把事情看得太嚴重了,這不過就是幾宗商業交易;如果用上一個世紀思維來思考,這些反對訴求或許可以成立。不過別忘了,目前早已進入二十一世紀多時,建議請用新的思考模式來探索,別再拘泥或陷入舊時代的「懼中症」泥淖不可自拔,否則這個社會已經夠亂了,若再加上大家死腦筋,未來必將更加混亂,那就「代誌大條」囉!

      老話一句:只要不贊同我的觀點,歡迎各位指教指正,大家來理性討論;要是存心「來亂的」就請免了吧,畢竟浪費彼此時間,實在沒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