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轉載但請注明“股東的藍海lanhai008.blog.sohu.com 版權所有”,尊重原創勞動,謝謝]

    關於天虹的歷史財務結果,有三點需要注意:

<!--[if !supportLists]-->1.  <!--[endif]-->過去幾年公司收到幾筆政府補貼和“重新投資退稅”等,雖然過去幾年每年都有,但實際上是偶然性的收益,應作為非經常性損益予以扣除08年的一筆顧問收入應該也是偶然性的。

<!--[if !supportLists]-->2.  <!--[endif]-->04年以前的高利潤率來自於公司較早進入氨綸棉包芯這一當時的高附加值產品。目前公司仍然在執行差異化戰略,但以公司今天的規模,高附加值的品種已經很難滿足公司的全部產能(前面說了目前有3040%的產品是比較大路貨的),因此應該認為04年以前的高利潤率是不可持續的。05年以後由於氨綸棉包芯已經淪為誰都能生產的普通產品,公司的財務結果更能反映其在正常環境下的可持續的盈利能力。

<!--[if !supportLists]-->3.  <!--[endif]-->公司早期收購破產國企的價格都很低廉,並且只保留了設備和員工,沒有收購流動資產和負債。這樣,公司早期的帳面資產應該低於其重置成本,因此按帳面資產計算周轉率和ROAROE都會高一些。既然公司不能繼續廉價收購,其新增的資產多為自行添置,周轉率和ROAROE都會因此有所下降。

    應該認識到,兼併收購作為天虹早期快速發展的法寶,已經不能作為他今後繼續擴張的主要方式了。這裡面有兩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外界的,未必還經常有這樣的收購機會。其次是內部的,公司發展到這個階段,再收購的話必須要求收購物件的設備水準和地理位置等方面都能跟現有基地較好的配合。目前天虹的產品在市場上檔次比以前高,這些產品已經不是隨便收購一個廠把舊設備改造一下就能生產的了。公司未來的發展將主要依靠自建,在現有生產基地上擴充,有好的收購機會也會去關注,但不會作為工作重點。[歡迎轉載但請注明“股東的藍海lanhai008.blog.sohu.com 版權所有”,尊重原創勞動,謝謝]

    而且天虹也很難維持過去3x%的年均增長率。一個以花樣點心為特色的店,其市場空間終歸是比較有限的,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吃點心,更不可能天天吃。從某一方面講,小型企業執行藍海戰略更容易獲得顯著效果。我自己在股市中尋找藍海,對這個也有體會,比如我找到天虹這樣一個市值不到10億港元的公司,已經可以帶來豐厚的收益了,而這樣一個公司就算整個被巴菲特買下來才剛夠他塞牙縫的。巴菲特不得不把關注的範圍局限在被市場忽視的超大型優質企業,並且要找到很多,這就對他提出了更高的挑戰。後面的博文還會談到,我認為這是巴菲特喜歡整體收購以及不賣可口可樂的一個重要原因。同樣的,洪天祝雖然是一個很有市場感的決策者,但要他找到很多被同行忽視的有利可圖的產品,也是更高的挑戰。公司目前的策略是放緩擴張的步伐,將賺到的錢償還一些貸款,將重心從擴大產能轉向維持和提高盈利能力。[歡迎轉載但請注明“股東的藍海lanhai008.blog.sohu.com 版權所有”,尊重原創勞動,謝謝]

    不過長期來看天虹的規模成長到目前的三倍我相信並非誇張的估計。雖然棉紡從生產角度並不是一種規模效應顯著的工業,但中國棉紡業現在的份額也太過分散了,這種格局是計劃經濟時代重複建設的產物,低效的企業還是會被陸續淘汰掉一些的。洪天祝是認為這麼多小廠在10萬錠的規模而幾百萬錠的只有魏橋一家太不合理了。

(未完待續,敬請繼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