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轉載但請注明“股東的藍海lanhai008.blog.sohu.com 版權所有”,尊重原創勞動,謝謝]

    從財務上看,臺灣市場競爭對手的日子的確不好過。堡獅龍(00592.HK)最近7個財年只有0304兩年臺灣市場經營利潤是正的,其他年份都虧損,而且虧得很多。佐丹奴(00709.HK)過去不批露各個市場的盈利情況,從09-6半年報開始批露,而從批露的情況看,臺灣市場的情況很慘,08年上半年經營利潤就已經是負的了,09年虧損擴大並且營業額大幅下降。經營班尼路的德永佳集團(00321.HK)也不批露各市場盈利,但其零售業務整體盈利一向不佳,而在臺灣的店鋪數和銷售額07年以來急劇下降,呈明顯收縮態勢,生意好不好可想而知。各公司一講臺灣業務就要提到“下課”、“整頓”、“改組”、“扭轉”這些關鍵字。業內一般認為臺灣市場HangTenNET是情況比較好的兩家。的確即使碰到次貸危機,HangTen在臺灣的經營利潤率一直穩定在810%左右,銷售額有所下滑但店數並沒有收縮。NET沒有上市,情況不太瞭解,但從其在全島店數只有HangTen的一半來看,未必是一家具有超壓HangTen實力的對手。在臺灣的其他競爭對手還包括本地品牌A&D和眾多國際品牌,似乎沒有很成氣候的。

    韓國市場上,佐丹奴又碰到了HangTen這個頭疼的對手。佐丹奴的韓國聯營公司銷售額很多年沒有增長,利潤率則在盈虧平衡邊緣,而HangTen的韓國銷售額年均增長率18%,經營利潤率跟臺灣市場差不多。韓國的其他競爭對手主要包括Basic House(084870.KS)E.landE.land沒有上市不太瞭解,Basic House應該是一家強勁的對手,其規模比HangTen和佐丹奴大得多,擴張速度比HangTen還快,但是ROAROE卻一直下降,08年還出現了比較嚴重的虧損。[歡迎轉載但請注明“股東的藍海lanhai008.blog.sohu.com 版權所有”,尊重原創勞動,謝謝]

    臺灣和南韓兩個市場大約占公司零售業務85%的銷售額和全部的利潤。也就是說在其他市場不能達到盈虧平衡。公司認為香港和新加坡這樣的市場遊客比較多,保持HangTen品牌在那裡的存在有利於提升品牌知名度。另外,公司還將很多地區的HangTen商標授權予當地特許經營商(licencee而不是加盟商franchisee),收取特許經營費。雖然各地的HangTen其實是由不同公司經營的,風格定位也會有很大差異,但公司還是希望維持品牌在全球的聲譽,儘量選擇當地實力比較強的零售商合作。如果特許經營商發展得很好,也會有助於公司在其他地區授出商標權。從這個意義上說,公司不僅是零售商,還是智慧財產權運作商。公司當年取得HangTen的全球商標權花了大概26百萬美元,產生的回報恐怕遠遠超出了這個數字。例如2004年將HangTen在日本的10年商標權授權給伊藤忠商事,一次性收取10.6百萬美元,而伊藤忠如果在日本推廣順利,10年後有權選擇再出10.7百萬美元買下HangTen在日本的永久商標權。2008年公司將HangTen在美國和加拿大的永久商標權以10.4百萬美元賣給了柯爾百貨。ItochuKohls在日本和美國都算得上實力居前的零售巨頭。2009Kohls在美國推廣HangTen品牌的勢頭據說還是很不錯的,這對公司當然是件好事。

    在日本和北美這樣完全沒有開展業務的市場,僅HangTen的商標權就能賣20百萬美元,那麼在已經擁有大量忠實客戶的臺灣和韓國市場,HangTen商標又該值多少錢?已經精心佈局好的零售網路值多少錢?(競爭對手是認為HangTen把好地方都占了)已經經受過市場檢驗的員工團隊和運作體系值多少錢?而所有這些再加上58百萬美元的有形淨資產(包括物業、存貨、應收款和現金等等,減去了全部的負債和少數股東權益),在股票市場上的總價只有61百萬美元(按每股0.48港元×982百萬股計算),任何一個生意人都能看出這簡直是太便宜了。股市的出現使藍海投資者可以如此廉價的獲得優質資產,這是幾百年前的創業家做夢都無法企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