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是硕果累累,形势大好,可喜可贺的一年。去年这个时候我正在犯愁没什么股票可配置的,而一年后的今天已经满载着一棵棵摇钱树前行了。

2011年初,市场上能让我感到很有把握值得买的股票真是不多,而手里持有的几只价格也不算怎么安全,更别说账上还有25%的闲置 现金无处配置。有一段时间我的研究目标换来换去,范围扩展到国际市场,但研究的几只最终都被否掉或者不够入眼,费了不少时间。后来到3月份锁定了两只种子 选手,0667.HK瀚宇博德和伦敦上市的CHNS.L中国双登。当我一边买入瀚宇博德,一边研究双登正看得两眼放光的时候,3月30日双登被溢价54% 私有化了。2号运钞车就这么开过去了,只好先抢1号运钞车瀚宇博德。

所幸1号运钞车相当给力,买完又跌,再买再跌,因此我配置的仓位得以不断加重,到6月初居然爆出0.68元的惊喜跳楼价, 比我最初开始买的价格已经快跌去40%了,真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当然,我很清楚公司的竞争实力并未受损。在0.71元猛吃一口后,瀚宇博德所占仓位上 升到37%。

再后来,7月底瀚宇博德停牌,8月复牌公告大股东提出以1.25元将公司私有化。我认为这个出价过低。但很快大盘急转直 下,到私有化投票的前一天香港市场的恐慌情绪达到年内顶点,在这种背景下瀚宇博德私有化得以擦边通过。不过这时的市场既然满地黄金,我的目光也已经投向一 些新的标的了。目前还有11%的现金仓位尚未配置成股票,不过以现在的市场情况看,应该会有很多不错的选择可以考虑。

年中有些意外的收益,比如慕诗炒楼劲赚了一笔,但也有意外的损失,比如今年的棉价下跌让魏桥亏了很多钱,导致全年利润基本为0,存货严重增长。这些都是偶然性的的运气事件,事件本身对股票的『用处』影响仅限于一次性的加项或减项,因此都不是蓝海投资者该关注的,称为“运气”本身就是不可控的意思。(魏桥的股价下跌不被我当作一种损失。)

经过一年的折腾,表面上看账面净值下降了19%,实际上手里的『用处』相比年初已不可同日而语。赚钱往往并不发生在股价大涨的时候,而是发生在股价大跌,仓位被配置到低价优质股导致『用处』大增的时候。一般当别人问我“港股最近怎么样”时,我的标准回答是“还好啊”,而现在我的回答已经变成了“很好啊!”——恒指虽然只下跌了20%,但两极分化严重,不少被市场弃如鄙履的股票已经跌到了多年未见的低价,海外市场的中国企业也被不分良莠打入冷宫,形势真是令人兴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