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把勁當歌,人生幾何,味皇祝大家聖誕快落
味:今次請來兩位嘉賓,同你論盡天下形勢,呢度歡迎羊委員同承紳士,啪啪啪
承:大家好,祝大家聖誕快樂,仲有我想講,福你個佳,亞視黎嘅!
味:將就下啦,免費係咁上下架啦
羊:大家好,祝大家聖誕快樂,仲有我想講,福你個佳,利賓納黎嘅!
味:將就下啦,免費係咁上下架啦
承:你唔係話把妹當歌咩,做乜變左把勁當歌架,我的妹呢?
味:冇銀用啦,冇糧出係咁上下架啦,你咪當我妹咁傾下心事囉
羊:你唔係話把酒當歌咩,做乜變左把勁當歌架,我的酒呢?
味:冇銀用啦,冇糧出係咁上下架啦,你咪當我酒咁發下酒癲囉
承:車      羊:挑
味:收嗲之後介紹你去青樓又點話,不過事先聲明,AA制
羊:這可不行,一會我約了容嬤嬤去食春卷鮮竹卷蛋卷
承:聽講有間青茶樓仲有灌腸,我說腸粉灌腸仔同腸粉灌香蕉,一定啱襟兄口味
羊:如此甚好,契細佬果真蛔蟲也
味:兩位似乎感情甚好?
羊:四海之內襟兄弟也    成:打死不離襟兄弟
承:小味可想加入一同交流交流?
味:實在汗顏,小弟實為魔法師,正準備升級為大法師,現在實在不適宜
承:哦,還是魔法師嗎?我可是劍士...
羊:不不不,我才是劍士,看你運氣E,頂多是槍兵
承:對對對,細佬是槍兵
味:這樣Saber,Lancer,Caster都齊了
承:你確定你不是打手槍的Archer?
味:也沒有人說你是Berserker,這些問題就不要深究了,不如說說大家都關心的問題?例如佔中甚麼的
承:這個我可以說唱出黎,講起黎我由唱冏迅開始就立志做歌星了,不過最後還是動作片適合我
味:加了愛情成分的動作片吧(笑)
承:咳,聽好了
霧月夜老笠學童,冇銀莫說那上樓夢,喚魂稅,頻頻喚句寧願訓街也扮窮,嗌勿去返工不去勞動,搞到689無面現面容,好心無謂論佔中,三餐吃好應放鬆
味:不是rap咩,做乜係紫釵記?
承:俺是中國人
羊:佢主要收入係代言費丫,洗頭水,防毒軟件,禁毒大使之類的,都是收人仔
味:以毒攻毒的意思?
承: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想哥我浩然正氣,風流倜儻,人稱情場龍傲天,怎會是毒呢?你才是毒撚,你全家是毒撚
味:係係,龍傲嬌哥,我是毒撚
承:我可不止賺人仔的,好似我咁博愛,點會揀飲擇食,韓國人日本人美國人我都啱
味:具體?
承:玻璃面具睇過未?要肥肥咁生存落去要適應好多個角色,用藝名為例,去到日本我就是一尾活龍,去到韓國我就是金忠就,去到泰國我就是釋仕龍,英文叫sex long,好似我的痕跡遍布5大洲超過52個國家126個地區,腰骨硬冇用架,好似棒一樣,硬的棒你會經常不自覺地在不適合的時候使用,好易整斷,想用得長久就要能屈能伸,時而像柳枝,時而像牙簽,時而像鐵柱
承:現在的年青人真不像話,想當年我在荷里活大酒店,有三個肥婆學踢波,踢呀踢,踢呀踢,卒之就踢左我落河
承:比肥婆撞左我落水,之後一大班人居然係度圍觀,冇人落水救我,個肥仲話我非禮佢
味:咁都係以前d人啫
承:早半年我又去到荷里活大酒店,有三個球王在踢波,踢呀踢,踢呀踢,卒之又踢左我落河
承:比個高球王省人牆咁省我落水,唔射龍門射龜呀?一個人咁遠都省中,仲要扮無辜坐係地下ya下ya下,之後一大班人居然係度圍觀,冇人落水救我(羊掩嘴笑)
味:有分別咩?
承:梗有分別!以前d人,有d會一邊尖叫一邊報警,有d人會互相推旁邊d人叫落水救人,世界變了!現家d人,見我跌落水,剩係會拍片放上網,香港冇得救了
羊:我很同意呢個說法,上網是很不好的,比起留意別人食乜卷還不如行動去搵真銀
味:可是人們都說搵食艱難,老實商人們都非常刻薄
羊:胡說,你有看過那一個搞老實股的會刻薄員工?佢地不用點做人工反而是最高的,你說是不是
味:好像也對,反正是街外錢...不對,聽說偽人的賣身契年期長但人工很低的(承點頭)
羊:這就不對了,我們給的人工是很有競爭力的,就算有問題也就是經紀人的問題
味:羊委生意這麼大,有沒有甚麼心得的?
羊:一個字,人
味:人?
羊:多點和大人物交流交流,有人脈就好辨事
味:具體是怎樣做的?
承:(銀子,妹子,場子)
羊:多點讓錢幣流通流通,多點讓偽人見識見識,增加多些兄弟罷了,沒甚麼大不了的
承:(契兄弟,襟兄弟,二爺)
羊:我說契細佬呀,你好像念甚麼的
承:冇冇咁嘅樹,幻覺黎啫(大驚)
味:見羊委說得輕描淡寫的,本當大丈夫?
羊:大丈夫,萌大奶,分別可以用財技,可以關小黑屋讓容嬤嬤調教一下,同埋叫上門打啤就係,有令咒係手唔怕佢地反抗,全部唔駛經自己手的,我咁多產業冇一樣是多餘的
承:襟兄深思熟慮,小弟欽敬之情有如滔滔江水...(下del百字)
味:請不要搶白好麼?聽說羊委的淡角的店舖就快被示威人士佔領了,委有何感想?
羊:此話當真?
味:聽說而已,不過示威的確佔領了淡角
羊:呢班屁...我借一步講個電話先
味:請自便
(叫組識派人進去,一於就派NO.5玉樹林風成魁安同NO.47識時務者矮俊杰去,帶班mk仔混入去去做豬隊友,就這樣,嘟)
羊:剛才說到那裡了?
味:剛才說到委的淡角的店舖己經被示威人士佔領了,委有何感想?
羊:蘭尼!?
(嘟嘟嘟)
羊:我接一接個電話先
味:請自便便
(識時務者矮俊杰甩底?話怕高登仔起底?冇用的廢物!叫NO.22此地無銀六兩金代替佢去啦!嘟)
味:看來會不攻自破了
承: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笑)
味:笑甚麼,你也是反革命(笑)
羊:咳咳!你們甚麼都聽不到,是不是
味:哎呀,我耳塞,好大粒耳屎    承:哎呀,我鼻塞,好大粒鼻屎
羊:阻人發達,好易殺人父母,你們靠那邊站
承:我的東西是襟兄的東西,襟兄的東西是襟兄的東西      味:我只是和理非非
羊:這樣最好,都係你個寶貝仔醒目,識背靠祖國,搵真銀
承:最近佢好似說群埋一班道友研究茅山術,繼估唔會去捉疆屍掛,哈
(嘟嘟嘟)
承:襟兄電話
羊:是你的電話
承:噢,真的是我電話,喂
(爸爸救我,我食面粉比公安捉了...你聽到了,想保釋你個仔就立即把50萬存入指定戶口,如此如此,不準張揚,嘟)
承:哇,襟兄借我50萬!
(存了50萬)
承:(我存了50萬了)
(嘟...嘟...嘟...你所撥打的電話號碼已停止服務)
味:是不是...騙子?
羊:你想要面子還是要條子?
承:...
(嘟嘟嘟)
(爸爸救我,我食面粉比公安捉了,立即要50萬保釋...嘟)
(嘟嘟嘟)
(嘟)
(嘟嘟嘟)
(嘟)
承:哼,對聖斗士用同一招是無效的
(嘟嘟嘟)
承:哦,老婆電話
(喂...吓!)
承:借我一件道具聖誕老人衫,我要去一敞帝都
味:不是不能借,不過公司資金問題,一套收你998好了,只需998,你就可以把聖誕老人帶回家了,噢,做乜打我
承:想哥我浩然正氣,風流倜儻,人稱情場龍傲天,怎會是毒...
羊:我不適合出面,既然係潛入任務我可以借兩個Assassin同你去,求情信我會命令手下寫的
味:無論如何獨家採訪權請比我地“聽日睇真d”,何b仔同你直擊報導
承:我說你是不是想開年?新年快樂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