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權益受損,忍耐的話就可以保住部分利益,還是冒乜都冇曬的風險反抗?味皇最近發生左呢幕

是咁的,味皇3年前買左北岭巴士站個商場舖,16平方,據說回報7厘,3年租約,月租大約4000幾蚊,當時個商場賣LV果D唔等駛澳門又有得買仲平D嘅野,味皇知佢屎硬,但商場位置好,做其他肯定可以復活,不過一間舖要用5個舖位計,月租20000賣白粉都唔掂,因此味皇預期3年後租金會跌到4厘上下,於是打算持貨兩年就賣,但味母用人民幣用得好爽,唔駛換銀紙,對比起澳門的租金回報又唔算太差,所以最後冇賣到

然後大家都知,淘寶做死曬零售,好似買新世界百貨股票蝕到呀媽都唔認得咁,3年後商場舖續約時向味皇報價得返3厘半左右,味皇早排想係拱北果頭租個舖位開迷你倉,睇過D正常做唔到生意的舖位行情,位置有D差,30平方左右的爛舖租1500-2500之間,因此令味皇覺得,有人租3厘半都仲可以接受

但味皇只係小業主的其中一個,同時必然存在唔接受的其他小業主,好聽D講,中國人係感性的動物,容易附上各種特殊狀態,BUFF持續時間都更長,做出思議的行為,於是就會出現反詐騙,維權,示威,塞門口之類的行為,一般發生地點在別人門口的話,當街痾屎都有人吶喊,但係自己地頭就....

味皇只是佔業權很少的一部分,有人想攬炒係阻止唔到的,人類必須要經歷慘痛的教訓先會學精,有人想要丟空幾年白交管理費日日打電話的教訓,但唔好拖埋味皇...已經拖了

今日有其他陌生的小業主打電話搵味皇想搞大佢,味皇顯得不太積極,結果被噴了,隔住電話筒的口水花

投資啫,咁都可以變到政治事件咁

味皇學到一件事同大家分享,投資是自己事自已負責,唔駛重復講返講去,味皇要說的是,避免加入集體投資,費事比其他人左右你既錢

味皇不肯定將來會唔會者提出夾錢買日本樓,夾錢搞基金之類的,雖不代表味皇到時會腐化,但都是今天的我打定明天的我先,投資如涉及到自己以外的人,出現不愉快的概率非常大

另一樣野就係,味皇退休有點急,但當中也予留左相當大的安全邊際,失去了部分收入,並不致於傷筋勞骨,買股票追求高安全邊際,儲備都要有安全邊際,但同買股票唔同,安全邊際太少唔安全,但太高又做死你影響健康,味皇覺得咁,你被動收入浮動上限到你上司人工,下限在你下屬人工,咁你就可以通過調整角色黎管理生活,味皇由於要供樓,因此現在的角色由監場主任調節成莊荷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