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活動少,於是打風前搵左日行下遠路,由澳門行路到中山,一條友飲茶,行左26KM左右

坦洲係中山入面應該係繁榮度排第二的地區?第一係石岐

由珠海行到入中山,味皇得出的結論係,中山財政預算非常不足

具體的講,行珠海同行中山的分別,中山的道路破損嚴重,斑馬線得地面標誌磨損到差點見不到,行人路沒有很好舖裝很多碎石,沒有任何掃街的人,一路上未曾見過一條行人天橋,珠海的綠化用上了花,中山的綠化係下面上了白漆的老樹,很少巴士,路上都是電 單車同電單車係咁砵你去不去,由南溪行到坦洲南坦路頭2.5公里,路上只有4輪同2輪而冇出現過任何行人,總括而言就是中山稅收似乎很少,沒有預算流入公共設施,市容大概係90-95年的珠海咁上下,要入到相當市中心的部分,先有舖裝過的行人路,斗門水平啦

於是買中山樓係唔係一個好主意呢?蛋黃區以外有點保留,說到底,邊度邊度現家的稅務法相當唔友善,特別係將來出遺產稅的機會唔係0,雖然話有人看上的你財產的話隨時可以帶你去洗頭洗足半年抽你遺產稅,但人地既然唔主動出擊你又冇必要自己鐘埋去

咁延伸了一個問題了,好似橫琴之類的地方,歸屬未定,算租界定係算屬地呢?如果條友準備要比人抽1億稅,住橫琴算境內就冇分別,但算境外就可以慳返1億,咁橫琴的信箱地址豈不是值1億?味皇不太認為橫琴會變開曼群島,未知數太多了,就算今日做到開曼群島炒高1萬倍,第二日又可以改政策變波多黎各打回原形,正如侵侵牙齒當金駛咁

中山感覺概念>實體,投資最好一係全力概念路線,一係全力實體路線,唔可以大搞中間修正主義,掃除一切牛鬼蛇神,具體的講就是,一係搵北上廣之類成熟的,一係搵確定能成為特區的,澳門地方不夠,很可能向大陸要求領土,香港地方可能也不夠?不過澳門政府敢開口,而香港政府唔敢,可以土改的地方必須要係無人的,如果有人也要清洗(物理)乾淨先,類似咁(查戈斯群島),於是地點就基本限定了係墳海地了,地理來說磨刀門口的橫洲較大可能合要求

轉一轉題材,回到稅法本身,對味皇有切身影響的恐怕是大陸公司的派息比率會降低,因為公司派息比老闆,雖然公司係香港上市外國注冊,但老闆一樣要上貢一筆,備戰備荒為人民,殺牛宰猴燉羊肉,誰反對抽稅,就砸爛他的狗頭,咁上下,味皇不認為智能正常的老闆咁樣會很有動力派息,例如巴菲特就不派了,好似味皇咁樣的財技淫如果係老闆,一於一個仙都唔派,改為拆細股票然後用本來派息的錢回購,咁樣就唔駛比人剝層皮,上市公司除左派息政策訂下的最低派息比率的部分,例如35%咁,應該會照派外,一D非常高派息比率的公司,很可能會大幅減派息而改為保留盈利,借很多很多錢黎比利息減低盈利,買樓買車買底褲都盡可能入公司數,經常性比境外公司騙錢進行資本減值,每日都有人出差外國開會係總統酒店玩兩女一杯,味皇非常不願意面對這樣的情況,下年開始股息收入的目標可能需要下調

對抗手段就時換成更多的非大陸老闆公司,換成更多派息比率為下限的收息股,換成冇個人名義老闆只有集團名義老闆的收息股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