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我討厭他,即使在佢來熱刺之前也是,現在只是更討厭而已

佢對"有速度,唔夠快,跑得慢"的球員有偏見,如同大陸的肌肉的選人理論,歧視程度就好似特首提出可能是德政也會反對左先一樣,而且味皇一向對行鐵腕政策的人冇好感,好似蘇拿這類有激情有勇氣的紳士才是最適合熱刺的,不論能力,如果請奇連士文或祖爾都好,炒哈里列納味皇會舉雙手,但請保亞斯味皇舉雙腳反對

在作戰中布置方案的方法有二,一是先布置戰術,再安排合適的士兵,二是先集合士兵,再為他們制定戰術,前者講準備,後者講應變

保亞斯是第一種,而且不兼備應變能力,之前利物浦的肥賓也是這類人,不過佢有些應變能力,這種人思考方式是理論優先的,球員只是行使戰術的道具,不講情面,作戰失敗時會優先認為是執行出問題而不是戰術出問題,而且怕輸,屬軍旅式的思考方式,味皇對保亞斯的個人評價是--馬謖,味皇自己是第二類人,能接受一些奇形怪狀的股票,然後再考慮提高回報的手段,去返足球,希汀克同蘇拿係第二種,把人招過來,叫人點樣點樣,笑笑口幾句好好發揮就趕人,這類人的人際關係會較好,各類型的手下較能發揮亦有機會發揮(亦更易升值,適合販賣人口),只是隨便的心態容易海鮮波,作戰失敗時會第一時間向手下講對唔住,比起勝負更在意的是發揮,屬遊戲人間的思考方式,至於之前的哈里列納是會把人招過來,叫人自由發揮,然後唔知點做等運到,單純的善良但無能而已,董腳痛?

同樣地,進步有兩種方法,一是消除缺點,二是將優點變為兩倍,一日只有24小時,花時間在那一方法理論上是等效的,但前者通用性高,後者經過特化專門應付某些問題,保亞斯的話寧願要一隊吉姆II也不會要一隊混編渣古吧

董昭同余靖道不同不相為謀,即使是同一個出發點

球員使用方面,保亞斯9成想用冇優缺點的10胞胎而不是岩岩蠶蠶的10兄弟,追求結果的人一定會咁諗,但想想熱刺的傳統?技術型,向前傳球,團結,歡樂,具娛樂性,高章,派膠,一係贏得精彩,一係死得符碌,遇強越強,遇弱越弱,斯文,軟皮蛇,低薪,所以軍隊式的嚴厲同保守並不合乎熱刺傳統,改革也許能像費格遜咁成功,但即使成功僅會令味皇這種老式球迷收聲而不是變節支持,有人願意為求勝利不擇手段捨棄原則,但也有些人不願意的,正如皇馬球迷當中一樣有痛恨摩連奴的存在

況且佢所謂戰術,只不過是一直長按搶波制,所以先一味速度,波圖同熱刺的差別是波圖不用組識,前鋒兩隻怪物一有波會自己搞掂,球多數時間在後衛同前鋒度,熱刺就由後場到前場經好多腳,玩下波左搓右搓,前鋒多是等波到,兩者牛頭唔搭馬嘴,點適應?最驚佢會將熱刺變為暴力球隊,連人格都冇埋,另外波圖前鋒虐菜,體現唔出保亞斯是否徒有虛名,正如葡萄牙入到歐國盃4強似費高拚老命多過似史高拉里出力

關於賣球員,如果曼聯同熱刺交換了所有人員,味皇自問不會有支持"熱刺"的動力,但也提不起支持"曼聯"的意思,球員同球會是一個整體的,失去核心成份的話只是虛名而且,豬扒飯換成牛扒也許更好食,但就不是原來口味的豬扒飯了

講返現時的熱刺,味皇不滿請左保亞斯,不滿賣走或打算賣卡蘭積卡,哥魯卡,當臣,士東,不滿留JJ,迪福,高美斯,加拉,不滿用李佛魔打正選(也許用亞當史密夫更好?),買丹比利而不是回購奧哈拉,滿意的只有買左丹普斯,大狙同維頓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