鰻魚清盤了!

軟倒在地的股東就有如咸魚一樣,當然我也是咸魚的一員

當年海域的葉劍波事件,以另一個名稱重現人間,股東除左o嘴,別無他法

在任何角度上,鰻魚的報表都是無暇可擊的,正如"不保留意見"的神聖簽章一樣

為此,陳葉馮會計師事務所已經被我black list了

即使如此,出問題自己都要反省,早在4月鰻魚更換會計師,由於鰻魚5年間的數字都相當完美,一些小事係唔會動搖公司的根基的,當時我沒有重視....

可以令一間公司清盤的項目,只有債務同應付賬,回顧鰻魚5年的數字,流動負債不多,而且增速比營業額慢,因此問題唔係賬款;總債項在06年突然提高,短期債項由於5年間一直存在,而且數量相若,因此問題應不是短期債項,長期債項方面,06年發行了3億的換股債,當年公司已經庫存近5億的現金,金庫處於水浸的狀態,實在冇必要再發債,當時公司發債的理由係建新廠,理由很合理,但所需資金實際不足1億,以庫存足以支付,因此公司做左非必要的事,當時我的理解是公司對基金進行利益輸送,由於鰻魚的盈利能力足以補回攤薄的損失,因此不以為意...

現在發現鰻魚存在一個陰濕的缺點--現金極多但仲借大錢

或許在06年前鰻魚內部早已腐化了,上面再加上更換會計師,我應該給予更多的重視才對

鰻魚持有一項貸款,具有特別的條文限制--未還清之前,主席必須持有起碼35%的股權(控制權);即係抵押貸款啦,正常黎講,銀行借錢對象係公司而非主席,因此誰人掌權並不重要,現在限定對象的貸款,唯一的解釋係主席的私人貸款,因此才需保証主席的財力;另外鰻魚持有德銀推銷的衍生工具,但凡金庫水浸的公司,必然逃不出投資銀行的魔爪,三呎不爛之舌推銷的對象想必包括管理層本人,因此私人買d並不出奇,今次金融海嘯,管理層必然要還銀行債,在財力不足的情況下,還公司債定還自己債必需作出取捨

鰻魚也許在孔雀石綠流行果年已經出現一d徵兆,顯然我因能力不足及粗心大意才遇上損失

以先例來說,葉劍波掏到公司1蚊都冇,如果今次同樣出現在鰻魚身上,會相當不幸,以鰻魚的能力,即使現金為0,只要有足夠的過渡貸款,就可以繼續營業,不要忘記鰻魚有1.5億以上的盈利能力,只要清盤人以持續營業優先,鰻魚一樣可以高價出售,例如5億以上

問題係清盤人的做法如果,我對同蘇樹輝有關的金融機構信心有限,如果清盤人立即執意拆骨,公司一定立即停工,到時所有客戶都冇曬

唯有等佢復牌,靠剩低的資金或許可以借由其他低估的股票挽回

現在立即要做的是確定手上其他股票有冇類似的隱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