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塵是一顆小石頭,大拇指頭般大小,灰綠色。它和一堆小石頭一起,生活在山腳下的河岸邊。每天陽光曬在身上,河水嘩啦啦流過身旁,生活很安逸,可塵塵不願在安逸中虛耗年華。塵塵的理想是建橋或修路。生命只有一次,既來到這個世界上,只有做自己喜歡並且有益於這個社會的事,活著才會有價值。
有一天一名石匠發現了這堆小石頭:嶗山綠石啊!匠人欣喜之餘,一古腦兒將它們拉回家。匠人將它們擺在桌面上,坦率地告訴它們:現在你們每人面臨一次選擇機會,這個機會將會改變你們的命運。一顆顆小石聞言拼命往前擠,爭相表現自己。於是,小石玉玉因質地純淨,被做成一個漂亮掛墜,匠人的妻子愛不釋手,掛在白晳的胸前;小石綠綠因顏色漂亮,被雕成藝術擺件,讓一位愛收藏的有錢朋友高價收走了……兄弟姐妹一個個有了自己的歸屬,只剩小石塵塵,沉默地躲在角落裏。
匠人問:你不想做點什麼嗎?
塵塵說:我一心只想建橋或修路。
匠人嘿嘿一笑:灰不拉嘰的,模樣醜陋,看來也只能建橋或修路,不過我不會因此而專程送你去工地,路費和時間成本太高了。如果你別這麼固執,我想我有辦法讓奇跡在你身上出現,將你打造成一件藝術品,送到展廳去,接受觀賞和讚美……
塵塵搖頭拒絕了。
匠人很失望。順手將它丟進牆角一堆邊角廢料,一抬腳又踢了一下,塵塵一軲轆滾進一灘污水裏。匠人的徒弟走過來 ,從污水裏將它撿出來,在掌心擦乾淨了,捏在指間左右端詳:模樣不好看,可質地還不算差,做一個小雕件,或許還能賣倆錢。
匠人說:我也是這麼想的,可它不識抬舉。
徒弟笑著問塵塵:再給你一次機會,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塵塵搖搖頭。
匠人的徒弟將塵塵舉起來,瞄準前方一塊青石,一只眼睛眯成一條縫,“叭”地向前一拋,塵塵被砸在青石上,頓時眼冒金星,鼻青臉腫。
塵塵忍著骨頭斷裂般的疼痛,咬牙安慰自己:即便眼下生活在暗無天日的隧道裏,理想也不能輕易放棄。不要懼怕隧道,沒有遂道就沒有路,遂道的盡頭就是光明。
若干年後,小石玉玉因匠人妻子遭遇車禍而被撞碎,變成垃圾被拋棄。小石綠綠因富人家遭遇入室盜竊,被小偷卷走了,如今還不知流落在哪里。而這時,亞洲最長的跨海大橋青島海灣大橋,峻工落成了。在大橋底下的一個橋墩裏,小石塵塵的身影以一個驕傲健美的姿勢,永恆地凝立在那裏。在這裏,來自全國各地的碎石頭,和它一樣,牢牢地凝固在一起,彙聚起巨大力量,共同托起全亞洲最輝煌的跨海大橋。
來到這裏之前,塵塵經歷了種種磨難:被匠人捲進一堆邊角料碎石裏,低價賣給了建築工地;在塵土飛揚的工地上風吹日曬,有一天被一條餓極了的流浪狗吞進嘴裏,塵塵不甘心被狗吞吃正欲奮起掙扎,狗牙突然被硌了一下,狗又將塵塵吐出來,這才轉危為安;後來終於有長臂翻鬥鏟車光顧塵塵了,鏟車的巨嘴將塵塵捲進混凝土機器裏,伴隨著水泥和沙子的強烈衝擊,塵塵又經歷了一番粉身碎骨般的痛楚……終於,大橋通車了。
一橋飛架長空,縮短了幾個島嶼間的距離。每天難以計數的車輛從橋上飛馳而過,聽到人們的歡聲笑語,塵塵流下了欣慰的淚水。這才是屬於自己的人生位置:做跨海大橋的根基,比起做一個只被收藏的工藝品,或被掛在胸前的掛墜,意義完全是兩重天地。
一個人最終能走多遠,並不在於最初站在哪里。一個人最終登上的高度,主要取決於心靈的高度,信仰的堅持,意志的堅韌度,方向的正確性。只有堅持真理、並為實現理想堅定不移地奮鬥、跋涉,才不會被暫時的困境所惑,不會在複雜多變的環境裏喪失信念,更不會因急功近利、攀權附貴而迷失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