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涼風習習散落點點悲傷,牆角那樹桂花緒香迎滿整個庭院,一草一鳴一孤盞。時光如流水匆匆,一紙思念抹不去。花開在春,衰謝於秋,來來往往,滴滴落落,回憶總是易被歲月風沙摧毀於迂迴長廊。

英國當代著名詩人,西里格夫。薩松說過: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花。第一次眼前掠過這句話時,心不由得微微一顫。開始站在不同角度去,尋思悟解。一個處於孤獨內心情感久了的人,內心一定很強大,但看似無謂的尖鋒下,必定遮躲一顆歷經滄桑磨難平淡如水之心。擁擠人潮中,有多少人習慣把悲傷脆弱焚燒,在世人面前,微笑著呈現不屈不饒。

最近無意邂逅倉央嘉措,這個流浪在拉薩街頭最美的情郎。查閱有關他的歷史記載,情感也跟隨他跌宕起伏的人生,一起一落。今世之路,何時何地發生什麼,似乎冥冥之中早已安排。那個時代政治鬥爭,囚禁傀儡之城的無望生活,只能讓他蜷縮於角落,靠著筆墨竹卷,把情愫執筆於文字,自己對話談心。陌上花開緩緩歸,樂詩裡面記憶猶新的《病婦行》,《孤兒行》也是把主角摧殘人生經歷刻畫的栩栩如生,這不經讓我感嘆,華夏五千年歷史長河,總會有那麼多人,在那麼個點,成為那個時代政局蕩漾,民間背影的產物。

窗外黑云壓城,樹枝狂躁舞動,無痕風聲,撥撩沉睡心境。萬家燈火,淨明相照。凝神許久,每盞燈下,永遠有一個續寫不盡,道不清的故事,在埋綻。斜眼欲穿角落,異有哀怨,幻夢與你對立而坐,微黃燭火下,我挽袖硯墨,你執筆輸卷,這孤寥月影時,品一盞苦茶,各舒泛思。我踏輪迴尋來,只想替你輕輕舒平愁眉,圓你一世之盼。我用手撫你之面,只為慰你一世哀傷;我臂親搭你肩,只為驅你一世沉寂;我細吻你雙眸,只為掩你一世獨殤;我靜站你身旁,只為遮你一世流離……

誰知梅花也有淚,就算寒冰圍裹,仍藏匿一顆純潔瑩透淚花,澆滴花蕊。失去自由,成為任人擺佈的棋子,加疊顛沛流離,與親人,友人,愛人切斷來往。這樣的半世,你是怎樣渡過白黑之交,或許,正是處於奈何間隙,一首首流傳千古的絕跡,才風雨不摧,才讓我與你有了別樣的邂逅,讓我流連忘返於你的詩詞,你的意境,你的情感,深拔不出。

詩詞結尾處,你總把所有美好統統許諾給此生不能相守之人,那有誰又會撿起那個坐在角落,落寞無助的你。前世緣,今世劫,如果世間真有輪迴,前世注定你今世與佛結緣,讓你成為西域最大王;囚禁布達拉宮,綻露出你才氣不凡;流浪在拉薩街頭地邂逅,活灑你是最美情郎。緣字劫,緣起始,劫收尾。如果可以,我甘願舍此生,來護你一路安好。

斑駁紅塵,婆娑歲月,前世緣,此生劫,依舊不換版本的一次次放映。年年歲歲花相似,卻又歲歲年年人不同。時代變了,環境變了,而初識的你我,卻帶著不同心境,觀賞著此出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