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香港人都明白香港的教育有所不足,從過去的補鴨式教育,到現在搖擺不定的教育改革,無數學生,家長及教職人員,都首當其衝地身受其害.如果現在再提出新的大方向大改變,只會令他們百上加斤,弄巧反拙.所以本文希望借鑒全球最成功的芬蘭教育制度,抽出適合的元素,加在適當的學校身上,再觀察這些新元素能否在香港的教育體系開花結果,這才是調理一個病入膏肓的香港教育制度之良策.

國際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對四十一國十五歲青少年學童在各方面的研究報告指出,芬蘭在「讀寫能力」、「數學能力」、「科學能力」以及「解決問題能力」上,獨占鰲頭、表現非凡,而且更是唯一不是亞洲的國家。芬蘭的教育成功不只在於學歷成績之上,而最重要的是培養出每一個芬蘭人的終身學習態度.就是這一點成功,足以令芬蘭在科技上,站在全世界的頂峰.諾基亞就是從造紙業務,轉為今時今日國際生產行動通訊產品的跨國公司.芬蘭政府不停為諾基亞培訓出最優秀的專才,實在是功不可沒.

要培養終身學習態度,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遠水救不了近火,我們需要從芬蘭教育制度,抽出其他元素,去改善香港教育制度的不足.芬蘭學校的教育方針:學校沒有責任提供答案給學生,但學校會支援學生去尋找答案.在香港過去的教育制度,我們都是回答問題的機器,我們的著眼點就是如何回答問題,如何增取最多分數.分數就是一切,和分數無關的東西,就不要浪費時間,根本上背離了學習的意義.芬蘭教育就是從基本出發,分數只是次要,學不學到知識才是重要.更重要的是學習到如何學習,這才是一切.在香港現有的教育體制,我們需要改變大家的思維模式,從新重視學習知識的核心價值,栽培出學生的學習能力.

要作出思維上改變,我們需要從一小撮學校開始,讓一些自願及有共同理念的學校試行實驗式改革.在這些學校內,選擇一些科目,以學生主動尋找答案的方式進行,老師和學校只提供支援角色,讓學生嘗試一個自學環境.因為這種學習方式,並不是每一個學生都可以適應,所以學校需要作出極大的支持,例如增加老師人手,令他們可以更緊貼每一個學生的情況.

另一種可以放入香港教育制度的元素,就是鼓勵學生閱讀的風氣.芬蘭學生最重要的功課就是閱讀半小時的書籍,學生可以自由選擇喜歡的課外讀物,而且學生不需要寫什麼閱讀報告.最重要是學生享受閱讀的樂趣,培養閱讀的習慣.在我學生時代,閱讀書籍是一件苦差,先不說這些指定讀物已經過時及不吸引,更要命的是要交閱讀報告,什麼閱讀興趣也消耗殆盡.而且都是指定讀物,大家都無權選擇,被迫閱讀自己不感興趣的書籍,不對閱讀反感才怪.

近年來,很多學校都鼓勵學生閱讀不同書籍,這絕對是一件值得加許的功德.我們可以推而廣之,學校鼓勵學生在沒有壓力下去閱讀不同書籍,在課堂上讓學生互相分享讀書後的感受.而且學校應該增設閱讀空間,讓學生有更多地方可以和同學一起看書.學校只是其中一環,家長亦需要配合行動.芬蘭家長總是能以身作則,他們從小就有在家閱讀及唸報給子女聽. 我們香港的家長亦應向他們借鏡,在家中多閱讀不同書籍,令屋企充斥著閱讀的風氣.在這事情上,政府當然亦要出一分力.芬蘭圖書館服務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平心而論,香港圖書館的服務也相當不俗,但是我們還有向芬蘭圖書館學習的地方,就是在數量上的增加.芬蘭人口比不上香港,不過芬蘭就擁有上千座公立圖書館,這還未包括大專院校、研究機構,公司和學校等的圖書館.香港現時的公共圖書館系統由六十七間固定圖書館及十間流動圖書館所組成.由此可見,香港的圖書館數目是遠遠不足.政府確實需要多下功夫,亦應該向大眾宣傳閱讀的樂趣,建立起開卷有益的風氣.

以上兩點,只是對香港教育體制作出輕微的改動,相信可以令學生得益的同時,亦不會對學校做成更大的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