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上我比較少轉載文章,但這篇”以尊重孩子為考量 ” 的文章實在太好, 這文章節錄致 ” 每個孩子都是第一名 ” 一書, 本書介紹世界第一的芬蘭教育.我暫時看了三本介紹芬蘭教育的書籍,這本書是比較遜色,但這篇文章指出芬蘭教育的價值觀,好值得香港教育反思.

以尊重孩子為考量

芬蘭教育認真考慮到每個孩子的特質,所以教育當局會以尊重孩子為考量。因此教育的目的,就是讓每個孩子經過適切的啟發和引導,找到自己最好的出路。

「學校的教育,是不是以多少學生上了多少『好』學校為目標?」

「不是。多少學生升上某某高中不過是個數據罷了!每屆學生中多少人選高中、多少人選職校本來就不同,學校怎能把這個數據當成一種成就呢?」

「老師的成就,是不是以教出愈多考上好大學、醫學院或法律系學生,或愈多『名人』為驕傲?」

「不是。學生未來的科系選擇,完全依照他們自己的興趣或志向。老師的工作只是幫助他們找出、確認這些志向,並適時給予鼓舞。至於能不能申請到自己想讀的科系,還要看他們日常的學習成果及高中會考成績。我們希望孩子們盡力而為就好。」

「學校的榮耀,是不是以學生的成就為榮?以好成績為喜?」

「不會。我們重視的,是希望學生的程度都能達到平均水準。畢竟,從幼齡到少年,本來就屬於啟蒙和心智開發階段。」

「學校不會希望學生都能上某某高中、某某大學嗎?」

「當然不會!芬蘭並沒有所謂『最好』的大學,每一所都是國立的,不用繳學費,每間大學的素質都相去不遠,所以高中畢業生要申請大學,完全以科系、個人興趣為考量。」

「為什麼學校不會在乎升學率呢?」

「因為沒必要!那本來就不是基礎教育的目的,更不是任何教育的基本宗旨。」

「當然,芬蘭教育有一項長期努力的目標,就是希望能盡量縮小各地各級學校的差距,所以大多數父母,已習慣就孩子的志趣和路程遠近等,來考量下階段學校的選擇。」

「那教育的目的,對你們來說,到底是什麼?」

「教育,其實只有一個最簡單的考慮點,就是盡力幫助每個孩子找到自己人生最適當的位置。以孩子為中心,才不會迷失教育的方向。」

「所以社會、父母、學生,不會給學校任何升學上的壓力?」

「沒有,從來沒有。升學不是教育的目的!學校和家長可以給孩子們的,是如何幫助他們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學習之路,而不是告訴他們,人生只有一種選項。」

「為什麼?」

「其實很現實的說,芬蘭教育機構和各級學校能獲得多少國家經費,跟學校成功送了多少學生去念了哪間學校,或是學生的考試成績表現無關。」

「中央和地方政府編列預算的標準,是依照這地區、這學校有多少學生來估算,因為每個學生都會有一定數額的教育經費。」

「受教育是人民的權利,而且教育是給所有孩子的。國家和政府把稅收用於教育本來就是義務,更何況是基礎教育,這是國家有沒有未來的『基礎』,不是嗎?」

「所以,你們認為『基礎教育』的真諦是什麼?」

「總歸一句吧,就是為每個學生找到最好的未來生活(Good life for all)!」

這些對話,在我過去訪問芬蘭各地、各個教育學院、各地方與中央政府機構時總是一再出現。我反覆問,反覆聽到相似度極高的答案。讓我不得不試著將這些芬蘭教育的基本「價值觀」,和她們真實努力去做到的教育理念,咀嚼出來。

咀嚼愈多,我愈發現其實到頭來,一切都回歸到「教育的基本出發點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上。一個社會的普遍心態和風氣是什麼,就會反映在它對於「教育」的基本要求,和希望學生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們在施行教育的時候,眼裡、心裡看到的到底是學生的需要,還是大人的榮耀呢?芬蘭教育認真考慮到每個孩子的特質,所以教育當局就會以尊重孩子為考量。因此教育的目的,就是讓每個孩子經過適切的啟發和引導,找到自己最好的出路,而所謂「最好」的定義,還真是和我們想得有些不同,指的是能夠讓孩子的未來有「適才適所」的發展。

因此,在基礎和義務教育階段,教學內容主要在於提供每個孩子公平的機會,獲得廣博的知識及培養基本的體能,這樣當學生在九年級的國三畢業之際,潛力才得以發揮,也能有足夠的自信心面對未來的挑戰。


每個孩子都是第一名

陳之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