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些反思,記下來也好。

話說,不知甚麼時候開始,打機與金錢拉上關係。兒時玩三國志、Fifa、AOC等,買一隻CD回家便玩數年,CD是正版還是老翻不說,後來還有download 這樣的一個名詞出現,買CD錢也省下。但近年,好像有些名為點數卡等的東西,要用錢買才可繼續玩遊戲,或者能夠在公平的遊戲裏比他人更公平。

文仔打機歷史也不短,習慣抱殘守缺的寒友文當然不會走去課金,因為我深明花無百日紅,機不過數年的道理。再好的遊戲,隨著時間流逝都會銷聲匿跡。念舊如我現在還會時不時玩玩AOC、金庸群俠傳,但世上還有多少個我?在我的角度來說這樣花錢實在不值得。所以現在的手機遊戲,我都不會課金。

有趣的事,縱然你不課金,遊戲還是會給你一些等於課金的優惠。於是小弟當然積存起來,待好機會才慢慢使用,這樣能事半功倍,從來延遲享樂都是財務自由的入門所需,萬事起頭難嘛。

事實又是怎樣呢?

過了百多天,喜歡研究的惡習讓我很容易便找到遊戲的竅門,雖未至於登峰造極,但日子有功,也成為了進階班的玩家,甚至比一些課金的朋友更厲害。然而,隨著時間過去,對遊戲的熱情亦漸漸消退。回顧一下當初積存起來的優惠,發現所存甚豐。

不禁問問自己,現在還需要嗎?^^"" 假如現在不用,遲些整個遊戲也不再玩了,那豈不是浪費了?


也許人生也是如此。(個blog寫股票,無理由唔寫下錢嘅~)

年少時積存,投資,希望財務自由。但到了財務自由的時候,錢,或者已經不是最需要的東西。人生劃上句號了的話,豈不是浪費了?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醉酒佬是這樣說的。
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宅書生是這樣說的。

這個矛盾如何解決,從來都是沒有答案的平衡線;要在平衡線上找到平衡點,是在空談中的空話。


點解最近成日寫埋啲自己都唔知自己想講咩嘅野?

一個人唔係鬼上身,好難講到咁多自己都唔明白嘅野架 (黃子華:《拾下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