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太亂

 

又有新目標了, 又要執房了, 沒完沒了..........唉........

借用網絡力量迫我執房......

 

 

發表時間:2011年11月19日 | 評論 (0) | 全文

獨立從一個人旅行開始

朋友都問我一個人去旅行幹麻?

每次我都會公式的答:「我想獨立。」

事實上這個旅程我一點都不覺得悶,

悶這個感覺其實是人如何善用時間而已,

所以我十分討厭有人說悶, 無聊, 我立刻想把他們幹掉, 

可以的話把他們餘下的時間轉賬到我那裡,

這個世界的問題永不像閣下所以那麼好/糟, 凡事打八折好了, 

那怕是那位你認為是最差或是或好的朋友,

也許你只是襄王有心那位, 不要緊, 我們也只是宇宙微塵也不如的生命體,

好好活好自己已經好好了。

發表時間:2011年11月19日 | 評論 (0) | 全文

小總結

 

十一月了, 走左潮流尖端的我總要比人先走一步回顧今年的自己(很老土, 不過來到這個年紀是需要的), 我痛恨自己下的承諾未能兌現, 沒關係, 反正大人的世界總愛開空頭支票, 我恨我未能完成自己的相冊, 根本毫無頭緒, 膠捲也買下, 偏偏沒有行動的力量......但我相信上天總會無聲無色為你關下門而又靜悄悄為你開啟另一扇門。

於是我接觸到皮革製作, 我討厭那種裝藝術家, 每天清醒時間少於十六小時的人(剩下那清醒的時間偏去了睡覺。)也討厭那些每天擁抱著虛無飄渺的觀念, 跟現實越走越遠的人, 奈何你總不能不與他們溝通但他們卻彷彿魂不附體額上刻著「有事外出」四個大字。 

我 喜歡皮革製作那種踏實, 多勞多得, 只要肯花時間, 出來的結果總不會太差。一年前我的確想過自己完美的喪禮, 我想過靈堂應播放什麼音樂, 破地獄可免了, 西式適合我多點, 同時我希望做到我離去那刻剛好不留世界留下一點東西, 當為了避免認識我的人會觸景傷情(現在我認為物件留下多寡對他們觸景傷情與否根本沒有什麼關係), 也當是把我這個人忠實的「還原」。 

我 遺憾我未能為自己寫本遺書, 但寫了第一頁已經寫不下去, 我想是我悲天憫人不想認識我的人像查字典般看看我有沒有說他們壞話? 於是我乾脆不寫, 我要你們永遠不知道我的心意。現在我自私點, 想為世界留點東西, 縱使我不相信觸景傷情, 但我相信記憶不是相片, 是可變的, 久而久之人們會為那些記不起的情節錦上添花。

 

 

發表時間:2011年11月8日 | 評論 (0) | 全文

睡前分享

有一次,一個年輕人跑來問我:「我想創建一個公司, 在這之前你能給我什麼忠告?」我用我一貫的態度回答他說:「你先去一家公司謀一份差事學習銷售。」但他很乾脆地回答我:「我不喜歡,我討厭做銷售,討厭作 銷售員。我只想做管理者去雇用銷售員。」聽到他這麼說,我就與他握了握手,並祝他好運。這也正是富爸爸教我的一課:「不要與向你討教,但又不聽你意見的人 爭執,盡情結束和這種人的談話,並且重新回到自己的正事上來。」         

 

愛因斯坦說:「偉大的思想常常遭遇庸人的強烈反對。」

 

愛因斯坦說:「人只有在超越自我的時候,才真正開始生活。」

 

                                                                                                                    [富爸爸提早享受財富2]

發表時間:2011年10月29日 | 評論 (0) | 全文

賣物奇遇

 

昨天拿了一堆CD和DVD去二手鋪放售,心想這堆東西應賣到$200,滿心期待去櫃檯問:「老闆,收唱片和DVD嗎?」,說畢他們便當起驗屍官來, 翻箱倒箧的檢查,最後他們各自在檯下像打計算機,互交一下眼神,給我一個恥辱性報價「$35啦!」「......」我呆了......他們補充道「許志安 沒市場,而且你的電影也比較舊所以,$35已經很好了。」我拿著那$35奪門而出,口裡吐出:「許志安! 為何你不爭氣一點? 或者一名藝人死後應該會被人尊重多一點......什麼電影也算新? 新到未上畫就算新? [熱浪球愛戰]這些爛片算新? 爛片的新片與好片的舊片的回收價有分別嗎?」 

再一次引證,購物應該小心為上,應買一些保值的東西,免得潦倒時招人白眼。

 

 

發表時間:2011年10月29日 | 評論 (0) | 全文

賣飛佛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 democra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Martin Niemoller>

發表時間:2011年10月29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