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hk.biz.yahoo.com/111026/366/4bsmr.html

火車站發財眾生相的背後

不知大家平時會否經過上水港鐵站呢?因為它是個與眾不同的港鐵站。原來不少人都在此站找到工作。

我有不少時候會乘坐港鐵路經上水。基本上,此車站由入閘開始,你會看見有很多穿白衫的保安員看管住閘口的秩序。到入閘後,在月台、大堂,你會看到很多中年男人,10-20人左右,大概40-60歲,他們都會聚集在一起,全都不是搭車,因為有火車到來時,他們都不上車,看似等什麼。後來,有一次在無意中發現他們原來是在等待一些接頭人,接頭人會派給他們一些布袋,再將一罐罐奶粉由一行李箱取出,再分發給那些中年男人們。跟著他們取完奶粉後,就再衝上火車離開。有一次更看見一班男人把十多個電腦硬碟繫在每人身上,再把裝硬碟的紙皮箱棄置在月台。

這些「水客」都是為了賺錢而在此逗留,但對小市民造成不便及困擾。他們常常拉著一些手拉車,車仔上面再放著袋及貨物。上下車時,橫衝直撞,給撞倒了便要花醫藥費。又會有一些水客聚集在升降機內分貨,令有些真正需要使用升降機的乘客不能使用。我曾看到一些坐輪椅的人士,他們等了很久都無法使用升降機,情況令人關注。這亂局背後說明了又喜又悲的一面。

可喜的是水貨現象顯示了由香港而來的產品吸引力。因為香港無論在產品安全及質素方面都有保證,所以才有大量的水貨客把產品運往內地。又因為有那麼多水貨客帶來的安全問題,港鐵才要聘請大量的保安員,以防止意外的發生。一個水貨原來帶來了龐大的就業市場。

可悲的是香港有這麼多的人參與看似合法的走私。水貨客一般學歷不高,又沒有特別技能。這類人士在香港有不少數目。要為他們解決生活問題談何容易。若內地的產品水平可以給予人像港貨那樣的信心,他們便會失業,於是又多了一批貧窮大軍。

同樣的情況在油麻地果欄每晚也在上演。那些苦力們花了不少氣力把一車車的生果由貨櫃車運往各果欄。他們一晚要運上多車才可以糊口。如果果欄搬往別處,多些自動化的機器,這些工種便會消失。這便是職位的周期性了。

李兆波

中大酒店及旅遊管理學院會計及財務高級導師